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都是真的吗?

叮叮叮……,开学第一课的铃声响起。她急急忙忙的跑进教室。

看到都是真的吗?。   
 就在刚刚,安抚了一位被同学们欺负的同学,让我觉得平日里调皮淘气的他是那么可怜。经常可以看到校园欺凌的新闻,在同情和气愤之余,就常常在想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欺负别人的人是不是曾经也被别人欺负。那些在同学们面前调皮逞强的孩子是不是也有一颗很脆弱的心。

文/千载悠悠

“同学,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那个小男生是三年级的,平时在我的中文课上总是跑来跑去,很少有时间坐下来听我讲的是什么。最开始的时候我会花很多的时间来让他安安静静的坐下听课,可是当我不留神的时候他就又跑到其他的地方去了。久而久之,我就懒得管他了,只要他不打扰别人上课,我就让他自己做自己的事。有一次,我让其他同学记生词的时候,他跑过来跟我分享他假期干了什么,估计是怕我听不懂泰语,他边说边画,我就问他画的东西的泰语是什么。他告诉我一遍,我说一遍泰语,然后告诉他这个的中文是什么,他很努力的去记,那一刻他挠挠头努力学习的样子真的很可爱。有一次,他有一个星期没来学校,我问学生他去哪里了,他们告诉我他去中国旅游了。后来他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香港的点心,还很开心的跟我分享他干了什么,画了一个轮船,告诉我他从香港坐船去了深圳和其它地方,还告诉我他喜欢中国,我就趁机告诉他要好好学习中文,然后去中国上大学,就可以去很多地方,吃很多好吃的,他很开心的点了点头。

图片 1

“这里没人,你坐吧。”

     
 如今他依旧不羁,可是每次班里的同学都排挤他,不愿意跟他玩。刚才我问他为什么哭,他用汉语说不清楚,我告诉他你可以用英语告诉老师发生了什么,他说他用英语也不可以。我说老师可以去找别的泰语老师来,你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阻止了我,还跟我说不要告诉班主任和外教,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就行了,那一刻吧,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最后是他跟我情景再现了一下,我懂了,才知道是班里其他的同学把他的校服上衣扔到了垃圾桶里,他想去找那些学生的时候,别人已经跑远了,也只有他自己在教室里了。也就只能自己一个人捶墙,自己一个人哭。

第十一章

“谢谢”她放下书包,坐了下来。

   
我现在似乎懂了一些,为什么每次他跟别的小朋友玩的时候都努力的想去融入他们,而融入不了的时候就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想要做一个坏孩子似的去欺负他们,或许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落,想要有一个玩伴罢了。

目录

他偷偷注视着她,因为刚刚剧烈运动的关系,红扑扑的娃娃脸蛋显得很可爱,就好像HELLO
KITTY。高高的 鼻梁上是一双大大的眼睛,黑色的眼眸很迷人。

上一章

“你叫什么?”她问道。

大学篇

他这才回过神来,挠挠头发尴尬的笑笑:“我是竹,你呢?”

第十一章

“很好听的名字哦。”

第二天早上,悠然和宿舍同学一起吃过早饭后,前往图书馆。几个人还没走到,就看到图书馆的花坛边已经聚集了不少同学。大家三三两两的站着。

“同学们,……”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讲台上面,开始发表演说。

8点半的时候,一个高个子,小眼睛的男生笑着向他们走来。

她调皮的向他眨眨眼睛,就转头开始听老师讲话了。

“大家到齐了吧?我是你们班的学生辅导员,会计系大二一班的,叫于然。一会儿我带你们先在校园转转,9点钟咱们去教一,班主任给你们开会。”师兄简洁的介绍完,带着班上的同学熟悉校园。

他笑着也开始听老师讲话。但脑海中确实她调皮又可爱的样子。

大学校园比悠然中学的校园大多了,教学楼、实验楼、学生宿舍、食堂,饭店,浴室,体育馆、游泳馆、会展中心,应有尽有。校园景色很美。一路上,花坛、草地、喷泉、假山,整个学校好像就在公园中。

这是他们第一次对话,这一年,他们高一。

“这儿是咱们学校有名的恋爱圣地,青年湖。每到晚上,你们就能看到湖边到处是谈恋爱的,想占据有利位置的,一定要早点来占地,不然没位置。”师兄眨眨眼睛,男生女生们都笑了。

“你知道怎么解了吗?不如我来教你好了。”他看她对着立体几何发呆,说道。

这是一个不算太大的花园。入口处有人物雕塑,再往里走是几个花坛。花坛面积不小,估计到了春天,应该很漂亮。花园的核心就是在中央的小湖。湖的面积大概有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小,中间是假山,旁边还有亭子,标准的公园配置。

“这个单词好难记哦,你是怎么记住的呢。” 擅长理科的他对着一串字母犯难了。

上午8点多,湖边没什么情侣,倒是有几个同学在读英语,还有几个同学在看书。其中一个男生大概是“疯狂英语”的粉丝,正在大声的读着方言版英语,怪异的音调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男生向这边望过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他们从高一开始就是同桌,他擅长理科,而她的英语很好,他们互相帮助,也互相竞争,学校排名前十的名单总能看到他们的影子。

秋日的阳光下,美丽的校园和朝气蓬勃、奋发学习的年轻人,悠然心想:大学生活果然不错!

“你准备考哪个大学呢?”

半个小时的时间,辅导员师兄带着班上30来个同学,一起转悠了学校。然后大部队前往教一楼。

“我想去南方,听说那里的气候很宜人。你呢?”

教一是学校历史最悠久的教学楼,从外观来看已经比较陈旧,不过里面经过翻修,还装上了电梯,看起来还不错。

“我也是啊。嘿嘿。”他坏笑着。

“幸好有电梯,不然要去10楼上课,爬上去要累死了。”悠然一边走,一边和身边的宿舍同学说。

这一年他们高三了,明天就是高考的日子了。在这三年中,他总是追逐着她的脚步,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不能跟她一起进入同一所大学。他想一直都这样陪着她。

“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建这么高。我跟你说,这座楼有人跳过楼呢,就从10楼。晚上不要随便去10楼,据说很可怕的哦。”林峰神秘兮兮的小声说。

“同学,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啊,真的假的。不过话说林峰同学,你消息很灵通嘛,太牛了。”谢雯雯说道。

“竹,怎么是你?好巧哦。”

“那是。我表姐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我消息自然灵通。来之前向她打听了不少事。咱学校有不少灵异事件呢。尤其是学校西北角的生物化学楼,妈呀,吓死个人啊。晚上卧谈会上和你们细说。”

呵呵,他傻笑着挠挠头发,样子和当年一样。其实,他在填写志愿之前就已经打听到她所选择的院校和专业。

“卧谈会?”悠然听见个新名词,不由疑惑的问出声。

大学生活远没有高中那么紧张,他总会约她出去逛逛街,吃吃饭,看看电影什么的。而课业比较轻松的她也不会拒绝,偶尔顺便捎上寝室的小姐妹。

“对了,小叶子没有住过校,得先扫个盲。”

“玲,他是不是在追你呀?你也别太犟了,赶紧从了吧。”

自昨天宿舍几个人聚头后,谢雯雯已经带头给大家起好了宿舍名。悠然因为姓叶,就被拍板叫“小叶子”,悠然对这个称呼一点没排斥,反正她也挺喜欢看《一休》的。

“你们想多了呢,只是同学加老乡,我一个女孩子,他照顾我而已啦。”她害羞的嗔道。

“卧谈会就是宿舍熄灯后的聊天啦。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感情婚恋、星座血型、娱乐明星、各种八卦都能聊。可惜我以前学校的宿舍阿姨管得严,老来查房,实在影响卧谈气氛。听说大学就没人管了,太好了。”谢雯雯回头和悠然说道。

“我看没那么简单”寝室的姐妹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也别太晚,我睡眠不好,最好大家能早点睡,周末再多聊会儿。”一直没出声的王冰清开口说道,谢雯雯愣了一下,爽快的说道,“那当然,我平时睡得也早,主要就是周末。周末可以睡懒觉嘛。”

同学们都能在学校的自习室,图书馆,食堂,操场看到他们出双入对的身影,却总也不见他们之间有任何向情侣关系发展的痕迹。

大家跟着师兄来到4楼的一个教室,教室里已经站着一位年轻的女老师,是她们班的班主任。

大学这四年,他们还是和高中时候一样,互相帮助,互相竞争,学校奖学金的名单里也总能看到他们的影子。很快,到了实习的时候了。这一次,他并没有打听她的任何消息,在家乡的某知名企业顺利入了职,而她则选择与寝室内的姐妹一起,留在这里继续考研。

等大家都做好了,班主任笑眯眯的做了自我介绍。原来是专门教英语的老师。悠然她们这一届,学校对学生工作抓得更严,除了系里有专职辅导员、学生辅导员外,每个班还有班主任。班主任简单说了几句,就让大家先做自我介绍,认识一下。

虽然相隔两地,但是有着七年同学感情的他们并没有中断联系。她会告诉他研究生活怎么怎么的精彩,学校有知道他们的男生见如今只有她一个人,便有人开始献殷情了。而她却总是不冷不热的。有时候会跟他说“嘿,今天又有男生送我花了呢”

话音刚落,一个男生率先走上讲台。

电话那头的他总是嘿嘿的笑着,不说话。

“大家好,我叫张杨,杨树的杨。北京人儿。平常喜欢打个篮球,看个球赛什么的。今天看到咱班女生比较多啊,有点阴盛阳衰的意思啊。”说着咳嗽两声,故意眨眨眼睛。

而他偶尔也会告诉他公司里面的各种事儿,今天因为一个小错误被老板批评拉,明天收到同事夸奖啦等等。

“昨天已经认识了班上的男生啦,以后打球什么的叫上哥们儿。”张杨一口北京腔,还举手做了个作揖的样子,大家都被逗笑了。

“竹,有个男生对我特别好,他今天问我是不是愿意做他的女朋友。”

悠然心想,早就听说北京的男生很会聊天逗趣,今天一看还真是这样。可方程呢?方程以前一直在北京,但方程不是这个类型。印象里他和安静,说话沉稳,总之就是让人安心的感觉。想着想着,她的思绪飘远,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哦,那你答应了吗?”

接下来都是男生上台介绍。他们班男生不多,30人的班级,只有10个男生,一会儿的功夫就轮到了女生。

“我说要考虑考虑。”

女生们相对拘谨一些,按着座位次序轮流上台介绍。悠然坐在前排,很快就轮到她了。她走上台,露出一个微笑,“大家好,我叫叶悠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然。我来自S城,很高兴认识大家。希望和大家一起,度过美好的大学生活。谢谢。”说完笑笑,走下台。

“呵呵,你这鬼机灵。那你想让他做你的男朋友吗?”

她还没坐稳,就看一个男生敲门进来,不好意思的对班主任说,“老师,不好意思。刚去厕所了。”

“其实,他真挺好的。”

“没关系,那你就上去介绍一下自己吧。”班主任点头说道。

“其实一个人没有对比,考虑来考虑去也就这样子啊,要不你拿我做对比一起考虑考虑?”

那男生上台,清清嗓子,台下的同学都聚精会神的看着他。悠然看着这个男生,倒有种熟悉的感觉。男生眼睛不大,戴着眼镜,胖胖的,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衣。

“嗯……这主意不错。”

“大家好。我是北京本地的,名字叫宋南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南山。我”,话还没说完,全班哄堂大笑,悠然看着谢雯雯笑的前仰后合,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她的样子,脸腾的就红了。

第二天,她照常在7点捧起书本往图书馆走去。刚出寝室就看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帅气的他手捧着玫瑰和一枚戒指。见到她愣在原地,他慢慢走上前,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的黑色双眸。

台上的男生云里雾里,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见他傻傻的样子,大家笑得更大声了,连班主任也忍不住笑起来。直到散会后,大家回到寝室,几个女生还在笑这个事。

“小叶子,别生气啊。主要是这事太巧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王冰清拉着悠然的胳膊说道。

悠然听了,看着她们,无奈的摇头,“我猜你们就会笑我。不过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她停顿了一下,也笑了,“是挺可笑的。”几个女生又哈哈大笑起来。

图片 2

如果喜欢,请点赞哦

下一章:《似曾相识的时光》第十二章

推荐:简书连载风云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