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

深圳中学学霸爱情故事刷爆朋友圈(来源:南方网编辑:白家麟
青春的小美好,从人民北路开始
从中学同学到情侣再到夫妻,身上的蓝白校服蔓延为婚纱,这是一种怎样的浪漫?
这样美好的故事日前在深圳老牌名校——深圳中学“上演”。
深圳中学两对校友回母校拍婚纱照,在他们情愫开始地方留下爱情印迹,感怀青春美好。
深圳中学在其官微用《从晒布岭到全世界,致深中的小美好》记录了这两对校友的美好故事,引发大量转载和评价。不少人在为两对新人送上祝福的同时,也点赞深中开放、包容的校园文化。深圳中学校长朱华伟在朋友圈转发该篇文章,并写道:“深中希望每个学生都有属于自己的美好,实现充分而自由的发展。”
当学霸遇上爱情,会产生怎样的正能量?他们为何想到回母校深中拍摄婚纱照,又会怎样评价深中?一起来看看这两对深中校友的美好青春故事。
================= 5月的深中校园 阳光灿烂而又热烈
透过凤凰树的一颗颗斑驳的光影 那些年 堆在课桌上高过头顶的书本
游园会的摊位 一起参加过的竞赛 在教学楼打闹的小时光慢慢浮眼前 ……
深中的小美好也从蓝白的校服蔓延到婚纱 今天的深中故事 从两对深中校友说起——
李始华林晓霞 青春的小美好,从人民北路开始
李始华、林晓霞与深中的10年之约 他因为她的一句话 在高三剃光了头发
她因为他的鼓励 在高三的考试中重新找回信心
李始华与林晓霞是深圳中学2008届校友,从校服到婚纱,似乎从10年前穿越而来,又好像从如今回到过去。
陪你从校服到婚纱,从咫尺到天涯 =================
Q:你们是怎么认识对方的?
李始华:高一的时候我们在B栋6楼上课,不过她在5单,我在6单,当时也不怎么认识。后来高二实行走课制,刚好选到杨昉老师的物理课,坐在一桌,真正认识就是那时候。
林晓霞:当年好朋友住在教工宿舍,我去她那边自习,知道对面住了个同年级的男生,在楼梯口第一次遇见,干净随性,这是对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后来真正认识是在高二杨昉的物理课上,发现他很阳光搞。
================= Q:后来是怎么在一起的?
林晓霞:高三分班考,没考好和他考到一个班了……
李始华:高三刚好同桌,我理科比较好,她文科比较好,大家就互相学习产生了革命情谊吧。最后我们高考都比分班的时候考得好,我当时分班考是倒数100多名,高考正数140名,进步是挺大的。
林晓霞:对,当年我们都还挺拼的,在学校晚自习到很晚才回宿舍。有次他和我抱怨头发要经常剪又难干很麻烦,我跟他说要不把头发剃了省点时间不用打理,结果某天周日回校发现他真的剃光了,我花了好久时间习惯旁边坐了个和尚。光头对比
Q:有给对方写过情书吗? 林晓霞:似乎没有。。。
李始华:我有写过小纸条好吧。
林晓霞:哦,对对对,大约是有一次物理考不好,难过得我哭了,他就写了小纸条安慰我,类似“如果你再哭下去,我就会觉得你很弱智……”的话,那时候我觉得还是蛮珍贵的,所以存下来了几条。
Q:他有做过什么事情让你特别感动?
林晓霞:高中毕业之后的暑假,他就带我去见他家长了,那个时候觉得这个人还是很认真靠谱的。
Q:高中毕业之后是怎么维系感情的呢?

我92年生 那一年高三18岁  张北的天蓝得透彻 风大得渗人
那些年的生活过得简单肆意 ~

图片 1

追忆。林晓霞:我们两个都在广州读本科,但距离比较远,我在华农五山校区,他在中大大学城校区,因为每一次他过来看我都要转三趟地铁,算同城异地恋吧,不过基本坚持至少两周见一次。

李始华:我本科毕业后就在深圳工作,她去港大读研,她读完研我又去澳洲读,好像一直都是异地恋啊。
林晓霞:我要去香港读书、去香港工作,他都超支持的,所以我也很大胆地去做自己的决定。他去澳洲读书的时候,其实我挺舍不得,但也会支持他自己的职业规划。
李始华:对,其实异地没关系的,尤其现在通讯工具那么发达,要随时查岗也很简单啊哈哈。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理解对方的决定,要为对方考虑,为两个人的未来考虑,要有大局观。
Q:为什么会想到要回学校拍婚纱照,谁提这个想法的?

我们这一批学生见证了我们私立学校从巅峰走向平淡,就像我们自己的人生,从张狂的青春走到平庸的年轻。

逝去时光很美好

林晓霞:是他提出来想回学校拍照,我们觉得去海边去山里都不如在深中那么有意义。后来我在深中校友群咨询了一下,有同学帮忙联系上娄老师她们,在这里非常感谢老师们和校友们的支持,完成我们的心愿!

李始华:是的,要是没有深中我们不会走在一起的。而且希望我们的小孩能经常看到爸妈拍结婚照的地方,以后也能考上深中!
Q:在深中,最值得纪念的地方是哪里?
林晓霞:高三2班教室。当时是在西校区6楼最北侧。
李始华:还有晚自习后常去吃宵夜的那家森记桂林米粉,现在还在,我们前几天还去那里吃过。强推炒米粉!
Q:对方什么时候最好看? 林晓霞:笑起来的时候。 李始华:任何时候。
Q:你们眼中的深中是什么样的?
林晓霞:深中自由开放的校园氛围会鼓励学生自主思考,让你真正认识自己,并且勇敢表达自己。
李始华:深中不仅关注学生的学习,更要让大家成为一个“社会人”,要有创新精神,负责任,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Q:你会用一句话什么话来形容心目中的深中?
李始华:最大的感受其实是深中的包容性很强。鼓励学生表达自己,就需要给学生更多的机会和容错空间。我们那时候周边有很多个性鲜明的同学,比如有位同学喜欢研究船和航海,天天在宿舍做船模,现在他在澳洲就做流体力学的研究;还有喜欢编剧的同学,当年深中话剧社顶梁柱,现在也成为小有名气的导演了。
林晓霞:我感觉大多数初中或者高中学校都有个好学生的模板,努力往那个模板去培养。但是深中可以让每个人都不一样,她并不要求塑造一个个模范学生。
Q:在深中有一句话流传到现在,“无论你怎样过,都是一种浪费”,如果可以重回高中,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李始华:真的要好好学习。如果我在高一高二的时候就像高三那样拼,一定会有更好的成绩。作为学生,学习成绩永远是综合素质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现在想想高一高二把学习落下了,还是挺遗憾的。
林晓霞:买房?嗯、如果当年有钱把深中周边的房子都买了就好了哈哈哈哈……
Q:送给学弟学妹的话
李始华:很多事情只要想到,就要去做,不要犹豫,不要懒惰。高中是一个适合创造的阶段,脑子最机灵,离职业方向也还远,不会自己局限自己。上了大学之后,要面临很多选择,有关专业、工作的选择,包括你要选什么课研究什么方向,那时候你也许就没有太多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林晓霞:在高中的时候可以多尝试,去寻找自己适合什么工作和生活模式。不要到高三选专业的时候还不能确定方向,着急起来就很容易就选错。高一高二的时候可以进行一些职业方面的了解,通过各种社会活动和实践去了解自己适合什么,这对以后人生还有职业的选择会有很大的帮助。

我的初中高中是同一所私立学校,初中的时候应该是高中部最辉煌的几年,好多的老师都是从市最好的高中返聘来的,很多学生的成绩也不亚于当时最好的一中,后来我们这届初中生直升本部高中的时候,它就慢慢走下坡路了。大家都说,私立学校的辉煌也就三五年,可惜我们并没有赶上。但是这对当时的我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毕竟美好的是当时的岁月。

那年高考结束后的午后,心里空落落的,匆匆离开校园,告别我的高中时代。

高一入校的时候,被分到了一个成绩很好的班里,不知道是青春期还是本身躁动的灵魂作祟,整个高一一年除了欺负刚刚毕业的班主任便没什么事可做了,年轻的班主任是个内向又有知识的化学老师,听说发表过很多学术性很高的文章,可在当时的我们眼里他只是个口音可爱,裤子油亮,头发冲天,讲课背对着我们的刚毕业的大学生,老远看起来像是个没脾气的火鸡,这个外号是我起的,后来广为流传,想想自己当时真是中二的像个智障。事情的发展并不会像青春片那样,老师和我们尽弃前嫌手拉手建设美好社会主义。高二的时候他便去了总校,走的无声,大概也是烦透了我们。后来总校分校合并,老师大老远看见我们就绕道走了,从没留给过我们说话道歉的机会。他离开之后,文理就分班了,说实话就是他不离开,也不可能再教我们,就凭我们的智障脑子根本学不了理科,再也不可能欺负他,也不会再被他赶出教室写检查,或者大冬天跑操场了。高二,我们就去了张北。就是那个张北草原音乐节的张北。离开那里的第七个年头,让我依然肃穆的是张北的大风,吹起来不近人情,偏偏学校的设计也是十足的诡异,在宿舍和水房之间有一条长长长长的风口,每次去打水就像是壮烈赴死,激动又害怕,害怕暖壶盖子被风吹走,要知道那么冷的大风天去追一个暖壶盖子看起来就像一个球去追另一个球,搞笑又心酸。所以那时候每个人都有两个暖壶,每个人的那两个暖壶估计都不是自己的,因为你顺手拿走了我的,我就只能顺手拿走别人的,高三的顺手拿走高二的,高二的就只能顺手拿走高一的,刚合校的我们必然成了食物链最低端的动物,于是在某个清冷的跑完操的课间就爆发了新旧校区规模最大的一次群架,打到上课铃响都没听到,打到走廊里全是校服撕扯后的碎片,打到年纪主任出来拉架差点被一起打了。那次之后学校并没有处罚我们这些分校的学生,而是让总校的学生写检查,搬教室,接着便爆发了总校规模较大的一次罢课抗议,但是罢课的是男同学,所有女同学都留在了班里,因为她们的地理老师很帅,她们不忍心罢,巧的是那正好是我们班的班主任,一个笑起来很好看的男老师。这事最后就这样不了了之。总校分校也算是融在了一起,毕竟大家都喜欢好看的老师,我们也喜欢他们长得帅的男同学,他们也喜欢我们长得漂亮的女同学。要知道课间操的操场上碰撞的都是青春的荷尔蒙,如果肉眼能看的到的话
应该就是满眼的粉红泡泡在清冷的空气里上升、碰撞、融为一体。那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学校查的也严不让带手机,做的做多的事就是说话,无时不刻的说话,上课和同学说话,熄灯后和室友说话,自习的时候和同桌说话,越不让说越说,以至于现在话越来越少,也是因为没了同桌没了上下铺没了可说的人吧。我们一起坐过的最长的晚自习是从7点到了12点,没人说话,因为那年禽流感,我们学校有疑似病例,市卫生局开车带走了好几个学生,大家害怕,怕自己高烧被带走,也怕身边的人高烧被带走,那一晚待着口罩就那么一直坐着,直到后来老师说都回去吧,没事了。我想他当时应该也害怕,害怕他的学生被带走。疑似病例越来越多,学校被迫放假,隔离了高烧的同学,留下老师为他们送饭,体检的前一天我高烧不退,害怕被留下,可就在体检的时候突然就不烧了,那是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幸运。张北的冬天大概从10月就开始了,秋裤套了一层又一层,我们可爱的语文老师在五月份的时候掏出了他的羽绒服穿上,他说冷不行,委屈的像个200斤的孩子,他讲课的时候嘴呼呼的吐气,就好像动画片里的小松鼠在吹它的松果,我盯着看了一整节语文课,直到他叫我站起来问我
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我说  为什么嘴呼呼的吐气 好可爱  他说你就站着吧 
我当时也是没皮没脸的厉害。

 那一天的告别就像是在说声再见,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到母校去看看了。以后提及母校,在心中都是很温暖、美好的回忆。校园里花开了,又谢了,叶飘零了,又长出来了,草枯萎了,又新生了。一年又一年。时光在走,我们走了,学弟学妹,又升了一级。不变的是老师们,循循善诱,一届又一届,又开始带领新的学生走向新的征程。

我们高三那年,学校把我们单独放在一个楼里,说是为了让我们安静学习不被打扰。于是那栋楼只有我们,可动静远远超过高一高二那栋楼,不知道后来学校有没有后悔单独安排我们一个楼。我看过的所有有关高三的电视电影都是大家埋头苦读,奋力拼搏,可是我们没有
平静就像在读幼儿园,上课睡觉,下课吃饭,午休打闹。没有用功读书,反而玩起来像个高三的学生
没有明天 
天天专注于用壶盖泡面,听特别爱打扮的历史老师说她嫁的多好,听穿红背心却非要套白衬衣的政治老师反共说他绝对不入党,听拿走我小丸子不给我的数学老师上课哄学生只要不说话就给他买糖吃
听一个神奇的姑娘说G8是八国联军,那时候可能是真傻吧。后来天天早起起来背书毕竟要高考,虽然我没什么感觉,但是周围的氛围越来越紧张,好像这真的是件重要的事。于是每个早起的凌晨,走在黑漆漆的去教室的路上,除了黑乌鸦叫就是黑乌鸦叫,可能他只是提前告诉我们青春要落幕了,过一天少一天。过了这段别人觉得我们好用功可实际用没用功只有自己知道的阶段,便没有老师再生硬的管教我们,高一高二的学生看见高三的都绕道走
其实当时的我们才心虚 借个胆子都不会去招惹高一高二的 
因为从那时开始所有人已露成年人姿态,不再抱团,不再相信,往后的岁月回忆起这段时间总是觉得单纯,然而身处当时太多想法作祟也未必真天真真纯洁。

图片 2

大部分人的高中应该都是这样平淡无奇,没有余淮 没有耿耿
没有耿耿于怀的挚爱,没有撕逼,没有炫富,没有时代姐妹花的矫情,身处高中生活的每一天,都想着赶紧结束它,想着走出校门,生活真的可以像电视里演的,风花雪月,壮志凌云,谈笑间樯橹飞灰湮灭,可惜工作的第三年,胃都不饱难思风月,壮志难有只剩做梦,谈笑间房子倒真是会被房东收的一无所有。今年是99年学生的高考,当年被称为脑残的90后让出了青春的最后一块阵地,那场叫做青春的战争,90后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全军覆没,然后相继奔向另一个更大的战场,不经意间回首,看见一个两个已经倒下,一个两个已经停在原地,然后佯装自信接着走下去。唯一不同的是那时我还知道三年就是尽头,现在我不知道尽头在几年之后,而我又会阵亡在哪一年。

大学的时光,有点迷茫,不知所措。没有人会告诉你你要做什么,你该做什么。有时候突然很怀念那年我们高三,我们埋头于书本中为梦想努力奋斗的日子。那时候我们所有人的目标就是战胜高考,迎接自己梦想胜利的曙光。那时候我们没有与手机相伴,课堂上更多的是渴求知识的眼神,是老师一遍又一遍用粉笔写满了整个黑板的板书。那时候他们讲的很慢,很清楚,一遍又一遍的问着我们这个知识点懂了吗?如果我们摇头的话,他们会不厌其烦的讲着相同的知识。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黑板后面的倒计时距离高考越来越近了,老师的鬓发也多了一缕缕。

 今天的我,感恩他们。虽然我不是让他们值得骄傲的高材生,今天的我也只是在一个普通校园里的普通学生。但是他们在高中教会我许多,知识只是那浩瀚宇宙的点滴,我懂得了为人处事的方法,要学会做一个善良的人,我们要常怀感恩之心。他们以自身为例子,给我们做榜样。忘不了,那年高三,那天最后一节物理课老师的道歉,他说,他对不起我们,没能把我们教好。他是个很负责的老师,后来因为生病请了几次假。听着他的话,后来我们都哭了。我们说,是我们对不起他,是我们不该学不好物理,是我们错对了他的辛劳。那一天,我们要离别了,我学会了担当。

我忘不了那些过去的旧时光,有人说,上了大学的我们像老人一样,爱怀旧。有时候会突然有点冲动,想重拾流年。有人说,那些美好还是留在过去就好。有些时候真的回去了,就没有感觉了。

高中就像一个时光机,我们突然就相遇了。然后还没来的急说再见,就匆匆挥手别离了。

高中最好的闺蜜叫小梅和小晴。那个时候相识真的是缘分。那年刚刚踏入一个新的环境,心里既有几许期待,又少不了带来陌生环境的不安。军训的时候,一群志趣相投的人聚在一起,或者之前就是校友的同学聚在一起,我感觉就是在人群之外,不认识大家,也不知道讲些什么,突然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小晴,她也和我一样,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的影子。很想很想跑过去和她讲:“我们交个朋友吧”,可是心里又充满了纠结。那个时候缺少了就是踏出去交个朋友的勇气。但是似乎真的是心有灵犀,她也是看出了我的善意,然后跑到我面前讲:“我们交个朋友吧”然后的后来我们就形影不离了。她是我们高中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我和她的故事很长很长。我们说好以后有机会一起去踏踏丽江的景,一起做个无畏的女子去闯闯世界。我们两个就像个傻瓜一样称呼彼此:“妞,在吗,爷来了?”我会在她不开心的时候喊着:“来,爷,给妞笑一个”我们会在一起牵着手,在仅有的闲暇时光在校园里漫步,会倾听彼此讲着未来的期许。

图片 3

回忆有时候就是那么简简单单

时光走着走着就没了。愿我可爱的菇凉,未来没有我在身边的日子,开开心心的。

小梅是个很外向的女孩。她是我们的高中的第一个同桌,后来同桌换了那么多次,我们没有在做过一起,但是变成了渡过高中时光的好友。我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她是个有故事的人,我爱听着她的故事。她讲她的高中那些哥哥们,那些大兄弟们,看她笔下勾勒的很美的人物,爱听着她唱歌,看她演绎青春的美好。

图片 4

看到那些年的照片,甚是想念

高中那年,我们青春正盛,这年,我们风华依旧,那年,我无比憧憬大学,这年,我无比怀念那年。

 频频回首母校的往昔,风景很美,宜人悦目,但是老师更美。一日又一日,播种知识,教化学生的心灵。我们学着成长,我们走向远方,但我们忘不了母校的点点滴滴,忘不了恩师这份浓浓深情。

遇见你们真好!给青春谱写了华丽的篇章!若干年后,频频回首,发现我的青春,我的回忆,甘之如怡。

图片 5

遇见你们,真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