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村口杏花儿开 _原创歌词_好文学网

太阳暖,百鸟儿欢,那时春又来,

春至,大地上的花朵渐次开放,而生活在临夏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与这片土地染成一色,融为一体,也像一朵朵花儿,怒放一袭暗香。

      一剪春风里,何如踏青去

田间地头小路上,那时两小无猜。

于是,一个个与花儿有关的日子,令人那般惊喜。

    春天来了。

草芽儿绿了,杏花儿开了,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之时,要么是雨雪霏霏,要么就是灰蒙蒙的沙尘天气,令小城的一些花事变得短暂而又措手不及,一场春雪、春雨,一些花儿的花期就缩短了一半,静悄悄地绽放,如若不细心点,会与那些花事擦肩而过,想要静下心来欣赏时,已时过境迁。所以一定要追着赶着,才能将那黄灿灿、红艳艳的明媚小城之春收入眼底。

  风已渐暖,柳柔莺飞草芽绿,着我春衫踏春去!

花儿红晕满两腮,口却没有开。

不过,也无须遗憾,因为接踵而来的花事,让春的魅力依旧夺目。

     
春风隔窗望,阳台上的春天是春困与春愁。春风轻拂面,路边的春天是一树新叶。春风皱池水,水中的春天是鸭已先知的暖意。春风笛声远,夜幕中的春天是星满穹窿。

时光流,四季儿转,此时春又来,

蒲公英,算是小城率先感知春的生命,黄色的花朵,在青草芽间很是扎眼。因风而至,落地即生,庭院角落,田间地头,凡是能生长的地方,蒲公英一点也不谦让,充满朝气的黄色花朵被茎秆顶着,四时皆有,灿烂不在话下,正应了其花语“停不了的爱”。

    无处不在的春天,独爱山野。

田间地头小路上,时光却已不再。

太阳集团43335.com,探春将小城春天的讯息,也在心思缜密地传递,淡淡的花色,暗自传递给眼尖的人。若经过探春身旁,即使你不在意,压根没有看到花儿,可是那蜜一样的香甜味儿,会扑鼻而来,令你不由得张望、寻觅。

  山野春来早。

草芽儿又绿,杏花儿又开,

喇叭状的花儿,是不是为了唤醒春天呢?否则,为何探春、迎春、紫丁香的花儿都是小小喇叭样的呢?专注地对着天空,对着春日的蔚蓝,对着暖阳,对着春色满面的人儿,是否在遥想吹一曲关于温暖的歌谣呢?

   
想起去年春天摘的野菜:小蒜、荠菜、水芹菜、园叶菜,树上采的榆钱、洋槐花、花椒芽,清香犹在唇边呢。想起路边星星点点的野花,无数药食并用的野草。想起采回来的花儿在水瓶中让屋子几天里都充满着清香。哦,还有从小溪里抓到的蝌蚪、小虾、小螃蟹,那黑的如同孩子眸子的蝌蚪,在瓶子里养到长出两条后腿,只是个子实在是小…
… …

花儿娇美的姑娘,不知你何在?

花的心情,风知道。而小城的人,对于春天天马行空的心思,对春蓄谋已久的欢喜和信马由缰,是舍不得奉送的。

   
就是喜欢植物,喜欢安静美丽的花,喜欢大自然中的一切,觉得那一切无不美好,都有生命。

是否还在那树下焦急的等待?

眯着眼,心才能满满地装下整个喧闹的色彩,挤挤挨挨的黄色与嫩嫩的玫瑰红,与淡淡的粉和雪青色相比,浓淡相宜,热烈与安静,昭然若揭。可是,嘤嘤嗡嗡的蜜蜂,恰如其分地勾勒了春色,那些花儿,因为有了喜忧参半的春风,有了蜂,活灵活现在视野里,再惆怅的眼神,也无法拒绝那份灵动。

   
邻居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把一大片肥沃的园地种了乱七八糟的并不名贵的花花草草,“种菜不是更好?可以吃多久啊?”是啊,种菜真是个实惠的打算,一样可以体会到从芽儿的欣喜到果实的满足。可是,哪里有比看一种美丽从无到有、从生到逝更快乐的呢?“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快乐更是附加的收获呢。我家的吊兰与鸢尾花,几年来已经赠人无数,现在依然在快速的蔓延,因为我喜欢人家分享我制造的美丽和快乐。

是否花儿沾笑靥?花韵染两腮?

穿城而过的小河,虽态势不大,却让熙攘的人完成三月去看鸟的约定,看鸟,喂鸟。鸟儿一点也不吝啬,振翅、起跳、盘旋、凌空、掠水而过,凡是自身拥有的身姿,皆一览无余地让赏心悦目和惊叹在河边荡漾。

   
华丽的音乐喷泉,哪里有从山腰潺潺流下的一股清泉来的清新美丽呢?高档的椅子,有那些原木钉制的凳子、马扎质朴亲切?我喜欢用剥去树皮的木棒钉成的花盆架,胜过于家具店里买来的雕漆的花架;喜欢一株山上带回来的山丹丹花,胜过硕大鲜艳的大丽花;喜欢山上层层叠叠的乱石胜过公园里的假山…
… … 大多数人工的、人为的东西,都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罢了。

那些飘落的花瓣儿躲也躲不开?

欣赏须要刻不容缓,否则那些鸟儿在一夜之间会离开,飞向心仪之地,唯有来年,方可相聚。

   
山野春浓。想让草汁染绿鞋子,想让菜花的花蕊染黄衣裙,想在春风里吹响柳笛,想听飞鸟掠过留下的鸣叫,想看杏花开遍山坡,想在梨花的雪白中寻找绿芽,想把青草的嫩茎咬在齿间,想在碧绿的田间放风筝,想抱着满怀的野花回家…

那些美好的记忆,是否还在你心怀?

日子,眨眼间让桃杏的花儿也洋溢出多姿的丰腴。

    一剪春风里,何如踏春去?

那些美好的记忆,是否,还在你的心怀?

“花萼相承二月时,深红浅紫总皆宜。”杏花是不甘寂寞的,争春的心情令人敬畏。东乡唐汪川的杏花,与那红塔寺相映成趣,成为唐汪川的一张名片。多少赏春的人儿,在花海中定格心仪的瞬间,岁岁年年,那是何等的快意!老树闹春,发黑的枝干,浅粉和深粉色的花朵,将遒劲一番渲染,状态各自,迥然不同,都努力在春日抒发情愫,很知足又很执著。

桃花挂在枝头时,才慢腾腾地与春叫板,也在冬麦苗儿青青的摇曳间,喷薄而出,自成一景,独有的感觉,恰到好处地涂抹了春光。

梨花与杏花相比,板型大点,梨与杏子本来有别,花朵自然大小不一。杏树枝头发红,有点紧凑时,绿叶也已伸开臂膀了,而树底下已经陆陆续续落地的花瓣,点缀了视野。梨花就不一样,花儿怒放时,绿叶也挤挤挨挨的。若细看,那细密的花朵间,嘤嘤嗡嗡的蜜蜂,早就按捺不住而沉浸其中。

花儿竞相开放后,牡丹才把那娇羞的容颜示众,万紫千红,百态千姿,馨香袭人。细思,唯有小城的牡丹,才似武大校园的樱花,甚为抢眼,只要有耐心等待,须有春日暖阳足够的热度,花中之王才会芬芳无比。

日子,在花开花落里,丰盈了美,稍稍留心就会发觉。稀稀拉拉的冬油菜,个头不高,但花朵一点也不逊色,一抹明媚的微笑,黄色的花朵,一下俘获目光和心情。油菜花儿开得正美时,放蜂人从四方赶来,让那一箱箱蜜蜂尽情忙碌,蜂人的眉眼比油菜花儿还美。

不可比拟的美,在田野里,让土地饱满的生命,一片纷繁。

核桃花是一些下垂的花絮,绿色的柔荑隐在核桃叶下,毛绒绒的,大概是白杨树之花的姊妹。核桃花絮与所有高田作物的花儿一点也不一样,绒绒的,细细的,像葡萄串又像紫藤花,又如毛毛虫般垂挂在树上,也在农人眼里挂上了希冀的微笑和向往。于是乎,栽植了核桃又有了经济效益的积石山等地,又是一道风景。

枣花是最有个性的,当所有高田作物的枝头都摇晃着青涩的果实时,她才羞答答地从梦中醒来,随着叶子的舒展,小米粒一样的细碎花朵,藏在叶间。

小城春色渐暖,河州的花事,一点也不懈怠,竞相绽放。其间,还有一种花儿,被静候的花儿,多少年来盛开在祖祖辈辈河州人的心底,隐秘地怒放在四季的花儿,则是流转在歌喉的“花儿”。作为有“中国花儿之乡”美誉的河州,那流传在山涧,响在山野的歌谣,让小城的邻里之间亲密无间。“莲花山花儿会”“松鸣岩花儿会”,以及农历四月初八、端午节、六月六,已是约定俗成的日子,凡是生活在河州大地上的人,不管多忙,不管多远,都会不约而同地从四方赶赴而来,听“花儿”,唱“花儿”,赏“花儿”,沉浸在美好之中。关于“花儿”的一场盛事,在至多三日的热闹后,又归于平静。那些一年只打开身体一次,任“花儿”无孔不入的农家,又俯身躬耕,以自己独有的方式,沉入自我的态势,在大地上谱写属于自己的“花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