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贫困地区教育更需要超前的设计 _科教成长_好文学网

近跟随教育部到宁夏、海南等地采访了我国的教育扶贫情况。在欣喜于我国贫困地区教育软硬件改善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丝忧虑。

太阳集团43335.com 1

在到达一所设立在省会城市的高中校园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在整洁、漂亮、宽敞的校园里到处都散落着正在看书、复习的学生。这所学校招收的基本都是连片贫困地区的学生,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学生,他们纷纷表示:能有机会进入这么好的学校非常幸运,自己一定要努力考上大学。

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要再增长10%以上,使更多农家子弟有升学机会,这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教育目标之一。10%以上的目标如何落地?目前影响农村孩子“上好大学”的因素又有哪些?

在我国,人们普遍相信教育拥有改变命运的力量,尤其在贫困地区,教育更加成为人们打破阶层固化的上升通道,因此,贫困地区的教育问题一直备受关注,国家也一直下大力气改变着贫困地区的教育状况。

重点大学农村学生下降

不久前在杭州举行的新乡村校长论坛上,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指出,我国农村学校的发展需要迭代更新,1.0版的农村学校师资不足、缺乏经费,是温饱级的,很多学校过了这个阶段。2.0版的农村教育追求的是升学率。

缺少优质教育资源是主因

的确,随着我国公共教育投入向中西部和边远、贫困地区倾斜力度的加大,贫困地区的学校在硬件上已经与城市学校相差无几,甚至超过了城市学校,真正实现了“美的建筑是学校,好的环境也是学校”。

每年8月中下旬,是邳州市邳城镇各村大学新生集中办理证明、申请国家助学贷款及转移户口的高峰时段。“我们镇有8万多人口,本镇农家孩子被录取高校的档次我几乎全了解,感觉很不是滋味。”邳城镇民政助理李玉增说,以2012年当年为例,集中办理期间每天能接到20名左右新生前来办理手续,一个月下来有五六百号学生,七成以上是三本和职业院校,没发现一所全国知名大学,2013年的情况也差不多。

同时,很多贫困地区都在大力发展职业教育,让那些没能考上高中的孩子能拥有一技之长,将来能有个不错的就业机会。

盐城阜宁中学是一所省四星级高中,去年考上本专科的学生在1200人左右,录取率80%以上,但没有一个考上清华北大的,考上南大、东大的加起来也只有10多人。

这样贫困地区的教育模式就成了:学习好的上高中、考大学,学习成绩不好的上职校、好就业。这种做法看起来没什么不好,不仅保障了贫困地区孩子的受教育权利,而且有效防止了“脱贫后返贫”的现象。

来自全国重点大学的信息表明,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清华农村学生一直呈下降趋势,从原先的50%左右降到了现在不到20%;北京大学去年首次公布该校的农村生源比例,占比仅为14.2%。东南大学2008年-2011年农村学生占比分别为36.4%、34.1%、34.8%、31.2%。

太阳集团43335.com,但是,如果再仔细观察后笔者发现,这种教育设计太依附“脱贫”这个实际需求了,而即使再贫困的地区,“脱贫”也只是一个暂时的需求。笔者遇到一个在职业学校学习学前教育的女孩子,她说自己明年就要毕业了,“特别想赶快工作,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要上学,挣钱了就可以帮爸爸妈妈减轻负担。”笔者随口问了她一句“你喜欢小孩吗?”这个女孩子先是一愣,然后茫然地摇了摇头。

“农村孩子要考上高层次重点大学的确很难,主要是缺乏现实土壤。”阜宁县教育局副局长姜有荣坦言,一是缺少顶级老师指导,苏北学校就算培养出特级教师,也因各种原因“孔雀东南飞”,流失到了南京或苏南其它地区;二是缺少富有人文气息的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三是缺少创新实践的场所和基地。

女孩子茫然的目光刺痛了笔者。

徐州铜山区招生办主任王淑云指出,各种优质教育资源大量集中在城市重点高中,相比之下,农村中小学师资匮乏、教学条件简陋,农村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与城市孩子一步步拉开差距。邳州运河中学副校长冯仰聪也有类似想法:“城镇学生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接触英语,而农村小学普遍推迟教学,有些村小甚至由其他学科老师教英语。”

13年前,笔者参加“两基攻坚”采访团下基层的时候,看到的农村中小学还挣扎在能不能上学,教室很多是危房,农村教师待遇太低等问题。现在所到之处,基础设施都改善了,吃不饱的孩子几乎没有,远程教育也从规划方案落到了实处,有些农村教师在暑假期间还能去香港交换学习。

近年来,随着自主招生规模日益扩大,有人建议在自主招生中增加农村孩子录取比例。“从命题内容、操作模式看,自主招生对农村孩子很不利。”姜有荣分析说,农村孩子的特长是刻苦勤奋,这些优点无法在自主招生考试中体现,而其学科思维薄弱、人文素养缺乏、思辨能力欠缺的短板却显露无疑,这些都不是单单学校培养可以解决的。

当年是不能想象今天的,而今天能不能想象10年后的中国农村教育呢?在城市进行的,基于孩子兴趣的研究型学习,基于职业前的学科教育,基于未来走向社会的创新创业教育,等等,农村是否也需要呢?

上大学不如学门技术

农村教育不仅需要实打实的投入,也需要超前的研究与设计。

农村家长更关注眼前利益

教育是为人一生成长服务的,说到底是为未来服务的,这是教育本质的功能。生长于田间地头的研究型教育,服务于农村需要的学科教育,为了新农村建设而进行的创新创业教育,是否也应该融入到这些可爱孩子的课程中呢?越是贫困地区,越是需要有教育研究者、教育行政管理人员为当地人设计一些课程,来超越实际需求这个“陷阱”。越是贫困家庭的孩子,越应有机构、组织用发展的眼光,从孩子成长规律等角度去研究发展他们。

“其实,俺们觉得考不考得上重点大学根本不重要。”邳州市瑞兴路劳务市场集中了周边10多个乡镇进城务工的农民。在这里,谈论最多的不是谁家孩子考上重点大学,而是谁家儿子学了木工、瓦工或铲车工技术,一个月能挣到多少工资。

这样,未来10年3.0版的农村教育才能发展得更坚实、更接地气,也才能培养出更多有创新能力的优秀人才。樊未晨文并摄

在一些农村家长中,“上大学不如学门技术”的想法很流行。在邳州市徐塘办事处八杨村,村民李兴汉做了近30年的木匠,是劳务市场的红人。“木工一天稳挣400块钱。前庄董家的小孩大学毕业后,还不是在南京给人打工,一个月5000元,还不如俺徒弟呢!”村民张秀清支持儿子张维维从高中退学,跟堂哥一起到常州打工。“上个不怎样的大学,也就是多花几年钱混个文凭罢了。而外出打工,只要能吃苦,多学习技术,收入根本不比上大学少。”

李玉增认为,经济原因的确是影响农村孩子上重点大学的因素之一,在一些农村家长眼里,上个职业院校只要3年就能出来了,工作好找,上学花费也少,符合利益最大化原则。

关键是缩小城乡“基教差距”

提高农村学生高考竞争力

东南大学校长易红认为,不能为了完成“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再增长10%以上”的目标,就专门招贫困地区的学生,这不是高考的选拔方式。贫困地区学生上重点大学不能依赖分数倾斜。从长远看,还是需要提升对贫困地区的基础教育投入,提高学生在高考中的竞争力。

泗洪县界集镇实验小学副校长裴昌彩认为,应加快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办学条件。她所在学校虽然建起了新的教学楼,但装修、管网、绿化尤其是购置先进教学设备的资金缺乏来源,办学条件和城里学校相比,依然存在不小差距。另外,农村教师缺编严重,除语文、数学外,其他如英语、音乐、体育、美术、信息老师的结构性缺口尤其突出。

盐城市高等师范学校副校长蒋婉求建议,提高农村教师待遇,鼓励刚毕业的大学生到农村学校任教。

省教育厅厅长沈健告诉记者,江苏已建立以政府投入为主、覆盖各级各类教育资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政策体系。2014年秋季学期起,还将适当提高国家助学贷款资助标准。“贫困地区学生到江苏上重点大学,毋需为学费发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