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信仰,是仪式还是虔心?

公元二零零七年七月七日,是母亲的第七十二个生日,我为母亲祝寿。朋友打来电话,嘱咐我要“顺”着母亲,要母亲的生日过得快乐。说来也怪,我和谁都可以柔情似水,除了母亲,看到她我就像刺猬一样把蜷曲的毛刺张扬开来。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很少细心的呵护我们,就如同佛经里说得,“心无挂碍”,她心里就没有我们。对我们的要求也极为严厉,做事也都是高标准,不但要快,而且要好。我倒可以勉强通过,只是苦了我那敦厚的姐姐。母亲不打也不骂,就用一双时刻都在挑剔的眼睛注视着我们,足以要我们惶恐紧张的了。小时候我就同情弱者,和母亲潜意识的对抗,在我的眼睛里,姐姐就是弱小的,是我应该同情的对象,而母亲就是我强大那个对手,尽管她身材矮小。我这种性格一直延续到现在,上学时候同情学习不好的学生和老师争论,工作期间同情老弱的同事和领导顶牛。大概就是因源了母亲的原因。母亲没读过书却欣赏读书人,因此她常常抱怨外婆没供她上学,重男轻女,如果要她读书,一定比舅舅还好,这点我倒是深信不疑。母亲的性情和眼界极高,一般人不看在眼里。但对待比自己困难的人也帮助,也救济,可绝不是欣赏,不是羡慕,仅仅是同情而已。有一点,母亲和别的母亲不同,如果母亲有了心爱的东西我和一个朋友一同索要,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送给别人,这无论如何也让我理解不了母亲的这种善良。所以我们认定了那是一种傻,并对此毫不怀疑,儿子认为我也是,我认为儿子也是,我们都来自母亲的遗传,实实在在的不是很聪敏的。母亲常说:“占小便宜吃大亏”。于是我坚决不敢占别人的便宜,我的儿子也不敢,朋友定义我“无欲则刚”,可见母亲对我无形的影响是多么的深远。母亲不是很看重亲情的。所以后来笃信了佛教,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而且应该笃信“大乘”而不是“小乘”我恨恨地想,她多博爱啊!天下人都是她的亲人,除了我们。母亲的行为也极其尊贵,吃、穿、住不是很讲究,但很要样儿,很洁净,我怀疑她有洁癖,所以很小我们就远离她,不着她的边际。现在我对领导的态度也这样,不即不离的,有距离感。母亲不是文化人,就是个农家老太太,但不会做农活,和吃苦耐劳根本就不搭界,不沾边。人家这一辈子不懂得什么叫委屈求全。顾及左右而妥协、改变、放弃的时候有,而母亲永远不改初衷。她的空间也不许别人进犯,即使是儿女。那种自我,那种个性,真的叫我…言谈举止极其文明,一口普通话说的极其地道,比我精确多了,语调、语气和语流都是绝对的标准。她的思维观念和她的那个时代不符合。我很小的时候,母亲领着我串门,被亲戚家邻居的一个军官看中,他三个儿子,就缺个女孩儿,说是要搬家的,母亲毫不迟疑就答应了。后来来到我家抱我,我并不明白其中的就理,只是感觉着不对头,哇哇大哭起来,最后哭软了我的父亲,我才有机会继续做母亲的女儿。后来没有人提及这件事情,我偶然的想起,问起母亲,她并不回避,“如果真的送给了她,你何必吃这么多苦,书读的好,人也嫁的好,有什么不好”母亲继续坚持着。但我以为母亲不爱我,否则怎么就送人呢?所以我和母亲就有了芥蒂。母亲喜欢理佛,一尘不染,十分清洁。做佛事,是她精神支柱和感情寄托。母亲定做了袈衣,还有香袋。每天小木鱼儿敲得叮咚响,念经又烧香,阿弥陀佛坐中央,立在两旁的有弥勒,有观音,有如来等。我只是粗浅的略知道些,且是无意识地走入了我的大脑:“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求甚解,也不懂其中的奥妙。今日不同往日,第一次有意的巴结母亲,讨好她,要她高兴,所以投其所好。要母亲把她所能诵出的经念与我听,并录了音。母亲很配合,净了手,点燃了香,端坐着,严格地履行一成不变的程序,极其的敬重,不走过场。母亲极富表现力,尽力地想做得完美。《弥陀经》和《金刚经》等。。开始念的较慢,愈来愈快,尤其是《弥陀经》,一万三千多字,共十九页半。一气呵成,字字响亮,抑扬顿挫,有板有眼,有腔有调。母亲二目微闭,神情极为专注,凝重而虔诚,庄严而神圣,仿佛头上被罩了一层神圣的光环。这是我的母亲吗?我突然感觉我矮小的母亲突然高大、神圣起来,我被震住了,惊呆了。我一向被认为识人见长,可我竟不了解自己的母亲,“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母亲没读过书,我惊奇她怎么认识得那么多的字呢,何况那发音和汉字不同,如“南无”读作很绕嘴,很扭口,即便照本宣科,也很难做到,更何况是背诵呢。我惊诧她的执着和虔诚,那么大年纪的人了,没有任何基础,如果是我,我能做到吗,我扪心自问。我感叹母亲的智慧、专一、我是否该承袭她的这份执着,做一件我喜欢或有价值的事情呢?以此作为精神的寄托和安慰,未尝也不是一件快事。我第一次给母亲鼓掌喝彩,很真诚的。“这几天感冒,嗓音不很清亮”母亲有点遗憾。“够好的了,您哪!就别要求那么高了,我的宝贝妈妈,我都做不到呢”。母亲于是很快慰,很满足,很兴奋。她有种释放的感觉,我被母亲的精神所感动。因为感动,我第一次关注母亲的信仰。我认真地看了母亲极为珍视的皈依证书。母亲解释说:“就如同你们的文凭证书,到了寺院,就如同身份证”。那是某某佛教协会某某般若寺颁发的,法名释元芳,时间是佛历2543年7月17日,即公元1997年7月17日,那年母亲62岁,至今整好十年了。十年如一日,我钦佩母亲的毅力。母亲是刚强的,自立的,一直自己一个人生活,从不拖累我们,无论我们走多远,都不牵绊。今年我有意远走辞职,母亲知道后,当即表明:“只要你愿意,别牵挂我,你总有你的道理”。不得不说我的母亲真有“魄”儿。母亲吃斋念佛,心无杂念,早睡早起,所以身体很好,从不打针吃药。她不吃葱、姜、蒜、鱼、肉,如果去看望母亲,最好的礼物自然就是香。其实母亲的康健,就是儿女最大幸福,我应该满足。苦心孤诣,尽心尽力,精进修学,利乐有情。母亲安贫乐道,心静如水。“五蕴皆空”,“生从何来,死归何处,”早已红尘看破,不过再三叮嘱我的是:“如果往生净土,一定要吃素,不能动荤,并请和尚念经布道,超度魂灵”。“觉而不迷,正而不邪,净而不染”,“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我不能体悟其中的玄妙,但操行自守,看得见自己的内心,修炼自己的行为,还是要的。依循母亲的性情,我也终于读懂,她是爱我的,而且是大爱,虽然没有卿卿我我、呢呢喃喃,但在教我做人的方面,原则上是不失去方向,不偏离轨道的,所以我能够自尊、自强、自立。母亲真值得我鼓掌喝彩。祝福我的母亲永远幸福、安康、快乐!

4.29日,电影《大唐玄奘》首映,讲述的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唐朝高僧玄奘历时19年,不畏艰难险阻,前往天竺求取经书的传奇故事。

       
岁月从不会善待每一个对它无比崇敬的人,祷告的修女,念经的和尚,甚至对它至始至终逆来顺受的人们,然后我们习惯了命运的安排,习惯了注定这种对心灵自我慰藉的辞藻。

你的信仰,是仪式还是虔心?。“这是一段孤独的旅程,更是一段奇妙的旅行。”大唐贞观盛世,玄奘法师为求取佛法真谛冒死偷渡出境,西行之路困难重重:天灾人祸,官兵围堵、土地背叛、埋身沙漠,水断粮绝,然而一切艰难险阻在玄奘法师看来都是来自佛祖的考验,依然不改西行之心,最终抵达印度那烂陀寺,在寺中弘扬信念静心修禅。这段因“一念执着”而成就的伟大旅程着实令后来人敬仰、佩服!

太阳集团43335.com 1

玄奘法师能取得真经,并在无遮大会上取得胜利无一不是那颗对佛法敬畏和虔诚的心,敢问当今在家修行的居士有几人能真正做到这份彻底的虔诚?已经皈依的师父接触的不多,不敢妄自评判,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没有百分之百!

       
我的奶奶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从旧社会走向新中国的人,一个习惯一切逆来顺受的人,一个从不麻烦别人的人,直到去世那一刻她都没假手于人,岁月从来都没善待过这位慈爱的老者。出生在旧社会那个炮火连天的日子,举家搬迁,流年失所,忍饥挨饿,这就是她满满的童年。十八岁结婚,在本应享受大好青春年华的时候,她已为人妻为人母,也许在她那个年代没有所谓的青春,有的大概只有活着这个想法吧。

我是信佛的,但绝对不敢自称是持戒皈依的佛教徒,因为内心多少还是对佛有一些需求的:希望佛能庇佑家人平安健康,保佑自己事业感情顺利,财源滚股怒来等等一些红尘俗世之愿,这应当是大多数所谓的善男子善女子的心态,甚至有些连善男子善女子是啥都不明,只是一门心思的求佛求菩萨保佑这保佑那,从未想过自己就是佛,就是菩萨。其实说通俗点就是迷信,对佛法的精髓完全不懂,只想通过祈求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金钱名利。是的,这就是最初的我,虽不能说以一概全,但至少有80%是这样的心态。

太阳集团43335.com 2

初接触佛教的我,本着许愿祷告,佛菩萨就能加持保佑我,满足一切愿望,所以无论大事小事都口念:南无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我佛庇佑…当然也是逢寺必进逢庙必败的主。巧的是,我每次的祷告好像都成真,这也让我更加笃信佛菩萨无处不在,真的能感应信徒的一切灾难和愿望。或许你也有这样的感慨,尤其是富人,寺庙内绝对上香最多最贵最讲究排场的就是这类人,我并不是恨富,只是这样的人真的很多,你说他们信佛吗?是的,他们信,只不过信的是佛能实现其愿望的力量而并非佛法,甚至连佛经都没读过。别人如若问:经常拜,你信佛吗?他们的回答不外乎是:什么信不信的,举头三尺有神明,拜多了自然有佛菩萨庇佑。最初的我就是这样的,我信,一种怕得罪神明的充满仪式感的信仰。无论走到哪里都宣称我是佛教徒,但从来不敢与师父交流,因为对佛经佛法一无所知。

        作为妻子她无愧于自己的丈夫,作为母亲她也无愧于自己的儿女。

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心态是会发生变化的,就好似大家所说的走的路多了,看的多了,自然也会明白一些的。从最初的一无所知到逐步的念经打坐,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发现以往的自己多么可笑和无知。我所以为的实现的愿望都是自己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出来的,真正实现愿望的其实是自己,当然这期间最主要的还是佛菩萨对我精神层面的加持,帮我解决精神压力及烦恼,也让我更加相信因果报应轮回.

       
那个时候爷爷是生产队队长,一个极其要强的人,家里经常揭不开锅还送粮食救济别人,逢人就说家里没吃的上我家拿,奶奶从不反对,哪怕连粥都喝不上的日子。爷爷身体不好,奶奶经常干着男人们的活,就为多挣些公分,家里五个孩子嗷嗷待哺,爷爷就医吃药,一家子的重担都在她一个人的肩上,豆蔻年华稍纵即逝,光阴荏苒青春不再。

从高中开始所谓的充满仪式感的信教到如今的发自内心的信仰,虽然现在去寺庙依然会祈求家人平安健康,但更多的是平和的心态,希望能得大智慧,摆脱贪嗔痴、喜怒哀乐。直到这次的普陀之行,我才真正明白佛就是自己,菩萨也是自己,世间众生都是佛菩萨,就像老生常谈的你的人生你做主!其实佛菩萨更像是精神导师,是外界的一种精神食量和支柱,他给予你无限的力量,有痛苦烦恼的时候他为你排忧解难,遭遇心理迷茫抑郁的时候他就化为心理医师帮你分析、治疗;当你孤苦无依时,他时刻陪在你身边告诉你世界上你还有最珍贵的亲人:你自己。

     

现在,我依然会定时去寺院,没有了起初到寺必拜的仪式感,多了一份平和虔诚的心意,哪怕只是去寺庙的老树下做一下,也觉得身心轻松不少,而我最喜欢的是看观看佛菩萨的面容,那样慈祥庄严却又时刻嘴角上扬笑对众生,此时在我的眼中,所有众生都是慈眉善目的,即使有生活的压力,也丝毫没有抹灭掉他们对生活的热情和向往。

太阳集团43335.com 3

或许,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的佛缘在不知不觉中开启了,不需多言,一切都在心中明朗朗的存在着……

         
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但我想奶奶从作为妻子母亲的那一刻就而立了吧。两个儿子才刚刚成家,丈夫就撒手而去,家里娶妻借的钱又落在她一人的身上了,那时候没有挣钱这一说,只有攒,拼命的攒,吃、穿、住,样样攒。一年又一年,似乎成了习惯,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简单吃,简单穿,简单住,简单的活着。

         
奶奶做了奶奶了,可她并没有享有儿孙福,年过花甲之年的她每天都去捡垃圾再卖,奶奶喜欢钱,总用一个塑料袋装着她那褶皱得已经破旧不堪的钱,一遍一遍的数,朝霞一遍,黄昏一次,满屋的塑料瓶,除了一个过道跟一张床,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去打工,从小调皮的我总让她操碎了心,一遍一遍扔掉她那捡回来的塑料瓶,偷偷的把她那藏好的钱袋换一个地方让她满屋的找。渐渐的我开始长大了,我也开始嫌弃奶奶了,我觉她不干净,我觉得她掉我面子,我不敢带同学来家里,我不敢在学校的垃圾堆里与奶奶打招呼,年少的我总是那样,伤害着她,还离不开她。然后一遍又一遍的伤害着。

         
人活七十古来稀,但是奶奶的七十就像是稀松平常一样,重复着一样的生活,艰辛,劳累,质朴。奶奶从来没让她的子女养过一天,哪怕是自己生病在床,在我的记忆里,她从来没有生过大病,我想她也不敢生,怕花钱怕麻烦自己的子女。从我离家读书开始,每次的离别她都饱含泪水,每次的回家她都心喜万分,奶奶开始满脸皱纹了,奶奶开始弯腰驼背了,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未曾关注,只觉得她身体硬朗,步伐矫健,口齿清晰。

太阳集团43335.com,       
人们说84岁是人生的一大门槛,过去了便能长命百岁,而她却始终没有迈过去,84岁生日刚过就撒手而去,奶奶始终没在病床上躺过一天或者让儿孙照顾一天,连离去的方式都那样自立。上午还在坐着聊天,下午一个人坐着就离去了,走的如此的安详,走的如此的措手不及,走的如此的决绝。我想这就是我的奶奶吧,一辈子怕麻烦别人,所以连离去的方式都那么与众不同。

         
每一次的转身都可能是最后一面,每一次的见面都用力拥抱。离去的东西始终不能再拥有,逝去的情感只能成为回忆,所以请珍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