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式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如果美国和欧盟国家的国内法没有作修改,则是否给予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仍然从属于它们国内相关部门的行政决定,而不是时间一到就自动获得。

美国正式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据美国《华尔街日报》11月30日报道,特朗普政府已正式拒绝中国根据《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议定书》第15条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的要求。

3月25日,欧盟作出对从中国内地和台湾进口冷轧不锈钢板征收临时反倾销关税的决定。同时,欧盟钢铁工业联盟正处于对中国钢筋产品提出反倾销申诉的准备阶段。  一些人士认为,欧盟等对中国持续不断的反倾销、反补贴等调查,和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迟迟没有被承认有关。  中国一直努力让更多的国家承认其市场经济地位。近年来,这个话题不断升温。尽管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表态承认,但欧盟和美国迟迟不予承认。  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时,美国和欧盟等发达经济体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理由是中国的国内价格是由政府机构和政策设定,而不是由供需力量决定。中国的入世议定书中因此包含了一条确定补贴和倾销时的价格可比性的条款,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如受调查的生产者不能明确证明生产该同类产品的产业在制造、生产和销售该产品方面具备市场经济条件,则该WTO进口成员可使用不依据与中国国内价格或成本进行严格比较的方法。  而在以往案例中,只要选择第三国价格,大部分中国企业都被认定是倾销或倾销幅度过大,而这有很大的自由性和随意性,中国产品得益于低劳动成本的价格优势,在WTO成员裁定“中国企业是否在反倾销”时,这一点被抹杀得干干净净。  正是这一条款,使得其他国家针对中国出口产品发起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中,依据了歧视性的标准。  中国的入世议定书规定,该条款在中国加入WTO15年后,即2016年12月12日后终止。在专家看来,这一条款失效后,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是否被承认已经没有太多意义,但是这一条款的失效也并不意味着中国就不会再被其他国家发起双反调查。  欧盟不会自动承认  3月17日,欧洲议会议长马丁·舒尔茨访华期间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与中国领导人的会晤中谈到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  2003年6月,中国政府正式向欧盟提出,由于中国经济市场化的程序提高很快,希望欧盟立即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并提交了一系列文件,以证明中国的市场经济情况。此后,中国多次提出这一要求,不过,欧盟评估一直认为中国尚未满足所有相关标准。  “市场经济地位”是一个经济学上的名词,它表示一个国家的市场经济的状况,按照一个国家市场经济在全国经济中的重要性,以及国家政府对于经济的干预程度,一般可区分为完全市场经济国家和非市场经济国家。  一直以来,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中国加入WTO满15年,入世议定书中的第十五条第二款终止后,中国将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  2014年12月13日,欧盟委员会前主席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表示,中国现在并没有满足所有的标准,比如上市公司的一些要求,国家的一些干预,还有一些决策等等,并没有满足完全市场经济的要求。  欧盟驻华大使史伟(HansDietmarSchweisgut)表示,欧盟要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的程序是,欧盟委员会需要提出议案,然后欧盟理事会和欧洲议会通过议案才可以。2016年以前,这个程序不会改变。  荷兰驻华大使馆公使杜安德(AndréDriessen)表示,中国是否被承认市场经济地位是个技术性问题。“如果中国满足条件,欧盟就会承认。欧盟现在对这个议题有很多讨论,都是些技术性问题。”  在多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都放话要尽快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是多年来从未真正承认。  中国是美国和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且贸易额不断增长。  市场经济地位只是个鸡肋  中国世贸组织[微博]研究会研究部副主任、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博士后杨凤鸣表示,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承认与否可以看作是一个技术性问题,但是同时也可以说是一个政治性问题。  “按照《中国议定书》第15条(d)款的规定,中国加入WTO之日起15年后,入世议定书中的第十五条第二款就会终止,这和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是否被承认没有关系。”杨凤鸣表示。  “但这并不排除美国和欧盟等国家寻求推翻这一条款的可能性。”  “另外,这一限定条件失效后,WTO成员则可能增加对中国产品同时发起反倾销反补贴的双反调查。贸易摩擦仍会存在,只是发起调查的国家不能再以《中国议定书》第十五条为法律依据在反倾销认定中适用替代国的做法。”杨凤鸣表示。  反倾销和反补贴是WTO规则允许的成员方保护本国产业的贸易工具。  而即使已经承认了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在对中国发起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中,基于“特殊市场情况”也会选择适用替代国价格。目前,世界上有150多个国家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如,澳大利亚在2005年承认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自2010年以来,澳大利亚在认定中国产品倾销幅度时仍4次通过“特殊市场情况”适用替代国价格。  即使在这一条款的有效期内,根据入世议定书的规定,中国的某个企业如能证明自己所在的行业是完全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行业,在面对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中,就可以不适用这一条款。  而即使第十五条第二款失效,也不意味着其他国家对中国产品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就一定会减少。根据杨凤鸣预测,中国产品以后将会面临更多的反补贴或者双反调查。这主要是因为在反补贴中存在的类似替代国做法的“外部基准”的适用。虽然这一适用是针对所有WTO成员的,但对中国的体制而言尤为不利。  在杨凤鸣看来,第十五条第二款失效后,一些国家也一定会想到其他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中压制中国的办法。因此,“一定要理性看待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以防‘市场经济地位认定’被一些国家作为制衡中国的武器”。  舒尔茨在记者会上表示,也和中方领导人讨论了欧中自由贸易和投资协定等问题:“我们一直强调公平竞争,各自市场的准入要平等。欧洲是开放的,我们希望中国也本着这样互利的精神发展。”


太阳集团43335.com 1

“市场经济地位”问题,自中国2001年加入WTO后,一直是一个重要的外交议题。近期,欧洲议会通过决议,不支持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再次引发社会各方面热议。目前国内流传着一种说法:按照15年前的《中国加入WTO议定书》,2016年之后,中国将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事实是这样吗?

美国于11月中旬向世贸组织(WTO)提交了这项决定,11月30日被公开。报道称,虽然美国官员早就暗示过这一立场,但这是美国首次公开亮明立场并阐释理由。“正式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将加剧两国的贸易关系紧张。”
    

首先,“市场经济地位”是一个法律技术概念,适用范围非常具体,并非公众所理解的经济制度概念。这个概念来源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国内法,仅在贸易救济领域能够用到。同样,在国际条约的层面,包括《加入议定书》也仅针对贸易救济中的反倾销和反补贴问题。因此,这个法律概念本不涉及一个国家的宏观经济制度问题,对这个概念的理解不能被泛化,更不能误认为中国搞市场经济还需要西方国家的承认。

太阳集团43335.com 2

其次,是否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不是靠WTO协议和《加入议定书》能够解决的,相反,它受制于美国和欧盟国家的国内法。在中国加入WTO之前,美欧对华反倾销适用替代国价格的立法和实践,已经存在了20多年。在加入WTO
谈判中,中方明确要求终止这一做法。《加入议定书》第15条项允许对中国可继续使用替代国方法计算国内价格,而第15条项明确规定了替代国做法的15年终止期。但从条文上看,“市场经济地位”本身和“替代国做法”这两个本来应该区分开来的问题,被捆绑在了一起。根据这一条款,如果中国根据美欧的国内法,证实自己是一个市场经济体,或根据其国内法证实一特定产业或部门具备市场经济条件,则第15条项可能在2016年12月10日之前终止对中国或特定产业部门适用,从而获得“整体”或“局部”市场经济地位。但从之前美国和欧盟国家的国内法规则和实践来看,整体获得并无可能,仅在极少数调查中能成功获得“局部”市场经济地位。而根据该条款的其他相关项,2016年之后,美国和欧盟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标准,决定是否在整体上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或给予中国特定产业的个别市场经济地位。也就是说,如果美国和欧盟国家的国内法没有作修改,则是否给予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仍然从属于它们国内相关部门的行政决定,而不是时间一到就自动获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第三,美欧不能对中国再继续适用替代国价格做法。《加入议定书》第15条已经明确规定了替代国价格做法的终止适用。理论上,既然《反倾销协议》适用于对华反倾销调查,第2条第7款下的替代国价格条款也可适用。然而,这一特殊方法的适用范围有明显的限制,即限于“贸易被完全或实质上垄断”,且“所有国内价格均由国家确定”,同时要求“存在特殊困难”。中国当前的经济贸易体制已远非苏联时期可比,即使美国和欧盟要牵强援引《反倾销协议》第2条第7款,它们也很难证实中国的现行体制符合上述适用条件。

太阳集团43335.com ,英国《金融时报》称,美国此前向WTO提交了这份40页的文件,30日作为中国对欧盟提起法律诉讼的一部分被公布。在此案中,中国对欧盟拒绝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决定提出异议。美国提交的文件称,不管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中规定的条件如何,中国仍要遵守与WTO其他成员国一样的“规则”,WTO成员“有权拒绝非市场经济条件下形成的价格或成本”。报道援引美国官员的话称,他们的解读得到了欧盟及加拿大、日本和墨西哥等其他国家的认同。
    

第四,美欧正在寻求新的限制中国产品出口竞争力的方法。根据《反倾销协议》第2条的规定,国内价格的计算方法,一般是用出口国的国内价格,也就是说,在针对中国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的时候,本来应该用中国的国内价格。但是,在《反倾销协议》第2条第款下,在没有国内销售,或国内销售过低,或所谓的“特殊市场情况”的三种情况下,可以用出口国对第三国的出口价,或者用“结构价格”来计算正当价值。替代国条款到期期限临近,美国和欧盟正在寻求下列可能的变相限制方法:以中国未能满足市场经济条件,或中国是“非市场经济”本身为由,认定中国“国内市场存在特殊情况”,因而拒绝适用中国国内销售价格作为正常价值,转而采用向第三国出口价格或结构价格。尽管与原有替代国价格相比,上述方法对中国的不利影响要小得多,但仍然不容忽视。另外,自2006年以来,美欧已改变了以前对中国不采取反补贴措施的传统,反倾销和反补贴并用的“双反”措施,已经成为其对华贸易限制的新常态。

太阳集团43335.com 3

综上,“市场经济地位”这个特定的概念并非国家经济制度,中国在美欧的反倾销调查中,也不会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由于美欧给予其他国家市场经济地位更多的是基于政治考虑而不是法律论证,2016年后美欧仍不太可能在整体上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或给予中国特定产业的个别市场经济地位。但是,从2016年12月10日起,美欧有义务废止替代国价格做法,这在法律上是确定无疑的。如果美国和欧盟仍然采取“庸人自扰”的态度,继续维持替代国价格做法,我们可以结合其反倾销具体措施起诉到WTO。

中国商务部曾多次强调,根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的相关规定,WTO成员对华反倾销“替代国”做法应于2016年12月11日终止。但美国、欧盟、日本等均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也未停止对华反倾销“替代国”做法。

“沉舟侧畔千帆过”,替代国做法的局部限制影响,并没有阻止中国货物贸易迅速发展并跃居世界排名第一的步伐,而这一长期困扰中国政府和企业的沉重一页终将翻过。我们既要认真对待替代国条款到期废止的权利,也要理性、客观、平淡地看待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排除外来干扰,专心搞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

《华尔街日报》称,如果一国被贴上“非市场经济”标签,将意味着其他贸易伙伴可以在对该国的反倾销调查中使用“替代国”做法,对这个国家征收高额关税。报道援引经济学家的估计称,美国和欧盟将中国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已经让中国制造商在出口方面损失几十亿美元。
    

去年12月12日,中国就美国、欧盟对华反倾销使用“替代国”做法,先后提出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下的磋商请求,正式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

国际贸易争端解决专家、高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钱文婕11月30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方的最新表态不会影响正在进行的WTO争端解决机制。根据程序,中国与欧盟、美国间的贸易争端需要WTO成立专家组进行裁决,如果败诉方上诉还需要上诉机构裁决,这一过程需要2年至3年的时间。
   

太阳集团43335.com 4

《华尔街日报》称,在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的政策下,美国与多个贸易伙伴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对《环球时报》表示,“美国的这一行为是对中美经贸关系的一种伤害”,美国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本质在于不愿取消对华反倾销“替代国”的做法。美国此举违背了其在中国入世时自己做出的承诺。他认为,美国应该正视中国多年来的变化和发展,“特朗普刚刚结束访华,此前中美也在经贸方面达成了‘百日计划’,此时‘泼冷水’对两国都没有好处。”

转载自:环球时报公众号

澎湃新闻的相关报道

美国拒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用不存在的概念为反倾销时占便宜

(原标题:美国拒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用不存在的概念为反倾销时占便宜)

11月30日,据外媒报道,美国政府于上周向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世界贸易组织(WTO)提交了一份长达40页的法律申请,反对中国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这是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政府首次正式公开亮明立场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多位国际贸易专家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美国此举其实和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的执行关系不大,“市场经济地位”是其国内概念,无论判定中国是否属于“市场经济国家”,在发起反倾销调查时都不应再使用“替代国”做法。

“市场经济地位”是什么?
这其实是个有关反倾销的历史问题。“市场经济地位”概念和WTO成员国发起反倾销时是否使用“替代国”做法紧密相连。
所谓“非市场经济地位(Non-Market Economic
Status)”条款,是2001年中国为尽早加入世贸大局着想,在美国等国家谈判压力下签署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以下简称《议定书》)第15条,即“确定补贴和倾销时的价格可比性(Price
Comparability in Determining Subsidies and Dumping)”条款。
该条款规定,如过遭受反倾销调查的中国生产者能够明确证明,生产该同类产品的产业在制造、生产和销售该产品方面“具备市场经济条件”,“则该WTO进口成员在确定价格可比性时,应使用受调查产业的中国价格或成本”。否则,如受调查的生产者不能明确证明生产该同类产品的产业在制造、生产和销售该产品方面具备市场经济条件,“则该WTO进口成员可使用不依据与中国国内价格或成本进行严格比较的方法”。
说白了,这其实是欧盟、美国等经济体进行反倾销调查时如何选择参照标准的问题。
如果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被承认,在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中,就必须以中国实际成本为依据,这样的话,中国企业是很难被判定为存在倾销行为的。反之,如果中国不被承认为“市场经济地位”,其他国家就可以根据指定“替代国”同类产品的成本来判断反倾销是否成立。这种情况下,欧美就可能故意寻找他们认为合适的国家的同类商品的成本来判定中国是否在倾销,而这些国家的成本一般都是远高于中国,这也就造成了判定存在反倾销成立更容易。例如,1998年欧盟对中国彩电的反倾销是以新加坡为参照标准,2004年美国对中国彩电的反倾销则是以印度为参照标准。
那么,判断中国是否符合“市场经济地位”的标准是什么呢?根据《议定书》,“一旦中国根据该WTO进口成员的国内法证实其是一个市场经济体,则(a)项的规定即应终止,但截至加入之日,该WTO进口成员的国内法中须包含有关市场经济的标准”。也就是说,只有那些在2001年前对“市场经济体制”有相关国内立法的国家才能够判定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而在中国入世之前就存在相关立法的经济体,主要是美国、欧盟、巴西、印度、日本等经济体。

“市场经济地位”与使用“替代国”做法已无关系
此前,中国因
“市场经济地位”不被某些国家或经济体承认,饱受反倾销调查之苦。
因为按照《议定书》规定,欧美各国发起针对中国的反倾销调查时,只需要认定中国不是“市场经济国家”,就可以任意指定别国商品的成本为“替代国”标准。如一台中国产的电视成本为100美元,销到美国时由于成本低,造成美国消费者不愿购买美国本土电视。这时美国就能以中国并无“市场经济地位”为由,选取新加坡产电视的300美元成本作为评判标准,裁定中国是在恶意压低成本反倾销,也就可以向中国电视企业征收高额关税了。
据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中国一直是贸易救济调查的最大目标国。自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至目前,共有48个成员对中国发起各类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共1149起,占案件总数的32%。截至2016年,中国已连续21年成为全球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连续10年成为全球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
但是,《议定书》同时规定,“无论如何,(a)项(ii)目的规定应在加入之日后15年终止”。这也就是说,法理上,无论如何,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5年后,即2016年12月11日以后,别国在进行反倾销调查时都不应再使用“替代国”做法。
多位国际贸易专家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这项条款背后的意义在于,无论某些WTO成员国通过其国内法判定中国是否属于“市场经济国家”,都不得再使用“替代国”标准的做法了。
“换句话说,入世15年之后,不管中国是不是市场经济地位,各国都不能在反倾销时指定其他国家作为参照标准了。”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说。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也曾强调,“所谓非市场经济国家的概念并不存在于世贸组织的多边规则中,只是个别成员冷战时期的国内产物,世贸组织164个成员中有此国内法的成员寥寥无几。这与全面、彻底履行世贸组织国际条约义务,不能混为一谈。”
该发言人称:“作为《世贸组织协定》这一国际条约的组成部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明确规定,自2016年12月11日起,在对华反倾销中采用替代国价格计算倾销幅度的做法必须终止。这一点是明确和不容置疑的。所有世贸组织成员都应该重信守诺,严格遵守国际法的准则,切实履行国际条约义务。”

中国启动世贸诉讼后,欧美用两种方法应对
针对美国、欧盟对华反倾销“替代国”做法,中国曾经于2016年12月12日正式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当时表示,随着15年期限的到来,其他世贸组织成员应立即停止依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在对华反倾销调查中使用“替代国”做法,这是所有世贸组织成员必须履行的国际义务。
该发言人当时指出,中方此前已在多双边场合与相关世贸组织成员认真沟通,敦促其善意履行义务,按期终止反倾销“替代国”做法。但令人遗憾的是,美国、欧盟截至2016年12月11日仍没有履行义务。而美国、欧盟是对中国采取反倾销措施最多的世贸组织成员之一,调查机关使用“替代国”做法导致人为提高中国企业的反倾销税率,对中国相关行业出口和就业造成了严重影响。
因此中方于去年12月向世贸组织提起了诉讼。
“美国这次亮明态度,和中国去年12月提起诉讼有一定关系,他们肯定在这方面感到了压力,不希望中国在这法律程序方面上抢先。”白明说,“美国这次提交的申请不能说对中国一点影响没有,但是中国也不会无动于衷,我们应该在WTO这个平台上坚决主张自己的权利。因为尽管目前区域合作的形式越来越在国际上占重要地位,但WTO仍是最重要的纷争解决机制,中国要用好这个机制。”
不同于美国,欧盟采取了一种更为“曲线”的方式。
2017年11月15日,欧洲议会通过欧盟反倾销调查新方法修正案,引入了“市场严重扭曲”的概念和标准,并考虑环境和社会倾销的影响。
换句话说,欧洲议会通过的反倾销法律修正案,虽然明面上取消了“非市场经济国家名单”,但同时新引入了“市场严重扭曲”的概念和标准。在符合所谓“市场严重扭曲”的情况下,欧盟仍旧可以弃用出口国的价格,而选择使用第三国或国际价格来确定出口产品是否存在倾销。
商务部发言人曾指出,欧盟此举没有全面地遵守有关国际规则。
白明说,“在中国发起世贸诉讼后,欧盟和美国看来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措施,欧盟提出了一个
市场严重扭曲 的新概念来代替原来的 非市场经济地位
,是换汤不换药。但是至少欧盟知道从理论上它们是理亏的,所以不得不换一个词,而美国仍旧抓住
市场经济地位 的老概念不放,连理亏都没意识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