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与女子_现代诗歌_好文学网

烟雨迷蒙 乌鹊桥头醉香风

女子如春天一般美丽。温柔婉约,面若桃花,倾国倾城。她从江南烟雨款款走来。她穿一身薄薄的红裙,画一柳叶眉,涂淡淡红唇,貌似西施。执笔挥洒江南如画,挥笔泼墨细雨润荷塘,桃花笑春风。

当春风又绿江南岸,她独自一人漫步在江南河畔。想起那些回不去的往事,该是怎样的心情。往事如烟,昔日的柔情蜜意如今已成了凄凉岁月中的一道深深的伤痕。如今泪如雨下,真心相待,却怎么也换不回他那颗渐行渐远的心。君若相依,她便相惜。君若无情,她便无义。“古越,以后我只为你一人铸剑,我们一生一世一双人,浪迹天涯。”这早已是旧时的美好了。那些让人感动的过往还如同昨日,缘尽了,人散了。夜里相思寸断肠,君却不知皈依意。
也许她从一见他开始便知道他有一天终会离开,因为他是古越,一个玉树临风,放荡不羁,放纵多情的剑客。他生命里遇到了女子太多,与他相遇的女子无一不是绝色佳人。而她不过一个风尘铸剑师,或许他不过一时兴起,当一朝惜别,便从此形同陌路。往日的情缘就像那昙花一现般,怎也挽不回那时的惊艳、流年。浮云一朵,风一吹便消失了。她浅浅一笑唱到:[太阳集团43335.com,Winky诗_江南伤歌词]
长亭晚花只开了一半 秋水寒人影惨斜阳中谁在轻叹 倚栏杆回忆中的呼唤
刻在心上是谁故事的遗憾 寂寞走江南 不见当年相思畔 你和我的羁绊
醉在巴山夜雨寒 青丝白渐染 曾经年华如云散 回首再不见当年 对江南伤叹惋
夜雨迷茫泪水凄婉有谁能来陪我唱 再唱一首江南把你紧紧锁在我心怀
江南烟雨多愁泪水粘蝶在那花丛间 多少烟雨多少歌舞不休秦淮河岸踏歌醉如仙
寂寞走江南 不见当年相思畔 你和我的羁绊 醉在巴山夜雨寒 青丝白渐染
曾经年华如云散 回首再不见当年 对江南伤叹惋
夜雨迷茫泪水凄婉有谁能来陪我唱 再唱一首江南把你紧紧锁在我心怀
江南烟雨多愁泪水粘蝶在那花丛间 多少烟雨多少歌舞不休秦淮河岸踏歌醉如仙
夜雨迷茫泪水凄婉有谁能来陪我唱 再唱一首江南把你紧紧锁在我心怀
江南烟雨多愁泪水粘蝶在那花丛间 多少烟雨多少歌舞不休秦淮河岸踏歌
夜雨迷茫泪水凄婉有谁能来陪我唱 再唱一首江南把你紧紧锁在我心怀
江南烟雨多愁泪水粘蝶在那花丛间 多少烟雨多少歌舞不休秦淮河岸踏歌醉如仙
此恨绵绵不知多少年 夜雨迷茫泪水凄婉有谁能来陪我唱
再唱一首江南把你紧紧锁在我心怀 江南烟雨多愁泪水粘蝶在那花丛间
多少烟雨多少歌舞不休秦淮河岸踏歌醉如仙
世间有太多红颜薄命,情深不寿。冷静如她,坚韧如她,可是他让她等得太久了,她的心也累了。于是,选择了亲手将自己送入炽热的剑炉中,那一次便是她美的一次,她一袭红色长裙,青丝上挽着一条朱色的流苏,细长的柳眉下,是一双泪盈盈的美目,红唇紧紧地抿在一起。她走了,去追随那飞蛾扑火的爱,那以生命为筹码的爱,那令人心碎的爱。爱情来了,她便去真心相待,爱情去了,她也为爱做出了一切。从此她便不会有相忘于江湖的相思之痛,在剑炉里化为剑的魂,没有太多的纠缠,没有太多的痴愁。魂入剑灵中,千年守望君。
他已然阅尽世事的沉浮,他变得冷静收起了自己的放纵多情,退隐江湖,去江南寻她。去了她的剑庄,才知道自己竟伤她如此深。剑炉内有一把玄红的宝剑,他便拿起她消失了。叹只叹他太过风流,叹只叹她太过执着。
许多年后,岁月苍老,江南河畔,琴音袅袅,青衣男子将剑放在石凳上,自己把酒临风,此时的乌黑发,已被岁月的雪染白了。那些年的年少轻狂、放荡不羁早已在她走的那一天,便带走了。只要有路人打扰她俩相处,他绝对不允许。宝剑出鞘,必定血红。他温柔的说:红玥,我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我定不会食言的。
两人真心爱时晚了,没关系,只要你敢随着她去,便能在黄泉路上相遇。
他微微闭上眼,浅笑如水,自己用宝剑刺入心脏,紧紧地握住宝剑,一头朝地上倒去。他的血流过了地方,都开满了红而妖艳的曼珠沙华……

旧事如风 雨过天青梦空空

她有着春风一样的心事,春花一样的年纪,春雨一样的心灵。烟雨古城,走来这样一位淡淡素装的女子,风情万种,温柔似水,笑颜如花。捧一本书,书中故事千回百转,却转不过依人的春色入眼,春韵入心。

香腮酡红 打翻胭脂醉花容

春风轻轻撩起她的黑发,柔发飘动,如丝丝柳絮随风飘舞。心随着风飘过点点心事。独倚栏轩,心事如春,春雨化心。那一层层花事,浮起了依人多少柔情往事。错过了春天一样的恋情,却盛开了心中如春的文字。文字里,花开满园,天蓝蓝,水清清,盛开的心事如红花一样灿烂美丽。

天意捉弄 只恐鸳鸯梦匆匆

文字于她,是春风中的精灵,是蓝天中的白云,是绿水中的天鹅,是细雨中的清凉,是红花中的妩媚,是爱情中曾经的凿凿誓言,甜蜜温馨,是爱情的怦然心动,是烟雨中离去的那个高大提拔的身影。

你不懂 江南烟雨风情万种

女子如夏天一般火热。性情直爽,心态乐观,笑若阳光。她从热带雨林中走来,来到江南烟雨地。她穿一件白色的确凉衬衫,一条蓝色牛仔短裤,戴一顶咖啡色帽子,貌似年青时候的林青霞,一脸的阳光,一脸的朝气,一脸的笑傲江湖。

细雨绵绵雨打初荷瓦叮咚

她有着如莲一般的心事,荷花一样的年纪,阳光一样的心灵。来到烟雨古城,依人将她的火热的心融入到淡淡的空灵与飘逸中。捧一本书,坐在荷塘的旁边,看接天莲叶无穷碧,赏荷花的娇羞多姿,嗅淡淡荷花香.

你不懂 江南烟雨风情万种

荷花开得旺盛,开得热火朝天,开得如依人水晶一般的心灵。那年,依人在江南烟雨中遇到那双如她的心一样热情的眼睛,给她的心,引起了一阵阵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共鸣。在山山水水间,留下了它们拥抱的身影、火热的吻、浪漫的足迹以及点点如莲的回忆。盛放在烟雨中的爱情,如荷花一样年轻一样红润,一样醉人醉心醉情。

春风化雨杨柳依依云相拥

文字于她,就是那朵荷花,那朵夏风细雨中的荷花,在曾经的美好中回忆过往的缠绵,只如初见的美丽,阳光下花朵的晶莹剔透。写下自己的故事写下初见的怦然心动,写下缠缠绵绵走天涯的共醉时光。

女子如秋天一般忧郁。柔弱敏感,泪如秋雨,心若浮萍。她是典型的江南女子。穿一身紫色长裙,撑一把油纸伞,在悠长悠长的雨巷中幽怨徘徊。是啊,她是戴望舒笔下撑着油纸伞的女子。真的有这么一首诗,是专门为这样的女子而写的。

她有着林微因一样的才情,有着张爱玲一样孤独的心灵,有着三毛一样执着的爱情。秋雨,飘飘洒洒,落在她的脸上,她撑着一把伞,走在江南的雨巷中,如雨的心事飘落心间。沧海桑田,哪敌得过忧伤的往事;过眼烟云,哪盖得住过女子诗人一般敏感而美丽的心境;悲欢离合,
哪胜得过女子心中那一丝惆怅的高傲。

灿烂的烟火,昙花一现,在风中,在雨中,在火红的枫叶中。饱读的读书,忧郁的才情,隽永的文思,化作笔下一个个秀丽的字眼,化作一个个意味深长而悲伤的故事,化作一首首秋天里美丽而充满灵性的诗篇。

女子如冬雪一样清纯。冰清玉洁,面若梨花,心若飘雪。冬天,江南也下起了大雪。北风呼呼地吹,吹得漫天雪花洋洋洒洒,见不着天,也见不着地。身穿一红色大衣,冻得红通通的脸颊,深黑色而有神韵的眼珠,如雪一样的肌肤,如雪一样的心灵。

她有着雪一样的心事,有着红梅一样的坚强,有着雪飘然的情怀。她脖子上的围巾,是白色,雪一样的白色。这条围巾,曾经牵起两颗纯洁的心灵。在彼此心意搭起一座彩虹般的桥梁。下雪了,两个人围同一条围巾,一双手套,一人戴一只。两个人一起坐在屋顶上看雪,诺言如雪,心如雪;泪眼如雪,伤如雪。

靠不近,曾经的美好;伤不起,曾经的誓言,只留下悲伤而美丽的回忆。往事如霜,情如梅,在悲伤中看到了楚楚绽放的红梅,那样红润,那样灿烂,那样耀眼!是血的颜色,除了水,人还有骨血。怕什么?!曾经的离散,曾经的伤害,早已随雪融化,看到是离视线越来越近的红梅,总有一天,别人在她眼中看到的除了雪一样洁白的心灵,还看到那火红的梅花,燃烧,燃烧,再燃烧!

文字于她,是漫天飞舞的大雪,是那条温暖的围巾,是那朵眼得像血的梅花。文字,已然入了她的生命,在心中下着如雪文字,下着美丽的雪景,下着手套里的曾经,下着那又远又近的红梅。

女子很美,美如春夏秋冬;文字很美,穿越春夏秋冬。女子在着说不完的故事,便用文字,记载春花秋月、感怀烟火岁月、感叹悲欢离合,感受美丽伤感的花事。

文字在女子笔下,就是如花开倾城的春天;就是美丽如莲的夏天;就是惆怅若雨的秋天;就是洁静如雪的冬天。文字,就是春里的柔情;就夏天里的醉人时光;就是秋天里的隽永文思;就是冬天里的曾经温暖守候。

文字,在女子心中,是一朵红花,绚烂了岁月;文字,在女子心中,是一朵荷花,馨香了心灵;文字,在女子心中,是一把油纸伞,遮盖了惆怅;文字,在女子心中,是一朵红梅,点缀了漫天大雪。

当那些美丽的女子,用文字描绘春夏,泼墨秋冬,用文字刻画心灵深处美丽的感觉,用文字挥洒如莲心事,那么,文字便是她们生命中的美丽花朵,便是她们故事收藏深的地方,芬芳了她们整个生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