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在色达失去方向.五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晚上昶锋独自走在有月光伴随的马路上,今夜也许会给同学们的脑海中留下很深的印象,也许一辈子无法忘记,也是无法忘记的。昶锋走进校园看着同学们已经全到齐,我们此时等待着阿青老师的到来。阿青老师的脚步显得是这样的缓慢,脸上的表情依然没有多大的变化,我们走进会议室时,我们将阿青老师抱住,阿青老师和我们已经心心相通,阿青老师安慰我们说“我还会回来的,我们还有见面的那天,你们不要这样伤心。”多么亲切的话语,温暖着昶锋和在场的每一位同学的心灵。

昶锋复读的这个班级非常的团结,他们相互之间的相互帮助,相互学习,让昶锋懂得同学之间的帮助和鼓励是很重要的,再回忆昶锋曾经的那个班级,虽然团结,在学习上都是自身顾自身,更本没有想过帮助差同学的想法,他们虽然升上初中,可是他们将面对更大的挑战。昶锋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昶锋以前没有学懂的知识认真学会,争取今年考上初中。在昶锋复读的后半学期,我们院子里的李叔叔的女儿李晓红要来色达这里读书,也是六年级。在这个时候,张晓刚找到昶锋。

青春在色达失去方向.五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第二节 昶锋的学生时代

是的——师生之间的友谊也是这样的值得我们珍惜,愿今生还有机会和阿青老师见面。就这样分别,就这样把曾经美好的回忆留在我们每个同学的心中。风吹拂着昶锋幼稚的脸庞,雨下着。昶锋独自漫步在下着雨的街道下。昶锋看着没有一个行人的街道,除脚步声就是寂静。毕业考试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昶锋心底一点低也没有,真不清楚毕业考试会考出怎样的成绩?如果今年考不上初中,昶锋该怎么办?昶锋该怎样面对父母?父母将对昶锋讲些什么?昶锋只能平静的去对待这一切。

他是一个不高的男人,他和昶锋的哥哥是好朋友。

题记:学生时代应该是美好的。昶锋的学生时代你经历着不应该经历的。你看着年轻的生命一个个的消失。昶锋认识到生命的宝贵、你更认识到青春多么的短暂。要离开小学为报答老师的教导之恩。三个同学去山上菜花,过河时被洪水夺取生命。学生时代的友谊是纯洁透明的。在老师眼中是在恋爱。学生时代的恋爱就像流星一样虽然美丽但很短暂。恋爱总会对双方留下美好的回忆。初恋的滋味是美丽也是痛苦的。

毕业考试考的日子终于来到,考场的气氛是这样的严肃,以前的考试从来没有这样严肃过,昶锋看到大家都在埋着头做题,昶锋看到题就感到头痛,真是它认识昶锋,昶锋不认识它,上午的考试结束,下来同学们都在议论考试的情况,昶锋独自一人静静的走开,昶锋不敢面对同学的眼睛,同学看昶锋的眼神是这样的严肃,还略带点藐视。第二天是会考的的后一天,考的是藏文,昶锋简直无法相信自身会笨的出奇,这样简单的题昶锋都做不出来,也真够可以的,昶锋看着自身做出的一道道题。

“让我帮助李晓红。”张晓刚平静的说。

1987年昶锋进入学生时代。春天万物已经苏醒,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母亲陪着昶锋走进校园。第一天到学校昶锋心里感到很兴奋看着这些陌生的面孔,这些即将熟悉的老师和同学。昶锋去报名时,昶锋见到的是一位年龄40岁上下的女教师,她的黑发披肩是这样的美丽,她的表情很严肃,昶锋真害怕她,昶锋认为老师应该是和蔼和可亲的,她不是昶锋心目中喜欢的哪一类老师。她很喜欢打学生,喜欢打学生的头,昶锋很不喜欢别人打自身的头,昶锋认为打头会让自身笨起来的,就因她打过昶锋的头。

昶锋已经对自身升初中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昶锋交完卷子失落的走出考场。六年的学习成果就在这三张卷子上展现给阅卷老师看。真不知道阅卷老师看到昶锋的卷子心里会是怎样的感受?至于考不考得上初中是昶锋的分数说话。昶锋上四年级时因上课没有听讲,被朱老师赶出教室时,昶锋感到老师为什么来不来就把学生赶出教室,要不然就是打,昶锋被赶出教室时,昶锋在心里很气愤的说到“妈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上这个学。”昶锋万万没有想到朱老师把另外俩位男同学也赶出来。

昶锋见到李晓红第一眼时,昶锋感到她是一个很朴素的女孩,没有前卫的发型,时尚的衣服,给昶锋一种很清爽的感觉,她的眼睛里充满淡淡的自信,给昶锋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昶锋和李晓红之间的故事。在学校有很多的同学乱说。昶锋在和李晓红谈恋爱,其实昶锋和李晓红之间的一切更本就不是同学心里想的这样,昶锋和李晓红只是一般的同学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昶锋认为大家可能会忘记这样的事情。

昶锋开始恨起她来,昶锋不清楚为什么老师喜欢打人?老师应该教育学生。学校里的老师不是靠打来解决学生逃课、不按时完成作业的问题,老师们都要用打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的学校将会成什么样的?这是昶锋那个时代下老师的作风。昶锋进入三年级时,昶锋的学习成绩一直在班上中等偏上,老师们对昶锋的印象都是不错的,昶锋经常不按时完成作业,昶锋都是早上到学校去抄同学的,昶锋多次因作业没有交被老师教训,这些事情没有让昶锋改变对老师的印象。

一个是昶锋的好朋友李文刚,一个是算得上昶锋认识的同学。他刚来我们班没有多久,他叫刘亮,是一位长相一般的男生,眼睛看上去没有给昶锋自信的感觉,反而是给昶锋一种泄气的感觉,就这样我们三人离开学校,我们沿着小河走着,看着河里流动着的鱼儿,是这样的自由,无忧无虑的。昶锋如果能变成一条鱼该多好,可是那只是梦想。我们一路之上都是很忧郁的,只是默默的走着,昶锋看着他们俩人的表情似乎看不出什么?脸上显得很平静,内心在想什么,昶锋无法说清楚。

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在昶锋的意料之外,不过昶锋不担心。昶锋和李晓红之间没有发生什么见不得老师和同学的事。这个班的纪律不是很好,学校的流动红旗经常被他们得到,这和在这个班级里的每一位同学的劳动是分不开的,让昶锋感到意外的事情发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昶锋提着水桶走进教室的时。昶锋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这不是阿青老师?她怎么会在我们的教室里?昶锋没有敢喊“阿青老师”昶锋感到脸上火辣辣的,阿青老师把昶锋叫住。

直到发生王老师打昶锋之后,昶锋对老师的看法开始改变,一个星期三后一节队日课,有同学告诉昶锋,“昶锋今天下午后一节队日课不上”同学微笑着说。昶锋听到这个消息挺高兴的,这样昶锋可以早点回家,黑暗已经在等着昶锋。第二天早上昶锋没有直接去学校,先到电子游戏厅去玩,电子游戏在色达刚刚出来,特别的吸引昶锋,昶锋几乎每天都会在电子游戏厅泡上几个小时,那天早上还有一个女生陪着昶锋的,她看了一会儿就去学校,昶锋直到早自习快下,昶锋才慢不经心的往学校走去。

就在此时,李亮突然严肃的对昶锋和李小军俩说出这样的话语。

“昶锋,你好吗?”阿青老师微笑着问昶锋。

蓝天和白云是这样的美丽,微风吹拂着昶锋的身体,走进学校大门时,昶锋慌忙的把红领巾戴上,走进教室的时候,昶锋感到同学们看自身的眼神好象不对,昶锋当时也没有管这些。上课铃身声响起,王老师走进教室,他的眼神是这样的让昶锋害怕,王老师是一位30岁上下的中年男人,他是一位很凶的老师,有很多的同学都被他打过,打得同学们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这就是我们的王老师。今天昶锋怎样也没有想到,自身会被他打,就因昨天下午没有上队日课。

“我们逃跑怎么样?”李亮平静的说。

“去年没有升上初中”阿青老师是亲切的问昶锋。

王老师把昶锋叫上讲台。

“天呀!”他是不是脑筋受刺激过大还是原本就有这样的打算。。怎么对我们俩提出这样的难题?李亮的内心究竟在想什么?只有他自身清楚。昶锋想到现在都已经被老师赶出教师,课也上不成,为什么不用这样的机会好好的放松自身。我们一直沿着小河走着,我们三人默默的看着对方。走到平坦的马路上,看着四周的环境是这样的迷人,山峰上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完,看上去很壮观,也很美丽,雪上山有美丽的雪莲花,雪莲花可以治病的,昶锋也不完全清楚,这是不是真的。

“是的。”昶锋羞愧的说。

“昶锋你上来。”王老师用命令的语气说。昶锋慢慢的走向讲台。

李亮给昶锋一支烟,昶锋点燃烟,看着烟雾慢慢的升上天空,直到消失在空中。昶锋他们三人走到一个转弯的地方,我们遇到一个讨厌的家伙,一脸的怪象,看上去就像是小偷似的,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好人之类的。他穿的是藏族的服饰,是个藏族喇嘛,他的手好黑,好象很久都没有洗过似的,他也很怪的,不是看我们的这样,就是看我们的那样,反正他总有看的,他也真够烦人的。我们的身边停下一辆车,从车上走下三个中年男人,其中有一男子就是抓昶锋二哥的警察,他是一位年龄在40岁上下的中年男人。

昶锋说出这两个字时,昶锋感到有千斤重似的。昶锋真不知道阿青老师看到昶锋这样失落时,她的内心会是怎样的感受?曾经阿青老师是这样的关心昶锋,如今昶锋连初中都没有考上,感到真的很没有脸见阿青老师。这次见面是这样的短暂,昶锋内心有很多的话都没有来得说,阿青老师又要离去,这次的一别不知道下次的见面会到什么时间?也许没有机会再和这位老师见面。在昶锋的记忆里你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位好老师的。时间就这样过着,毕业考试的时间就要来到,这也是昶锋第二次参加毕业考试,这次昶锋不用担心很多的问题。

“昶锋你把鞋、袜子都脱掉。”王老师依然用命令的语气说。

一脸的胡子,胡子很浓很粗,眼睛看上去显得这样的有神,昶锋真没有想到自身会栽到他的手里,这一下可真的完了。本来打算好好的玩一下的,这一下没得玩,我们三人坐到车里时。

昶锋曾经经历过这样的考试,昶锋已经知道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这段时间对于昶锋也有很到大的压力,这次考不上,昶锋你应该怎样面对你的父母和老师还有那些关心过你的朋友。

他竟然让昶锋把鞋和袜子脱掉,昶锋很清楚今天一定会被打的很惨的,王老师手中拿一根很细的棍子,这是王老师的专用品,王老师在昶锋的身上不挺的抽打着,昶锋用手去挡王老师手中不停舞动的棍子,可是昶锋的手和脚都被王老师的细棍子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就这样的一件事,昶锋对老师产生的恨更加的深,昶锋不清楚为什么不可以用教育的方法来解决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要用打来惩罚学生。

“你坐在什么地方的?”他严肃的问昶锋“

1993年7月,对于昶锋又是一个黑色的7月。我们正在迎接毕业考试。阴暗的天空下着瓢泼大雨。周围的一切气氛都是这样的紧张,紧张的快要让昶锋窒息。考场内鸦雀无声。窗外雨声和风声交加着,我们更本无法预料到将在我们班发生怎样的事情?考试的第一天很平静的过去,明天就是我们毕业考试的后一天。在我们第二天走进严肃的考场时,我们谁也没有料想到,我们身边的两位藏族女孩和一位汉族女孩没有进入考场,更不清楚她们三人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王老师这事给昶锋的心灵留下很深的恨,王老师也有对学生好的时候,两周后的一个星期三下午的后一节队日课,王老师带着我们去爬山,阳光是这样的明媚。昶锋仰望蓝天,蓝天上隐约可见漂浮着几朵白云,在白云和蓝天之间徘徊着一只雄鹰,雄鹰是英雄的象征,它是不惧怕困难的象征,只有雄鹰才能翱翔在蓝天和白云之间,山一座一座的连接着,山上盛开不只名的花,是这样的鲜艳,是这样的美丽,昶锋再向远方望去是雪山上还没有融化的雪,都是阳光无法照射到的地方。

“坐在畜牧局。”昶锋严肃的说。具体的地址昶锋没有告诉他。真正到家时,我们告诉他们在另一个方位,我们都不希望他们把我们三人一个个的送回家,那样非被母亲打不可,我们还是逃过一劫。第二天昶锋走进校门时,昶锋不敢正面面对同学,昶锋担心同学会对自身说出很多让昶锋无法接受的话语,也许一次的逃课没有多少同学对昶锋产生不好的印象。昶锋的功课却拉下很多,昶锋真不知道怎样才能把这些拉下的功课补上,请教同学,同学未必会真心真意的帮助昶锋。

我们早上9点进行考试。我们交完试卷走出紧张的考场时。同学们纷纷在议论没有见到另外三个女生,第一个女孩是汉族。他的父亲是色达中学教物理的曾老师,年龄已经50岁。他依然工作在教育事业的岗位上,花白的头发已经扑满额头,皱纹越来越明显。他的女儿曾丽才15岁。15岁少女的人生路才刚刚开始,昶锋对于她才接触一年的时间,她是一个充满智慧的女生,眼睛里有着让昶锋无法看到的灵感,她的穿着很朴实。第二个女孩是藏族女孩,身高1米57左右,眼睛大而美丽,长发随风飘舞,她的名字叫刘娜。

太阳集团43335.com,渐渐地离山顶越来越近,俯瞰山下整个城市都清晰的展现在昶锋眼前,昶锋没有想到自身的第一故乡是如此的美丽,周围花的芬芳扑鼻而来,这些花都是不知名的花,给昶锋的感觉是非常好的,各种各样的野花将周围变成一片花的海洋,漫步在花丛中,可以感觉到各种花散发出来的气息,此时王老师让我们回去,下山的时候好象比上山轻松许多,也许这是王老师给昶锋有亲切感的一次。

还是自身帮助自身。昶锋上小学三年级时,有一次昶锋的作业没有按时完成,昶锋被王老师锁在一个隐暗的小茅屋内,一直锁到晚上,如果父亲不来学校找昶锋,昶锋也许一直会被王老师锁到第二天上课,昶锋真的不知道回家怎样对父亲说清楚。万幸的是父亲晚上就来学校找昶锋,父亲把昶锋接回家的时,父亲脸上的表情是这样的严厉,“你为什么不按时完成作业,如果你母亲在非把你打死不可。”父亲严厉的对昶锋说。昶锋不清楚父亲为什么会对自身说出这样的话语。

他的弟弟个子不高,额头有皱纹,我们都叫他的弟弟叫“小老头。”他的弟弟从来不过问她姐姐的事情,她姐姐和昶锋的关系还可以,我们不经常在一起。第三个女孩也是藏族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周晓丽,似乎听上去象汉族女孩的名字,事实上她不是汉族的女孩,她是藏族的女孩,藏族的女孩都是这样的朴实,真实。没有虚伪,藏族女孩能歌善舞,她们两位藏族女孩脾气都是这样的掘,总有永不服输的性格。

冬天雪花开始纷纷扬扬的落下,昶锋拿到期未考试的通知书时,心里紧张的情绪消除,三门功课都在80分以上昶锋感到很幸运,不过昶锋你不能骄傲,骄傲会让人落后的,时间是好的证明人,昶锋进入四年级,自身的学习隐约中开始下降,没有引起昶锋的注意,昶锋不是不喜欢学习,整天就是看书,写作业好累的,就是这样的学习心态。昶锋的学习越来越开始下降,昶锋的心思也没有完全放在学习上,昶锋看到应用题就象看到考试卷子一样,昶锋真不知道这些出题的老师为什么出这么难的?

难道昶锋这次真的让父亲生气。昶锋认为应该是的,不然父亲不会这样生气的,昶锋的小学不能象其它同学那样,有父母亲指点,昶锋的父母工作都非常的忙,昶锋小学的学习都是自身请教自身,昶锋还有一个不好的毛病,昶锋不喜欢问人,不懂装懂,其实就这样把自身害了。初中没有考上,昶锋复读一年,复读那个班的同学对昶锋会有怎样的看法昶锋也不清楚,在昶锋快要进入复读那个班时,昶锋还是认识几个的,不过认识的几个学习成绩在班上不是很出色。

她们三位到中午都没有来到学校时,我们已经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就在此时从远方一个男同学奔跑着过来,上气不接下气慌张的说到“她们三位女生发生意外。就在昨天下午进行完考试以后,她们上山去给老师采花,就在过河时,被无情的洪水冲走。”为什么死亡的事情就这样无情的降临在同学的身上?难道她们的离去,上天早已安排好这样的悲剧发生在昶锋的学生时代。“她们三位在临死的当天下午,她们三位只对耍的要好的朋友说过,她们要到山上去给老师采花。”

让昶锋怎样做还是做不出来,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着。春去秋来,昶锋也进入到五年级,昶锋的学习一落千丈,昶锋知道自身已经没救。每当老师把昶锋赶出教室时,昶锋不会规矩的站在门口,如果被校领导看到,更多的事情都会出来,还不如到山上和其它的地方去玩,玩到学校放学在回来,就这样昶锋逃课的比例开始大起来,昶锋在同学中的印象也开始坏起来,昶锋知道在老师和同学的眼中,永远都是不喜欢坏学生的。昶锋的压力开始大起来,昶锋不敢面对老师和同学,不敢面对父母,不敢面对朋友。

昶锋真的不想读下去,可是不读书昶锋又能做什么?昶锋不停的问自身。又是一个夏季,阳光依然是这样的明媚,昶锋独自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校门,去另一个让昶锋感到陌生的班级读书,昶锋看着这些陌生的面孔,昶锋心里特别的不直在,真不知道这些同学在背后怎样议论昶锋?他们要议论就让他们议论好去,只要昶锋做的事对得起自身的良心,昶锋没有想到这个班的同学对昶锋这样的好,对昶锋很热情,他们经常安慰昶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面对现在的一切,你会成功的。

夏天在色达正时洪水繁难的季节,她们三人被无情的洪水冲走,水泡过的身躯显得是这样的长,比原来的身躯长一倍多,昶锋真无法想到被水泡过的身躯会显得这样的长,她们的灵魂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我们活着的灵魂是无法知道的。死去的灵魂可以得到安息,可以忘记曾经在这个世界上留给她们三人美丽的瞬间,也许她们死去的灵魂可以找到比现实中更能让她们安心的地方。她们三人就这样没有给大家如何的告别就离开和她们生活六年的同学。

也许就因这样的事情同学说昶锋不敢面对现实,昶锋一直不明白同学们为什么会这样说自身?还有更让昶锋感到无法接受的,就是同学们那些闲言碎语,害怕同学触到昶锋的伤口,昶锋就是怕同学问起关于我大哥、二哥的事,可是这样的事情还是没有避免,一个初冬伴随着雪花飘飞的早上,还有那淡淡的寒风,让我感到初冬带给我们这个城市的寒冷,当我怀着愉快的心情走进校门的时候,我被一个男生叫住,他叫王文刚是我好的朋友,他其实也不知道我大哥犯罪的事。

对自己要有信心,这些话语深深的鼓励着昶锋,让昶锋更好的走好今后的读书之路。

她们三人的离去给本应该是大家感到快乐的一天,死亡对于我们大家来讲都是无法接受的,死亡在我们这样一个充满朝气的年代,她们三人和死亡握手。在等待录取毕业通知书的这段时间里。昶锋的心情一直没有快乐过。昶锋真的不愿意去年的悲剧再一次发生在昶锋的身上,去取毕业通知书的那天。天空飘着绵绵的细雨,还有一点点太阳的光线,阳光是这样的微弱,阴雨的天气让昶锋的心情显得更加的沉重,昶锋从校长手中取到初中的录取通知书时。

可是他今天却问起我这个让沉重的问题,我应该如何回答他?(我不可能告诉他,我没有哥哥,也不可能告诉他,我哥哥是罪犯,如果真的那样他怎样看我?)我越想心里越难受,我还是如实的告诉了他,他并没有对我说什么,他只是很亲切的对我说“走,去上课!”可是这个消失就如天上的雨顿时在我们班传播起来,同学看我的眼神就象看罪似的,还有的同学整天讥笑讽刺着我,我能做什么?我唯一能做的是躲避,躲避,再躲避,不愿意看到同学严厉的目光,那样的目光可以将我内心的自信全部扑灭。

夏季花儿开放,昶锋独自走在有花的草地上,仰望蓝天和白云,还有那牧民家的炊烟,炊烟冉冉升起,炊烟随着空气在流动着,直到消失在云雾里,小河的流水声哗哗的,昶锋清晰的看见小河底下的石头和自由游动的鱼儿。昶锋明天就是新老师报到的第一天,昶锋也不清楚这位新老师究竟长得是什么样的?但愿不会是个“丑八怪,或者是位很严厉的老师,那又有昶锋受的。”第二天实习老师走进教室的一刻,教室里突然之间安静下来,如此美丽的老师,一身兰色的衣服,眼睛如此的大,也是如此的给昶锋和同学们自信,长发披肩如此美丽的秀发,如此让我们的同学心动。

她叫阿青,我们都亲切的叫她起阿青老师。阿青老师来到昶锋班上之后,昶锋感到自身的班级每天都在变,也许是她对我们的关怀很多,让我们对老师有另一种看法,她不像其它的老师当学生犯错误的时候,不仅仅是骂还打,可是她不一样,她总是很耐心的教育学生,她在我们学生心目中是一位非常值得信赖的老师,她是一位藏族充满年轻活力的女孩,她带给我们的价值远远超过她工作上付出的一切,她工作上的成绩是昶锋和我们全班同学都看在眼里的,可是友谊为什么如此短?

春天的脚步远去,夏天的脚步临近,昶锋进入到六年级,六年级是小学时代关键的时刻,昶锋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还被老师赶出教室,不是赶出教室就把昶锋锁在教室里。或者就是黑暗的茅屋里,难道老师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学生吗?难道老师眼里的坏学生就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吗?老师就这样一次次的惩罚着昶锋,昶锋也失去很多学知识的机会,给昶锋留下的是自身曾经学习的上懒惰的原因,昶锋你上课能认真听讲,也许老师不会一次次的将你赶出教室。

昶锋的心也凉下来,学习已经让昶锋感到厌倦,感到反感,昶锋就这样无休止的赶出教室、逃学将小学的学业荒废。随着毕业会考的临近,在昶锋身上发生一件让自身无法接受的事实。阳光明媚,天空飘着几朵白云,白云的下边是绿绿的草地,这一切那么美丽啊!可是同学的一句话让这里的气氛变的沉重起来,反而让这样的环境和这样的心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你们知道吗?阿青老师要走,要离开色达去康定工作。”他严肃的说。

“真的吗?你不要给我们开这样的玩笑好吗?”我们惊讶的问他。

“真的,不信今天上课就知道。”他不耐烦的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