纯情之爱: 初恋的美丽

初恋是甜蜜的,同时初恋又是痛苦的。每个人都有过初恋,虽然初恋的对象最终成为配偶的情况并不普遍,但这会成为一段最美好的回忆,藏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最深处,无法忘怀。

  那时候,我暗恋着一个出色的女孩,她有着一头长长的披肩发,一双纯情的眼睛,更主要的是她总是有着阳光般的微笑,我喜欢在梯形教室的一段静静地看她的侧影。

雨刚过,天空难得的干净,是罕见的幽蓝色。 中国论文网
像你。闺密望望天空,又望望她的裙子,说。
那是。她怡然,毫不客气。闺密指的不是天空,也不是裙子。她懂。虽然她今天的裙子与天空共一色。
这是七七奶茶店门口。
她俩已经逛了服装,鞋子,皮包,发夹……后,都给各自的娃买了新书包――今天约会的理由;又给各自的男人买了皮带扣――必要的讨好工具;给自己的也有了,闺密是一双鞋子,她是一条连衣裙,还有一本萧红的《呼兰河传》。
此约会,约了半年之久,终得成行。
此前的小半天,是序幕,是过门,是铺垫,正戏在奶茶店的玻璃门里头。
推门,进去。小圆玻璃桌,坐下。
一杯烧仙草,一杯五谷奶茶。相视一笑。这是多年的惯例。喝点茶,叙点情,说点男人的小坏话,忆点当年的小情怀。烧仙草是她的,小勺子一颗一颗豆子挑;五谷奶茶是闺密的,大吸管大口大口吸。吸了一气,闺密穿过杯子上空朝她挤眼睛:
哎,你那师兄要来这里出差了。 啊!她的心猛跳了下,一阵热,脸上便有点烧。
哦。她应声。 哦什么哦!你还是当年那样!闺密眼毒,盯得死死的。
她无话可说。
当年,大学,她们在3楼,师兄在2楼。课间,她们下楼,走走,或者解决内急。经过楼梯转角,走廊栏杆处,师兄总在那,斜倚,目光晶亮如星子。她心慌,气短,心跳骤停,双腿绵软无力,攀着扶手,扯着同桌的胳膊,一步,一步,一级,一级……那时不知楼梯为何会如此之长,似乎没有尽头。
她不愿意这样。她抵触。 但茫茫夜空,星子既出,其光芒自天上来,岂能左右?
她心里甚至流转出仓央嘉措的诗句: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心惊胆战。惶惶不可终日。
那时,并不如现在理性,其实是无丝毫理性,完全是一只情感的小兔在胸腔里头左冲右突,完全让她不知所措。她只知道,不应该让小兔蹦出来,应该摁死它。
同桌瞧出了端倪,逼问之。她半推半就,坦白。于是,同桌就成了闺密,再不分彼此了,就像蜜糖里调了油。闺密殷勤献计:
表白呀! 啊!不,不,不!
她依稀知道,师兄有女孩。她的那点甜蜜的蛊惑,就好像是玻璃糖罐里的水果糖,而糖罐,是别人家的。
后来,师兄分手了。
她呢,却已得到了另外一个糖罐,品尝了另外的水果糖,有点酸的水果糖。
某日,在丁香花飘香的路上,微雨。他看见了她。她也看见了他。他冲她微微一笑。她也冲他微微一笑。然后,擦肩,而过。
你呀,真傻!闺密戳着她的眉心说。当年这样说的,现在还是这样说。
嘿嘿,是傻。她傻兮兮笑。 不过,做人不能太贪心。她补充说。
好吧。闺密也笑了,表示认同。
一晃十几年了!她们忽然共同感慨。两双丢失了许多水分的妇人的手彼此揉捏着,怜惜着,为逝去的青春,为变了味道的爱情,更为各自那份扎扎实实的生活。
那么,他明天来,你怎么办?闺密柔声问。 她脸上的红晕依然还在。
怎么办呢?她也喃喃自问。 然后,她继续喃喃:
小时候,爱吃水果糖,得了零花钱,就跑店里买。那些糖,真甜啊!吃了还想吃。可是,我现在才发现,那些被我吃掉的糖,就记得是甜的,其他的全忘记了,吃了几颗?什么样的糖纸?不记得了。倒是留在玻璃糖罐里的,竟活脱脱地清晰着,就那么花花绿绿地趴那儿,花花绿绿地甜蜜,花花绿绿地蛊惑,像是永恒的样子。
哈,难怪你现在总不吃糖!闺密拍手乐了,朝她的烧仙草努努嘴巴,说,你即使吃糖,也只吃这苦巴巴的糖。
嘁!我用得着那么做作么吗? 她白眼一横。
消化能力弱了,口味变了,稍甜点就消化不了,腻。你看你――她戳戳闺密的奶茶,又戳戳闺密腰上的肉肉,叹息说:
你不是年少的你,他不是年少的他,我不是年少的我。当年的,都留在了当年,谁也带不走。
要告别了。她俩对着天空发了一会儿呆。 然后,挥手。
走两步,闺密又叫住她,指指蓝如秋水的天空说:你像这儿。 她莞尔一笑。

那时候,我暗恋着一个出色的女孩,她有着一头长长的披发,一双纯清的眼睛,更主要的是她总是有着阳光般的微笑,我喜欢坐在梯形教室的一端静静地看她的侧影。

  我想我总是于不经意中说起她,寝室里的男孩们都知道我对她有那么一点点意思。

我想我总是于不知不觉中说起了她,寝室里的男孩们都知道我对她有那么一点点意思。

  但那时我很害羞,我不敢像其他男孩一样有爱就追。室友们不断的给我制造与她单独接触的机会,可是我一见她就心跳的厉害。我总是这样,只要对心仪的女孩心中有爱的成分,就很难自然地交往。而她似乎对我的木讷并不介意,只是笑。

但那时我很害羞,我不敢像其它男孩一样有爱就追。室友们不断地给我制造与她单独接触的机会,可我一见她就心跳得厉害。我总是这样,只要对心仪的女孩心中有爱的成份,就很难自自然然地交往。而她似乎对我的木讷并不介意,只是笑。

  我对她的思念却与日俱增,我把那种对她的相思深凝于文字中。许多的夜晚,我为她写了一篇篇缠绵婉转的小文,自是不敢拿去给她看的,只是随手夹在书本里。我写那些文字时,我心中充满了幸福和随意。直到有一天,我走进教室里,感觉有些不对,班上的女孩们全是笑盈盈地看着我,特别是她,一双美丽的眼睛晶亮晶亮的。我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错,我问同桌:“怎么了?”同桌仍是含笑,默默地把一本校刊递给我。

我对她的思念却与日俱增,我把那种对她的相思深凝于文字中。许多的夜晚,我为她写了一篇篇缠绵婉转的小文,自是不敢拿去给她看的,只是随手夹在书本里。我写那些文字时,我的心中充满了幸福和随意。直到有一天,我走进教室里,感觉有些不对,班上的女孩们全是笑意盈盈地看我,特别是她,一双美丽的眼睛晶亮晶亮的。我有些茫然,不知自己哪里出了错,我问同桌:怎么啦?

  我满怀疑虑地打开扉页,我顿时傻了,我那些情深意切的小散文,竟被编发在校刊上,并被加注了两个文题:把手伸给我好吗?更糟糕的是那个小标题:献给一个叫琼子的女孩。琼子是她啊!我想我是给震晕了,我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惶恐,迷惑,难堪各种心态兼而有之。我想不出是谁跟我开如此的玩笑。我看了琼子一眼,她正一眨不眨地看我,我的脸唰的一下全红了。我连忙低下头,害怕与她相视。

同桌仍是含笑,默默地把一本校刊递给我。我满怀疑惑地打开扉页,我顿时傻了,我那些情深意切的小散文,竟被编发在校刊上,并被加注了两个文题:把手伸给我,好吗?更糟糕的是那个小标题:献给一个叫琼子的女孩。琼子是她啊太阳集团43335.com,!

  教室里很静,恍恍惚惚间我感到有人正站在我的身后,然后,有一双美丽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我慢慢地抬起头,我看见了那双澄清的眼睛,有着鼓励,有着柔情,至今都记得那次相握,颤颤的,轻轻的,有甜美的感觉于心。

我想我是给震晕了,我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惶恐,迷惑,难堪各种心态兼而有之。我想不出是谁跟我开如此的玩笑。我看了琼一眼,她正一眨不眨地看我,我的脸刹地一下全红了。我连忙低下头,害怕与她相视。

  许多年后,校友相聚,我问起当年的那次恶作剧,校友们都说不是自己,正在我们猜想的时候,依在我身边的琼轻轻地笑开了,说:“怎么没想到是我!”看我发傻,琼无可奈何的摇头:“谁让我爱上了你这么一个傻瓜。你也够傻的了,事情都已发展到那个地步,却仍不敢表白,只得自己行动了。不然,我们早已错过了。”

教室里很静,恍恍惚惚间我感到有人正站在我的身后,然后,有一双美丽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我慢慢地抬起头,我看见了那双澄清的眼睛,有着鼓励,有着柔情,至今都记着那次相握,颤颤的,轻轻的,有甜美的感觉于心。

  我就那么傻傻地看她,握她的手,有感激还有许多年前那初恋的美丽。

许多年后,校友相聚,我问起当年的那次恶作剧,校友都说不是自己,正在我们猜想的时候,依在我身边的琼轻轻地笑开了,说:怎么没想到是我!

  意林札记

看我发傻,琼无可奈何地摇头:谁让我爱上了你这么一个傻瓜。你也够傻的了,情已发展到那个地步了,却仍不敢表白,只得自己行动了。不然,我们早已错过了。

  幸福的爱情只是表达方式不同,内容始终是一样的。爱的双方,总有一个被动,一个主动。在一起之前,需要主动的一方大胆地走近被动的一方,不管用什么方式,为了爱,都值得。这样,多年后总会有着美丽温馨的回忆。

我就那么傻傻地看她,握她的手,有感激还有许多年前初次的美丽。

“初恋是一种痛苦,初恋又是一种幸福”,不知从哪儿看来的句子,我至今仍体会深刻。

我的初恋是在大学时代,她是我的同班。由于专业的缘故,全班只有4个女生,她是最漂亮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爱上她了。也许是到了大三,我们开始小班上课。那天,我坐在她的后边,她的钢笔掉在地上了,我和她都弯下身去,我们的手碰到了一起,目光对视的一瞬间,我们像触电似地缩回了手。从那以后,我们很少说话。以后每当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一个笑话,全班大笑的时候,我们的目光就碰到了一起,虽然我们相距很远,但我们好像很有默契。

时光一下子过去了一年多,转眼到了毕业的时候,我们之间依然是那样的关系,不说话,但又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寻找对方。

事情的变化是从一次全班合照开始的,当照片出来后,同学们发现了这个秘密。原来,在这张照片上,我俩分站在最后一排的两侧,相距最远,但我们却彼此相望着。我没承认我的秘密,矢口否认,同样她也否认了。的确我们谁也没有表白什么。就这样,毕业后她分去了外地,我留在了南宁,虽然很近,我们没有联系。后来,听同学说她结婚了,我们还是没有联系。

大约过了三四年后,我去她的单位出差。临行前,我心里十分激动,一夜未眠。很快我在她的单位见到了她。她比以前白了,胖了,更漂亮了。我们相视无话,大约过了两分钟,倒是她先打破了沉默,“我们走走吧。”

“你没什么变化。”她说。

“你也是,”本来是想说她漂亮了,话到嘴边,又回去了……“听说你结婚了?”我说。

“你有没有看出当时我想追你?”我终于问了多年前我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说呢? ”她笑了,我也笑了……

“再见了。”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但似乎晚了些……

此事虽已过去多年,如今我也有了自己的恋人,但每每想起这段“初恋”,心情仍然不能平静。

我想说“初恋是纯洁的,又是痛苦的”,人人都会有,但多数不能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