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父亲跳广场舞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

邻家女儿是个专业的舞者,但为了父亲,她居然跑到广场上跳舞。 中国论文网
那天,街中心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中,来了一位年轻的舞者。说年轻其实也不算太年轻,但在大爷大妈的队伍里,她当然很年轻,鹤立鸡群,一枝独秀。
实际上,她少说也有40岁了,但保养得很好,身材颀长,长发飘逸,上身穿着黑色的瑜伽小背心,下身穿着太极灯笼裤,脚上穿一双白色的舞蹈鞋,看上去轻盈优雅。
那天,广场上放的是一支强劲的曲子,她下场跳了一支舞,那身段,那舞姿,甭提多潇洒了,一看就是练过,大家都赞不绝口。
舞毕,她站在广场边上,看着大爷大妈们跳得酣畅淋漓,虽然舞步有些凌乱,舞姿也谈不上优美,但他们是真的很快乐。她蹙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隔了几天,她又来跳广场舞,不同的是,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男人。那人头发花白,精神委顿,戴一副眼镜,走路一拐一拐的,像是中风后遗症。
大��大妈们围拢过来,有热心人悄悄问她:“怎么选了这么一个人做舞伴,腿脚都不利索了,还能跳舞吗?”她笑着说:“没事儿,我有的是耐心,我教他,保证把他教会了。”
从那一天开始,广场上多了一对舞者,一个风韵犹存,一个白发苍苍;一个身轻如燕,一个笨拙呆滞,那么的不协调,却跳得很认真。
看女子的舞姿,很专业,很轻盈,很从容。不但会跳,而且跳得不同凡响,跳得如风摆杨柳。看老人的模样,年轻时一定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可惜现在表情木然,腿脚也不灵便,肢体极度不协调。
虽然这样,每到傍晚,两个人都在广场上跟着节奏跳舞,全不在意别人的围观。优美的舞曲中,两个人常常发生争执,准确点说,老人更像个任性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脸上就变了天,阴晴不定,一会儿骂她:“你想把我折磨死啊?一会儿迈这条腿,一会儿迈那条腿,我能记得住吗?”
女子也不恼,带着笑说:“我还当你有多坚强,身体刚刚有点小疼小痒就受不了?连跳个舞都学不会,你还能干点什么?”
老人嚷嚷:“我年轻的时候,能歌善舞,现在老了,连你都来欺负我,我不跳了,我学不会!”
女子轻言软语安慰他:“我知道你能行,哪怕就是老了也比别人强!”
两个人就那么吵了好,好了吵,不知吵过多少回。两年后,他们终于可以在广场上共舞一曲,老人风度翩翩,女子舞步曼妙,成为广场上一道靓丽的风景。
知道底细的那些大爷大妈说:“这闺女可真孝顺,她爸得脑血栓后遗症,她居然想出了用跳舞治病妙法,有女若此,还有何求!”
只有她自己知道,从小到大,只要她在台上跳舞,父亲都会在台下为她鼓掌,父亲是她的粉丝,是她的支持者和追随者,只要看到父亲坐在台下,她的心里就很安稳。可是近这几年,父亲中了风,她在台上再也看不到父亲。
和父亲共舞一曲,是她小时候就有的愿望。可是那么多年,她一直都很忙,忙学业,忙工作,忙演出,忙比赛,忙爱情,忙结婚,忙孩子,忙生活……从来没有片刻得闲的工夫。如今,父亲生病了,她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陪父亲跳舞,因为她知道,这个心愿如果再不能实现,将成为永久的遗憾。
她本是专业的舞者。为了父亲,她把舞台搬到了广场,凝视着父亲笨拙的舞姿,她的眼睛里有了深深的笑意:此生有缘成为父女,真好!

我没想到这是最後一夜。我和很多个星期四一样,从十月份到明年的六月,一个月有一个或两个或三个星期四晚上,有费兰明高的表演。我买了套票,星期四就去看表演,有时是歌,有时是舞,有时是结他;我上完课就会走路过去一个银行的小文化中心看表演。因为没有时间吃东西,通常都带一包乾饼,在门口吃几块饼乾再进去。这个星期四和过去的几个看表演的星期四晚上没有分别。在课室里还是跳同一舞步。每一次尝试比上一次跳得精细一些。舞者我从前上过他的课,在剧院看过他编的舞。念念不忘他的舞姿,但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是想:这个晚上真是好。我可以看到他在台上跳舞。他跳的是莫札特的《安魂曲》。当晚一直都是他舞团的年轻舞者在跳;跳马田莱第,西几尼亚,泰兰度等等。我一直在等他出场。他出场我吓了一大跳。他胖了好多。三年前我去上他的课时,他已经开始发胖。但他现在胖得像个政客,或退休警官。眼袋好深好大,头发剪得好利,大概刚剪了为这个表演。他跳。他跳我便认得他了。然後明白,念念不忘他的舞姿。跳莫札特的《安魂曲》的一段,现场又有一个大提琴手独奏伴舞。舞用了很多古典芭蕾的舞步,好轻。原来因为,精细和忧伤。费兰明高看多了,有时有点厌恶,厌恶它的吵和粗俗。问题只在我身上。费兰明高原来不过是工人阶级和浪人的舞蹈。本来就是吵和粗俗。只不过我将它想像得很热烈。但舞者跳得极为精细。所以,不是西维尔人喜欢的费兰明高。他们喜欢的是力度和速度,性交一样的兴奋;所以叫好叫得像在看色情表演。我在这些叫好的人群当中感到有点尴尬,非常的格格不入。但我可以亲近他的。因为他跳得那么静。因为安魂。他得到的是礼貌的掌声。观众或许不喜欢他的静。或许因为他老了。四十岁。表演完了,谢幕的时候有人出来说,这是舞者最後一次公开表演。我们很感谢他对费兰明高舞的贡献。给他送了一份纪念品。观众站起来,拍掌送他。那是个小场地,只有二三百观众。他忍泪。翌日我在报上读到,他说,我已经跳了三十五年舞。够了。我会继续编舞。但不一样。年轻舞者跳他编的舞,但无法跳出他的精细与忧伤。——你怎能将舞和舞者分开?编舞是骗人的,给予离开的一种在场感。这是我第一次看他上台表演。原来是最後一次。所以他跳《安魂曲》。完场的时候我在後排见到那个女子。我以为女子是他的情人。上课的时候他带那个女子。下课的时候忍不吻她抱她。女子和一个女朋友在台下。没有到後台去。三年了女子还是年轻女子,但和三年前毕竟不一样。说不出有怎样的不一样。如果她或他知道我,她或他也会想,这个女子和三年前也不一样。她一脸都是被折磨的痕迹,又长了一头灰发,眼睛也不知何时的,非常黯淡。而且失去了,她最宝贵的,哭泣的能力。从此她在静默和乾烈之中煎熬。我曾经想像安魂。但那只不过是想像。表演完了我和每一个看表演的星期四一样,背大包走路回家。因为很晚了,所以只渴望弄一个即食面,我在中国巿场买了辣椒酱。经过一间精致的鞋店,和每一次经过鞋店一样,我停下来看美丽的鞋子。经过烧女巫广场,我就回到家。广场和每一个星期四一样,兴头很好的人群站在冷空气中喝啤酒。生活一天和另一天完全没两样。舞者说:我老早已经决定了的。好像说:我知道即将的死亡。回到房子我开了电炉煮即食面,读报,吃面,看电视,睡觉。我这样悼念一个舞者的灵魂。那个晚上我没有睡着。

太阳集团43335.com 1

淡淡

太阳集团43335.com,5月8日,《这就是街舞》人气选手淡淡空降北京世贸天阶,与Newtv“炫舞未来”50位广场舞大妈以舞会友,展开街舞与广场舞的“世纪对决”。谈及街舞与广场舞的“相爱相杀”,淡淡说:“街舞也是要在街头寻找灵感的。以前街舞发源于街头却总被驱赶,但现在感谢广场舞大妈,让街舞文化生根,不再被驱赶,总有一天街舞也会回归广场,没有束缚、没有限制,只要音乐不断,随时都能跳舞。”

街舞广场舞“世纪对决”,“武英级”大妈前来斗舞

一直有一种说法:街舞是年轻人的广场舞,广场舞是大爷大妈的街舞。而街舞与广场舞、年轻人与大妈之间的舞蹈之战在此上演!

广场舞大妈队以一曲《新时代》开场,50人的团队整齐划一,虽然动作不难,但气势如虹。一旁来自SPY舞团的裴泽盛、张雅伦、杨光、宫思浩、邓程仁、刘富洁、杨金津等街舞舞者看到如此单一的动作,,纷纷表示“太简单”,以一曲队形变换丰富、动作配合复杂的《Beginning》对阵。面对街舞舞者的“挑衅”,广场舞大妈纷纷表示“不服”,改用在《这就是街舞》中再次大火的《失恋阵线联盟》来应对。在这曲音乐中,广场舞大妈一改舒缓平稳的动作,时而互相协作,时而交换舞伴,场面一度十分热烈,引起了围观群众的喝彩。面对如此“挑衅”,街舞舞者也选用了广场舞神曲《套马杆》来还击!将如此豪爽的舞蹈用街舞的形式演绎,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也让广场舞大妈心服口服。

面对广场舞无人应战的局面,在一旁擦玻璃的三位“武英级”大妈前来救场,用广场舞与街舞舞者来了一场斗舞大战。“翠花踢”对上“埃及手”,“工字恰恰”应战“连续震颤”,引得旁观者大声叫好,现场气氛在斗舞中被推向了高潮!围观的赵大妈兴奋地说:“我们广场舞斗起舞来也凶得很哩!”

据了解,刚刚大展拳脚的大妈恰恰就是中国老年街舞第一人武英,除了她,现场和淡淡battle的还有人称“中国广场舞最牛领队”的李萍,她们都是来自“炫舞未来”的广场舞明星导师。

太阳集团43335.com 2

广场舞

淡淡爵士舞打动全场,爱与和平共舞《我们都一样》

眼看斗舞双方僵持不下,《这就是街舞》人气选手淡淡用一曲爵士力压双方舞者,充满质感的舞蹈、高级的表演方式,虽然只是一个人的独舞,但却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淡淡说:“街舞让这些广场舞大妈们变得年轻了起来,也表达了她们更积极阳光的态度。两种舞蹈都是舞蹈文化,希望通过交流互鉴,给大家传递更多的正能量!以后我老了,也要继续穿得很时髦,在街头跳街舞。”

而李萍老师带领的广场舞大妈团队也全力出击,随着铿锵的节奏和整齐的舞姿燃炸全场。“跳广场舞完全出于一种心态,年轻的心态,跟年轻人一起飙舞,更让我感觉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无论是跳广场舞还是跳街舞,他们本质上都是舞者,不惧年龄、无畏风雨,他们在跳舞的道路上奋勇向前。在淡淡的带领下,街舞舞者与广场舞大妈握手言和,在《我们都一样》的音乐声中,双方配合密切,将街舞与广场舞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街舞与广场舞的融合,是优酷推广街舞的重要一步。日前,优酷将五月重新定义为“全民皆舞月”,此前已经举行了街舞融合传统民族文化、街舞进校园等活动。未来,优酷还将让街舞进入互联网企业,让白领换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舞月不停舞,未来将让全民享受街舞狂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