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在等,每个人都会等

重阳·小忆

太阳集团43335.com 1

太阳集团43335.com 2

时间:2016-06-08 22:05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老贾有一个很漂亮而且很听话的女朋友,出差没有查岗,加班不用报备,几乎学不会有些女生天生就很擅长的“买买买”技能,听说老贾回到家之后女朋友会帮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洗衣服做饭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老贾女朋友的好处太多了,我们震惊的发现,老贾居然从来没有说过任何一丁点关于他女朋友的负面新闻,作为一个男人,我们对老贾这种沉浸在幸福旋涡中的人是又嫉妒又羡慕啊,多想他的女朋友可以分我们一半。

图|堆糖网

题记:回忆里的人就不要再见了,见了,就没有回忆了。

我一直以为老贾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没有之一。

文|绫晓路

拨通远在一千公里以外小韩电话的时候,他貌似在吃饭。早在一个月前也给他过电话。两回电话都是同样的原因,就是想这个兄弟了。

认识老贾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是在一个线下活动上,本来没打算去参加活动的,不过后来原计划因为一些特殊的情况被打乱了,所以临时才决定去参加这个活动,以至于到的时候活动已经开场了,看着人满为患的现场,我发现最角落的地方还有一个空位,既来之则安之,我朝着最后的那个位子走去。

01

2008年,老贾第一次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璐璐。

那时正值北京奥运会,学校在中午休息的时候都会给大家放《午间新闻》,老贾成功鼓动班里的一个男孩去换台。围观群众屏住呼吸,盯着屏幕,在成功找到奥运比赛的那一刻,全班欢呼,欢呼声只持续了两分钟。

班主任总是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班级里,这次又是。正当老贾打算投案自首时,坐在他前面的璐璐抢先一步站了起来。在老贾惊愕的表情下,璐璐跟在班主任后面去了她的办公室。回来后,也没有说什么,彷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时璐璐有一头长长的头发,当她坐着的时候,头发可以把她的背部完全遮住。她说她已经留了三年了,她会一直留下去,除非等到自己要等待的那个人。

老贾和我说,他这辈子只记得一个背影,那就是璐璐站在他身前的时候。

老贾和我说这话的时候,是他在微博上发现璐璐恋爱了,那段时间他总是偷偷关注着她,她高兴他就跟着高兴,她难过了他就跟着难过,她恋爱了就找我来吐槽,说这世界上还有谁比他更了解她呢。我用力拍了他一下,那你倒是去追呀,小孩子才暗恋。

老贾笑着摇摇头,然后让我看看他微博里的草稿箱。

看完之后,我震惊了,他把所有要说的话都写在了草稿箱里,足足有一千多封,却一封都没有发出去过。

毕业四年,除了认为世界末日的那一年在家,其余的时间基本在汉,去年这个时候松来汉,那时候他刚刚结婚,穿着一件暗红色的呢子外套,显的人有些老气。那年五一,他办婚礼,寝室的兄弟都通知到了,结果能去的都没去。来汉相见,深觉惭愧,酒过三巡,松告诉我说,他现在十分怀恋大学的日子。我喝了一口酒没有说话。他又问我怀恋不怀恋,我冷冷的回了一句,没什么好怀恋的,过去的早已过去,能怀恋就说明当初没有珍惜过。松然后就没有说话,默默的喝酒。直到如今,我都不知道是什么让我我的心境有如此大的反差,不再为任何一件事物心酸而疼。也许,这些东西本然就没有心疼心酸的余地。可能有朋友会问我,是不是还是因为某人,我会回答
死过一次人,还会因为过去的这些个东西而不竭余力嚒。

我刚要坐下,结果旁边有人说话了,“这个位置已经有人了”,说话的人正是老贾。我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老贾,然后说:“不好意思,没想到您是等人的”,正当我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老贾又开口说:“你先坐吧,她也不一定会来”。

02

2010年的春天,我记得这一年。

老贾打算在毕业前去向璐璐表白,那天,他穿的很正式,那衣服我从没见他穿过,他说是他用一个月生活费买的。他手捧着鲜花在她宿舍楼下足足等了五个小时,也没有见到璐璐下来。后来才知道,那天璐璐是从另一个门出去的。我说你怎么不打电话呢,他说当时太紧张了,一直在脑子里练习着怎么向璐璐表白,都忘记有电话了,她怎么会从那个门走呢。

我没有办法回答他,我知道他们总是错过。老贾草稿箱里堆满了想对璐璐说的话,却从没发出去过。璐璐难道不晓得为什么老贾选择了文科,明明他理科那么好,我觉得它是装的,否则不会这么若无其事的。

老贾和璐璐小学就在一个学校,明明就有不太远的距离,却很少遇见。到了中学好不容易分到了一个班,喜欢却无法表白,鼓起勇气表白却没有见到。他们就这么一路错过。

后来,老贾只能从微博里知道璐璐零星的消息。老贾从来就没关注过她的微博,每次都是通过搜索去找到她,然后默默关注着她的一切。

过去一年中并没有多少回忆,总觉得青春岁月就此埋没,波澜不惊的活着无多大趣味。于是不再与人置气,不再与人相言甚欢,用一颗平常的心活着,可是总有一些说不出的道不明的原因让人无法顺其而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颓废吧,明知现状如此,也知其根本,却无心改变。很长时间以来总觉得这生已然如此,而内心却又不堪如此。

我一想,也是,活动都开场了,到现在还没来的估计是有事给耽搁了,要来的话早就来了,我也就没客气,坐了下来,“谢谢”,我对老贾说。

03

阿紫在她的学生时代,暗恋了一个学长六年,没人知道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这六年。或许只是因为那天学长送她回家,分享了他的一个耳机,那天的阿紫看着比她高一头的学长,听着陈奕迅的《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心跳破天荒的慢了一个节拍。

她本来打算在过年的聚餐上表白的,却紧张的把自己喝醉了,学长把她送回家,还没她的父母说了学长一顿。知道这件事的阿紫,觉得羞愧难当,没脸见学长。那个假期就那么多去了,他们的时机也就那么过去了。

毕业的时候,阿紫终于把学长叫到小区门口。她知道她没有说出那句话,她就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但是在给学长的时候,学长还没拿稳就被风刮跑了,阿紫和学长找了一晚上,急的阿紫都哭了。

去年的这个时间,写过一篇烟雨中的南湖,那一瞬间,眼中的南湖的确是很美的,如同心中的一个女神。那篇文章也是由于女神的离开,所以才表现那么一丝伤感,也是希望在以后的岁月中能够怀恋那段时光。记得后自己写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早几年,我也有如同雏鸟一样年少的无畏,可如今,却什么也拾捡不起来,包括那些美好纯洁的东西。”

老贾对着我点点头,没说话。

04

大学的时候,只要阿紫想学长的时候,就会听《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后来她慢慢喜欢听陈奕迅的歌。

大四那年的班级聚会,学长也去了。那天,学长上来就喝了几杯酒,快结束的时候,叫住阿紫,对阿紫说:“其实,那个时候我也喜欢你”。接下来,应该是女神等到男神的故事。只是阿紫蒙了一下,然后说:“是啊,我可喜欢你了。”

后来我们几个人去了KTV去唱歌,阿紫点了一首《因为爱情》,学长已经很久不听陈奕迅的歌了,阿紫自己把整首歌唱了下来。两个人到最后,也没有走到一起。

从KTV出来,学长可能是因为尴尬,提前走了,我送阿紫回去。在路上,阿紫哼着陈奕迅的歌,我问阿紫:“这么多年的暗恋,值得吗?”

“值得”

和那天我问老贾的回答一样。

走过很多路,总会有一段路走的十分艰难。和很多人在一起呆过,真正有能产生感情的人少之又少。年少的无知和轻狂,可是早已在泛黄的昨天消逝。现如今,即使身边草长莺飞,也有带有苦味的笑容。

活动中场休息的时候,我跟认识的几个朋友打过招呼之后就回到了位置上,恰好看到老贾也在位置上,出于礼貌我就想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随便聊一下,一方面是打发一下无聊的中场,另一方面也是谢谢人家的“占位”之恩。

05

我曾经在想,那些光芒万丈的人出现在我们的生命中又消失有什么意义。那些人,明明让人无法靠近,却有无法抗拒。你为了那个人做了许多以前不喜欢做的事,读他喜欢的书,看他喜欢的电视,听他喜欢的歌。他已经不听陈奕迅了,你却渐渐喜欢上了陈奕迅的歌。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有些事情就是值得的。老贾去了文科,学会了唱歌。阿紫喜欢上了陈奕迅的歌,做了很多以前不会做的事情。那是因为,在璐璐和学长身上有他们喜欢的东西,有他们想要成为的部分。

就像你喜欢一个明星,肯定是明星身上有你想要的东西,感染着你。你想要变得有趣,你就会去和有趣的人在一起。你想要变得坚强,你就会喜欢坚强的人。

那天晚上,和老贾在河边散步,走到一半,一个在路边抽烟的女子被老贾多看了几眼,于是老贾在女子口中变成了老板,而且要贾老板过去玩会儿,当贾老板夹着尾巴逃跑的时候,那女子戏虐的说道,哎哟,老板害羞什么呀。于是我在一边狂笑不止。

结果没成想到,我和老贾居然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说全“球”通,但是技术都不好;比如说喜欢散文和诗集;比如说喜欢在夜深人静的夜里码字;比如说很喜欢旅行,但是却没出过几次远门。我和老贾像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一般,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约好以后一起多多交流,打打球,提升一下对生活的热爱程度,同时也提升一下全“球”通的“信号”。

06

对于曾经爱过的人的最好对待,是把自己当时学会的品质和自己喜欢的东西保留下来,然后去面对生活,而不是故作遗忘,那样这段经历对你毫无意义。

喜欢一个万丈光芒的人,一点也不可怕。能够遇见让你付出努力的人,也是一个运气,遇到就要好好珍惜。就算最终你们没有在一起,你也会感受到自己的成长。就像阿紫最后没有和学长在一起,但是她最后也变成了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正因为这样,才不会辜负每段相遇。

离上一篇日志已有一年有余,期间很长时间很想写,却无从下笔。这一年里有遇见的人、有错过的人、有走散的人还是将来会在一起的人,我想说,谢谢你们,不管怎样至少遇见过或者会遇见。对于将来会在一起的人,我更想说,我很期盼遇见你。

但事实上,我们以后的每次见面,都不是打球,更谈不上提升对生活的热爱程度,我们见面只是喝酒和打游戏。

07

2016年,老贾结婚了,新娘是璐璐。那天我差点没认出来,璐璐一头短发,美丽动人。老贾说,还好我把自己变得足够好,好到让她发现我。

如果你想变成一个作家,那么你就要写作。如果你想喜欢一个人,那么就要让自己能够和他并肩同行。

让自己变成自己喜欢的自己,然后遇到一个无需取悦的人

在我们这样的年纪,大抵男人之间的约定,只有真正热爱的东西才会会面成功吧。看来,我跟老贾的共同点不在球类,也不是散文和诗集,更不是旅行和码字,而是喝酒打游戏。而我能一如既往的找老贾喝酒打游戏,是因为两个原因,不或许是三个,一个是他打游戏比我厉害,可以带我飞,另一个是他酒量比我好,结账的时候总能比我清醒,最后一个如果算理由的话那就是只要是我说出来喝酒或者打游戏,他从来不爽约。

08

有时候,等一点儿也不可怕,老天让你等,是为了让你做出更正确的选择,遇到更合适的人。只要你等的同时,把自己变成值得被等待的人,才能被同样在等待的人发现,并且相遇,就像老贾和璐璐。

保持耐心,充实自己,一天比一天优秀,变得可以配的上你想要遇到的那个人。

每个人都在等,每个人都会等,有人失败了,有人等到了。不管如何,你要在等的时候把自己变的至少自己不那么讨厌的样子。

一开始,我很好奇,为什么老贾跟我喝酒打游戏的时候,从来也不会接到女朋友的电话,甚至从来没见他报备过。

一次喝酒我就问他:“你女朋友不查岗么”?

老贾说:“她对我很放心的,用她的话来说,那就是‘除了她还有谁会要我’”,老贾边摇头边说,似乎有些自嘲的的意味。

一度我以为老贾跟他女朋友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但相互认识的几个朋友都说他女朋友不仅长得漂亮,而且人很好,我才觉得老贾当时的表情绝对是在秀恩爱!

我对老贾的女朋友非常的好奇,是怎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奇女子竟然会得到大家如此一致的好评。

我问老六:“老贾的女朋友究竟是何方神圣?”

老六说:“以前老贾跟大家打球的时候会带女朋友一起来,人确实长的漂亮,而且脾气非常好,也很细心,每次都帮大家递毛巾递水,而且他们感情非常好,从来没见他们吵过架”。

“那后来呢”,我问。

老六说:“后来突然有一段时间,我们约老贾出来打球,他就不出来了,说是在准备出书什么的,没时间打球了,后来也就没见过他女朋友了”。

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过于好奇别人的女朋友了,有点尴尬呢。

我依旧约老贾喝酒打游戏,而且越来越频繁,因为老贾是一个很称职的听众,他不会一味的劝你,甚至有时候并不说话,只会问一句:“你确定你这么做的时候好好想过吗,想清楚之后再去做,只要是你的决定,作为朋友我们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支持你”。

老贾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有些感动,没想到我人生的其中一个小低谷竟然是一个男人陪我走过的。

有一段时间,我正处在失恋的边缘,凌晨一点多,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突然很想喝一顿大酒。翻遍了通讯录,最后还是拨通了老贾的电话。

“喂,谁呀”,老贾似乎刚刚被吵醒的样子。

“老贾,是我,起来上厕所啦”,我哈哈大笑,掩饰自己的悲伤。

“有病吧,明天还上班呢”,老贾有些恼怒。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不好意思,刚码完字,洗漱准备睡了,就想恶搞一下你,没事了,你快去睡吧”。

老贾说:“那行,你也早点休息”。

挂断电话,突然悲从中来,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难道自己的选择真的是对的吗?当初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此刻的窘迫和无依无靠吗?

正要感叹天道不公的时候,老贾的电话来了。

“你睡了不”,老贾问。

“还没,正准备呢”,我说。

“行了,那甭准备了,穿件衣服下来吧,我去接你,咱们喝顿大的”,没等我答应,老贾那边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我利索的换上衣服,下楼去了。

见到老贾,我说:“这么晚把你吵醒真是不好意思啊,你女朋友不介意吗?”

“没事,上车”,老贾招呼我。

“想去哪喝”,老贾问。

我也不矫情了,说:“随便吧,管酒就行”。

老贾喝酒偏爱清吧,说受不了酒吧那嘈杂的音乐。

其实只有蠢蠢欲动的男人才会想要去酒吧,酒吧是一个纯粹放浪的地方,所有的邂逅和偶遇只不过是电视剧里设计好的情节,现实里的酒吧,你邂逅的美女大多不是艳遇而是酒托。

我也喜欢清吧的安静,这样自己的心事才不会被打扰。

老贾似乎是这里的常客,因为我们还没点酒,就听见老板说:“老贾,老样子吗”?老贾说:“不,今天带了朋友来,给我来一箱啤酒”。

老贾对我笑笑,说:“有什么心事,说吧”。

“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我苦笑。

老贾说:“没有,只不过你不像那么无聊的人,大半夜不睡觉跟我恶作剧”。

我突然有些感动。

老贾接着说:“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也体会过凌晨数天花板的滋味,只不过我没有拨通别人电话的勇气”。

突然感觉有点心酸,不知道是心酸自己还是心酸老贾。

太阳集团43335.com,我说:“或许是你没我运气好,没有遇见一个像你一样这么好的人”。

“是啊,遇见一个人是得靠运气,因为有的人错过了这辈子就再也遇不到了”,老贾喃喃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喝酒?”我问。

老贾笑笑:“我猜的,你找我除了感情事,还能有什么事,再说了别的事找我也不顶用啊”。

我问老贾:“听说你跟你女朋友从来不吵架,对吗?”

“以前经常吵,后来就不吵了”,老贾顿了顿说。

我说:“为什么后来就不吵了?”

老贾说:“感情事,吵也没用,本就没有是非对错,反而感情越吵越淡,何必呢”。

我说:“说的也是,但是当局者迷,谁又能看得清呢?”

老贾喝了一口酒,说:“看不清好啊”。

我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说:“你刚刚又说吵架会让感情越吵越淡,这会儿又说看不清好,那到底这架是该吵还是不该吵?”

老贾又喝了一口酒说:“吵架也是一种幸福”。

“你的意思是吵架可以让波澜不惊的感情生活增添一点色彩吗?”我问。

老贾说:“算是吧”。

我若有所思。

我又问:“老贾,你跟女朋友多久没吵过架了?”

“八个月零九天”,老贾回答。

我吃了一惊,居然记得这么清楚,果然老贾也并不像看到的那样对女朋友不上心,原来细节在这呢。

我有些调侃的对老贾说:“记得这么清楚,我怎么感觉又被你们的恩爱秀了一脸”。

老贾说:“人们所谓的幸福,都在自己的眼里,却在别人的身上”。

老贾接着说:“其实,人们只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殊不知你所拥有的一切,正是你羡慕的人眼中他最羡慕的”。

我说:“这就好像‘围城’吗?”

“这算不上‘围城’吧,只不过是欲求不满的无病呻吟罢了”,老贾淡淡的说。

我有点尴尬,老贾这不是在骂人嘛。

一箱酒差不多见底的时候,老贾说:“你知道为什么我说过那么多次‘下次邀你去家里喝酒’,但从来没真的邀你去我家的原因么?”

“莫不是你家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宝贝”?我开玩笑的说。

老贾回答:“明天去我家喝酒”。

我说:“真去吗”?

“真去”,老贾肯定的回答。

“方便的话就今晚呗,反正我回去也睡不着,今天晚上我就借你家书房一用”,我说。

老贾想了下,我说:“不方便那就算了,明天见”,说完我转身要走。

老贾叫住我说:“有什么不方便的,就TM的今天”。

因为喝了酒所以我们一起打车回老贾家。老贾是本地的原住居民,当年拆迁的时候分了3套房,一套卖了,一套出租,一套自住,所以老贾是我们圈子里有名望的土财主。到了老贾家我才知道,土财主真的一点都不“土”,家里都是些诗词字画,书房里摆满了书,好多都是我只听过名字的,更多的是我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老贾把我丢在书房,自己去搬酒去了,我仔细的打量着书房的一切,果不其然在书架上看到了老贾和一个姑娘的合影,老贾看起来比照片上老气些,但依然英俊,且内涵些。那姑娘确实称的上是肤白貌美,只是不知道跟真人有没有的一比,我拿着相框兴致勃勃的想要八卦一下老贾和他女朋友的事情,老贾刚才厨房出来,手里拿着一打听装啤酒,看见我手上拿着的相框,突然顿住,我也突然就顿住,因为来的时候也没太注意,直奔书房了,却没看见大厅的正墙上摆着一副黑白的相框。

我看看手上的相框,再看看墙上的相框,喝了大半夜的酒,突然全醒了。

终于体会到老贾说的‘身在福中不知福’是什么意思。

我张张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贾走过来,接过我手上的相框,然后用手轻轻擦拭了一下,招呼我坐。

老贾开口说:“她走了八个月零九天,你是圈子里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

想起老贾说的‘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也体会过凌晨数天花板的滋味’,原来老贾一个人默默承受了那么多。

老贾说:“谢谢你经常找我喝酒打游戏,你以为遇到我是你的运气,对我而言又何尝不是呢?”

我说:“这么长时间了,你为什么选择一个人默默承受,不跟大家说呢?”

老贾说:“没有人能够对别人的伤痛感同身受,一个人绝望就够了,要让更多的人相信希望”。

我有些心疼老贾,一个人把事情看的太透了,所以只愿意把所有的悲伤都压在自己身上,老贾就是这样的人,但如果是这样人与人的社交又有什么意义呢,相互鼓励和搀扶不正是我们喜欢交朋友的意义所在吗?

我对老贾说:“我们是朋友,或许我不能对你的伤痛感同身受,但我永远可以和你喝一顿大酒,不醉不休”。

老贾开始絮絮叨叨的跟我说起他们的故事,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也不过是平淡无奇的爱情故事,但听起来就像是透露着甜蜜的幸福,这或许就是老贾说的‘幸福在自己眼中,却在别人身上’。

老贾说:“她车祸之后,四肢被截去三肢,只有左手还有一丝挽救的可能,她跟我说‘或许是要用后半生的健全,换一次与你遇见的幸运,你爱我如此,我觉得值’,我没日没日夜的在病房守着她,她看着心疼,有一天她突然跟我说‘如果有来生,你还愿意和我遇见吗’,我说‘当然’,她说‘今天我想吃点清淡的,你回家给我煮点粥喝吧’,我应着,还没到家就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她自杀了,她给我留言说‘今生不要等我,来生见’”。

第一次看老贾掉眼泪,我想老贾的痛不仅仅只是因为失去她,更多的是身上背负的爱。女朋友想用自杀的方式给老贾自由,却不想这才是老贾最大的束缚。

老贾说:“不是非要等你,只是等了你之后,再也等不了别人”。

没有人能对别人的伤痛感同身受,但如果我们是朋友,我愿意永远陪你喝一顿大酒。EN-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