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咖啡味的_感人的话_好文学网

爱情是咖啡味的

梓沐,你知道吗?曾有多少时刻,我都为你流过眼泪,无论是伤心时还是快乐时;也无论是欢聚时,或是离别时。我总是用眼泪来清洗一下我们逝去的记忆,以便以后追忆时没有悔恨。但后来我才发现,眼泪流尽了记忆,反复寻觅,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那棵稚小的桑梓树了。我好想知道她去哪了。

时间:2016-06-08 20:10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梓沐,从你告诉我:‘倘若我们之间没有冥羽玄,一定会在一起。’这句话时,我就悄悄地流下了不睁气的眼泪,并且,从那一刻起,我决定,我只为你一人流出爱情的眼泪。

“静谧,你的咖啡。”

那日,我邀请你,冥羽玄,轩辕波去吃饭,只是想将我们之间的矛盾说清楚,闹了这么长时间,想必大家都累了吧!我记得你的回答是:如果玄去,我一定会去。我的心痛了,因为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之所以找你,就是想让你去劝玄,可你却那样回答。于是,下课后,我便立刻去找玄。

“谢谢。”静谧捧着咖啡杯,专注地盯着。

我告诉他想请他们去吃饭。果然不出我所料,玄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你在看什么?”凡不解地问。

“为什么呀?”我伤心地问。

“你没感觉到吗?咖啡杯的心一旦被冲散,它便会冷却,便会流泪。”静谧若有所思地拾起一滴水珠,盯着,流下泪来。

“学习紧张,我没有时间。”玄爽快地回答。

“你怎么了?”凡急忙替她拭去了眼泪,“遇到什么事了吗?”

“我怕原因不会这么简单吧?”我不甘心地追问。

静谧没有说话,反而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问道:“凡,你爱我吗?”

“是的,你知道,我和波呆不到一起。”

“当然,你是我的天使。”

“正是因为我们现在呆不到一起,我才想请客,让大家把话说明白,从此将心中的矛盾挑明。”我回答。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我是说永远,你会伤心吗?”

“还是不可以,放暑假吧,我现在没时间。再说了,梓沐也不愿意去。”玄坚定地回答。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说话怪怪的。”

“那好吧!”我默默的伤心离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知道吗?梓沐,那天已经是放假的前一周了,我知道,如果不能将我们之间的矛盾说清,可能这将会是我们大的遗憾,我还知道,放假后,想找到你,是不可能的。

“我不要伤心。没有永远,我会一直去追,追到筋疲力尽也好,但我一定会追到你的。”

那天晚上,玄因为有事,没来找你,我代替了玄,陪伴在你身边。你我站立在阳台上,眺望着远处盏盏路灯。许久,我俩未说话,后,还是你先开的口。

凡不明白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但他的确看见,她手中的咖啡杯正在慢慢冷却,水珠一颗接着一颗滚下。没错,它是在流泪。

太阳集团43335.com,“紫缘,为什么你总不会笑,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你才会笑?”梓沐问我。

静谧忽的站起,低沉地说了句:“我要走了。”

“当我们的关系好后,当你我可以在一起时。”我回答的是那么顺口。因为,这句话埋藏在我心中已经许久了,终于有机会说出口了。

“去哪儿?”凡越来越感到事情的不妙。

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眼中的泪水,我的心真得好痛。

静谧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地走。

你一点好脸色也未给我,生气的喊到:“紫缘,我说过,只要有玄在,我的心永远不会装下他人,你为何还要如此痴情。你知道吗?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主要的,是我接受不了你对我的太好。你还是现实一点吧!”

“梓沐,已经四年了,四年的情分,你想我几天内忘记,这怎么可能。就算是我在欺骗自己,我也甘心,我不想接受这个现实。”我几乎快要哭了。“

梓沐站在一旁,她和我相视着,许久,我们没有说话。静静地感知着对方的心跳,是那么得急促。

许久后,梓沐竟动手打起了我,一开始还很轻,慢慢的她加重了。我突然感到有点受不了了,但依然坚持着,不肯还手,也不躲闪。

她终于停手了,”你为什不躲开?“她问我。

”我不配躲开,你爱打打吧,这是我欠你的!这是我应该承受的!我没有躲避和还手的权力。不过,这是后一次了,你尽情地发泄吧!以后,若再这样,我可就要还手了。“我伤心地说。

”以后?你舍的还手吗?“梓沐问到。

我低头不语。心里想着:日后,她再打我,我会还手,这怎么可能?让我去打她或是骂她,我倒不如直接去打自己。去骂她,我心怎舍得。只是我感觉得到,今晚的气氛凝重的似结了冰,不会有好事发生,我才那样说的。

梓沐又开始发泄了。这次,她下手是那么的重,我几乎快承受不了了,但我依然坚持着。因为,这是上天对我这个不知情为何物的痴心男孩的惩罚。

梓沐,那一刻的痛,它不算什么,将其与我们之间的心灵之痛比起来,它微不足道。

梓沐打了我许久。仅管旁边还有许多人看着,她仍是那么得不留情,许久后,灯灭了,所有人都走了,在那黑暗中,独剩我们两人,伫立在那里,相视着对方,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我们看不到对方的脸,却可以感觉到对方的眼泪早已流了下来,可以感知到对方急促的心跳,可以感受到对方脸上的那一丝丝忧伤。

站立了很久,我和梓沐相视着对方,不再言语,也不动,仿佛两棵耸立在无风雨天空下的参天桑梓,默默相视着对方。

当然,我们也不需要说话,四年的情分,早已有了默契,看着对方那一抹微弱的眼神,我们便可交谈。

然而,直到那一刻,我才看出了她的悔恨与伤心,看出了他难以下决定的心情。

许久许久,不再说话,直到离开时,也未说过一句话,很快我们便各自回宿舍了。我很惊讶,梓沐竟没向我提出做陌人。我知道,这是迟早的事,可能是她现在没有理由吧?也可能是她心中的悔恨在作怪?

那一夜,我失眠了,一个人在床上睁着眼睛盯着黑夜,我反省自己,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我感觉得到,那一夜,你也未眠,你在想什么呢?

也许,你在想:为什么丘比特的箭会一箭双雕,让你不知如何选择?

也许,你在想:为什么月老的线会有分支,让你不知该让谁幸福?

而此刻的我,所想的是:为什么爱神不能来我身边?为什么周文王不能带我离去?让我永远沉睡,变为睡神,在现实中得不到你,就让我永远在梦中陪着你吧?

可是,上天却不知情,它不知错,只知缘,却不知缘有时候会不知分在何处。

终于,你告诉我,从此做陌生人,我泪流了,而你也眼红了,你伤心地告诉我,希望我离开你后,能忘记你,能找到新的爱情,以后能开心的度过每一天。而我坚定地回答:肯定。

事实上,我只能为你做到后两项。

我想你一定想知道原因吧?我告诉你:从我第一次为你流泪,从那晚的交谈之后,我便决定,纵使你不喜欢我,我的心永远是你的,永远。因此,我不会再为其女孩流泪了,她们与我的相聚与离愁对我来说,已装不进心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