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天的爱情 – 韩历文学网

喧嚣的酒吧。我坐在一个角落里安静的喝着酒,眼睛不敢眨动的盯着旋转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8点36分,他会准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抬手看了下表,还有3分钟。内心突然有了几分莫名的紧张,环顾四周,一切正常,或许不正常的是我。

棺材就在灵堂的中央。如果说人死去之后真的会有灵魂,那么祖母的灵魂是否就在他们身边?这个答案,生存的人永远不会知道。

                    第一章  初遇

8点36分,旋转门推开,他一如往昔径直走向那个固定的位置,与我一米之隔的6号桌。我漫不经意的瞟他一眼,他冰冷的眼光刚好和我眼光相遇。我稍微愣了下,却发现他对我淡淡一笑。

家属很少,就他们一家和南予承夫妇,大师念经念到中午就结束了,木雅累得够呛,身体一直跪着,南木彦跪到不行索性坐下了。

当干净又纯洁的旋律响起,我静静的听着这首refrain,脑海中浮现了一幕又一幕的故事。

8天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第八次和他相遇。偶然的亦或是必然的,我不清楚。我低下头,感觉脸上有些烫,我突然有些惊诧。他走了过来,坐在我对面,轻声说:这样的场所不适合你!声音中带有些许温柔。

下午,南予承拿着灵位,身后站着那位做法事的大师,再往后就是棺材了。而木雅就跟在最后,她知道这是去埋葬,她旁边是南木彦,他的脸色一直很平静,木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叫司苏,一个平凡、普通的名字,没有什么内涵。今年二十三岁,未婚,也没有女朋友,目前正独自生活在阳城这座大城市中。

我直视他的眼睛,想从他深不可测的眸子里读出一点什么。那么,难道你就适合待这里?我想我的声音同样的没有温度。

一切就像事先安排好的那样进行,直到所有事情结束,那个立起的墓碑将永远在这儿,不管风吹雨打。木雅鞠躬三次,心中很平静,这时南木彦问:“有什么感想?”

我是一个作者,当然,不是那种名气很大的大神,只是一个小有名气,偶尔能在报纸杂志上看见作品的小众作者而已。

他带着研究的目光凝视着我,然后我看到他的笑容在那张生动的脸上慢慢的绽放出一朵淡雅的花朵。如果我的记忆没出差错,8天中这是他对我第6次的笑容。

木雅看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心静如水。”

由于职业的自由性,我时常会选择一个比较静谧的环境来构思小说或触发新的灵感,于是这间处于闹市,却异常安静的咖啡厅成为了我的选择。

第一天,他看到我盯着他的时候,他只是对我轻微点下头。我冷漠的让眼睛看向别处,眼角的余光看到他落寞寂寥的神情。

他淡笑了一下:“我也是,但又有点不一样。”他说不出来哪一点不一样,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心情就是这样的吧。

每天闲暇之余,我都会到这里来喝上一两杯咖啡,享受这段安逸时光。

第二天,我早早的坐在那个我认为不起眼的角落。他又来了,踏着时间的点,很精确的时间,我当时特意看了表的。我惊讶于他对时间的计算,我脸上的表情也许让他注意到了什么。他轻微的笑了下,虽然是瞬间的笑,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当晚,木雅一家开车回去,即使南予承再三挽留,南予正都是拒绝。死亡的气息依旧浓厚,对南予正来说,这只是完成了一件事情,达到了目的而已。对面是他血缘关系的大哥,之后的生活他们见面遥遥无期。

今天,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来到了这里,听着熟悉的钢琴乐,想着心中满意的作品。

第三天,我把自己打扮的成一个不良少女的模样,混迹于这样的场合也许不会再被他认出来。换个位置,我想他不会再记得我了。还是那个时间,刚踏入酒吧,我就看到他眼光望向我曾经坐过的位置。我远远的盯着他,似乎看到他轻微的怔了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坐在他那个老位置,眼睛开始不停的搜寻着。我知道他在找我,也许他已经习惯了我的出现,而我,是否如他习惯我一样的习惯着他呢?

回去的路上,除了开车的南予正,其他人都睡着了,包括木雅。木雅浑浑噩噩的睡着,迷迷糊糊的双眼透过别的车投来的光看到了南予正的表情,他的脸像是在抽搐,眼睛目视着前方,木雅发现车开得很快,虽是高速公路,但他的车已经超速。

“您好!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第四天,我没有那么早的出现在酒吧。外面的灯影里,我的身影长长的投射地上,显的是那么孤单。他从车上走下来,脸上的冷漠让我不由的感觉到冷,我悄悄的注视着他,他拿出手机看了下,然后快步走向酒吧的门。10分钟后,我从容的走进酒吧,找了个无人的座位。不经意抬头瞟向他的位置,他正出神的看向我。当他发现我看向他的候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江芸睡得很稳,南木彦也一样,木雅慢慢的清醒过来,双手紧紧的抓住座位,仿佛这就是手中的救命稻草。她不说话,但心里已经带着恐惧,除了害怕还是害怕。她通过后视镜看到南予正的脸,他仿佛做好了某种决定一样,一脸的坚定。

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我睁开了眼,一道青春靓丽的身影顿时映入眼帘。

第五天,天空阴沉沉的,风吹动着树,狰狞而狂野。我想他不会来了。转动着手中的高脚杯,一脸的失望注满了杯中。我惊觉到有灼热的目光穿透空间停留在我的脸上。我甩了下头发,抬头望向那个位置,他眼睛里隐藏不住的笑意,让我的落寞瞬间稀释。不知何时,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我起身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无声的把一把紫色的碎花雨伞递了过来。我犹豫一下,接过雨伞,没有说谢谢。

小型货车好像要被飘起来一样,超过一个个性能更好的轿车,把它们都甩在了车后。木雅看着一个个往后移的景物,速度快得她没看清任何一个东西。

说实话,我不是个没见过漂亮女孩的人,但这一刻,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惊艳。

第六天,在外面兜兜转转,那个固定的时间,我和他居然那么巧合的同时推开旋转门。他笑了下,没有说话,而我依然一脸的冷漠。我把雨伞递给他,什么也没有说,然后我转身离去。背后我知道正有一双眼睛失神的看向我。

前方的道路右侧有一辆大卡车,木雅睁大了双眼,倒吸了一口气,眼看他们的车就要直击撞到它的后尾时,南予正突然转动了方向盘,错开到另一条道路。车速慢慢的减弱,木雅大口的喘气,刚才跳到嗓子眼的心脏恢复了正常的跳动。这是一个玩命的过程。

面前的女子年约二十,穿着一身白色体恤衫和紧身牛仔裤。如墨般漆黑的长发在咖啡厅的凉风下调皮的轻轻飘动,她微笑的看着我,眼睛弯成了月牙,嘴角也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煞是好看。

第七天,我不想去那个酒吧。我害怕那个地方像有魔力似的吸引着我。我想让短暂的记忆中的那个影子消失。从我生命的根源彻底的消失。我知道我做不到,真的很难做的到。

南予正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木雅苍白的脸庞,此刻他的脸色很平静,但是抓住方向盘的双手出卖了他,那双有力的手正紧紧的握着,青筋暴出。

她站在我的面前,悬立于她身后的太阳散发着光辉,让她如同沐浴在阳光中。那一刻,我觉得她是令无数人向往的女神,但她脸上温柔的笑容又让我感觉到了邻家女孩般的亲切,一身紧身的衣服却又给我一种活泼青春的感觉。

第八天,我早早的就去了酒吧。我想过了今夜也许今生我再不会出现这个地方了。你不能再喝了。他夺过我的酒杯,眼睛里有疼惜的柔情。我想哭,却给了他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八天中这是我第一次对他笑。

木雅也通过后视镜看向南予正的双眼,即使是自己的父亲,她也不会轻易的错开视线。木雅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眼睛一眼不眨的看着他,最后还是南予正先错开了视线,目视前方,车速稳定了下来。

多重感觉交错下,我竟有了些不切实际的感觉,仿佛眼前的女孩不应该存在于这俗世间,而应该在人人向往的仙境之中。

亦枫。我轻微的唤他。亦枫,你不该出现的,绝对不该!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木雅拿着自己的东西下车后,直接上了房间。这一天经历得太多,她要好好消化。

她静静的站着等候我的回答,但我一时看呆了,竟忘了这茬。

他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圈一点一点的荡漾散开。透过烟雾,我迷离的眼神看向他。亦枫,如果我没再次遇到你,我想我会忘记恨的。

而她身后有一道目光跟随她离去的背影,那就是南予正。

等我反应过来,却见她仍然盯着我笑着,没有丝毫的不耐烦,我居然有些脸红的微低了下头……

丝柳,我知道你恨我。我无话可说。但是,丝柳,我还要说,我爱你!不管你是否接受我的爱。他的眼里我看不到曾经的冰冷。

元旦是三天的假期,但是第三天,南予正说要去公司上班了,他早早的离开家,木雅起来的时候才知道的。木雅中午的时候也离开了家,骑着自行车却不知道要去哪里。街道上很冷清没有什么人,她翻下车,找了一个安静的草地躺着。

我承认,这一刻我真的是有些害羞了。

亦枫,今晚我们就了结在此吧。我把手伸向包中,快速的拿出那个早已经准备好的东西,直接刺向他的身体。他没有躲闪,眼睛里那坚毅的神色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他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丝柳,如果有天你要我的命我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紧闭着双眼,过了一会,她的脸颊好像被什么东西添了一下,她睁开双眼看到一个放大版的小狗,她吓一跳坐起身来。“你怎么在这里?”她问的就是这只狗,它的后退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过跑起来的时候还会一拨一拨的。

在低头的同时,我迅速的左右瞧了瞧,看见周围的桌子并没有人,我心里突然多了一点欣喜。

丝柳,我对不起你。不过,能死在你手中,也是我的造化。他努力的笑了下,慢慢倒了下去。我的泪水淹没了视线,我发疯般的拼命的摇动着他。亦枫,我不要你死,亦枫,我要你活过来。

她抱起它,“你怎么又重了。”

整理了下有些混乱的思绪,我重新抬起头看向她,脸上也露出了自认为很潇洒的笑容,回答道:

警察带我走的时候,我的灵魂仿佛早已随他走了。他们带走的是我的躯壳,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而已。

小狗呜咽了一声。

“没有。”

窗外又下雨了,我起身去关窗。楼下一个女孩正撑着一把淡紫色的雨伞。我想起了他的那把伞。我从看到那把伞的时候我就知道亦枫还爱着我。他还清楚的记得我喜欢的那淡紫色。

这时,有一个人走过来,木雅看向他,是赵柏文,小狗应该是他带过来的吧。他笑着,笑容看起来很憨厚。

说完没有两字,我突然尴尬的发现,我无话可说了。如果说之前的我对于如何交流这方面的学习不屑一顾,此时我真的恨不得有本关于交流的百科全书摆在我面前,我想我大概会吃了它,当然前提是吃了它能让我学会上面的知识。

八年后的八天爱情,是虚幻的一种感觉还是他曾经真实的存在呢?我不敢再去想。

木雅沉默,心思都在小狗身上,没有一点想和赵柏文说话的意思。赵柏文也不开口,就在坐在不远处,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时不时的看向她。

我有些忐忑的看着她,真怕她突然转身离开,但还好的是,那一幕并没有出现。

如果不是8年前他突然的消失。如果不是他再次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我不会知道他是个毒枭和杀人犯,也许我还会和他重新开始的。

弄得无聊了,木雅让小狗自己玩去了。自己则躺回草地,眼睛看着天空。这个天真是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头顶是浅蓝色的云,遥远的天边是白色的。木雅跟感受到一直有视线看向她,木雅坐起身来看向赵柏文的方向,他慌忙的错开视线,木雅问:“有什么事情?”

“那我能坐在这吗?”

如果他不把手突然放进口袋,我也不会瞬间把刀刺向他。我一直知道他的口袋里藏着一把五四手枪。他那个动作让我误以为他想杀我。而我,只是一个缉毒警察,仅此而已。

赵柏文转回头,眼睛眨了两下,这才确认她是在问他,他摇头。

她依然十分轻柔的问道,脸上的两个小酒窝也未消失,一直绽放着。

木雅看了他半晌,沉默躺回草地上。

我受宠若惊,欣然应允。

“那个……”这时,赵柏文说话了。

“当然可以,请坐!”

木雅的双眼仍旧看着天空,赵柏文看到她没有理会他,但他还是问出口:“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她笑着点了点头,“谢谢。”

木雅仿佛听不到他问着什么,继续沉默,不说话。

我绝望了,我发誓,交流真的是一门十分重要的学问,至少它能让你在这样的场合下不至于无话可说。

赵柏文不说话了。

但很显然,缺少社交的我并没有这门学问。我们再次没有了话说,耳边只有悦耳的钢琴声在不断的响起。

过了很久,木雅才坐起身来,看向赵柏文说:“别跟我套近乎,你的聪明最好放在别人身上。”说完,她站起身来,走到自行车旁。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我只是想跟你做朋友。”赵柏文说,“是真心的。”

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不安,她伸出芊芊玉指,指着我面前的一本书,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木雅坐上车:“我不需要。”

“您也喜欢落枫的书吗?”

刚想骑车离去的时候,赵柏文扣住了她的车头,“但是我想把你当成我的朋友。”

“啊?”

“凭你?”木雅看他:“你有什么资格?”

我愣了愣,低头看了一眼那本刚出版没多久,封面还是崭新的书,上面有着一行小字:落枫著。

赵柏文的脸色黯淡了一下:“我……”

落枫是我的笔名,而这本市也是我前段时间刚出版的小说。

“让开。”木雅冷言冷语。

“难道这位美女还是我的读者?”

赵柏文放开了手,木雅淡漠的从他身边离去,小狗在他身边跳跃。

我心中闪过千万种想法,甚至想要表明身份:没错,我就是落枫,这本书的作者。

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木雅骑着车往回家的方向,她需要想的事情太多了,根本不知道从哪里想起。脑子就像被打碎了一样,找不到一点完整的痕迹。即将到家,她停下了车,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她要回去的方向,静默一会后,她转调车头往相反方向离去。

不过最终还是忍耐住了,万一让她觉得我是在装X,那岂不是坏了形象?

她要去确认,她不能坐以待毙,不能等待梦境给予提示,不能把自己放在故事中。她骑到了那家酒吧,现在天色还早,进去的时候酒吧还没有多少人,舞台的中央也没有任何表演者。吧台里还是上次接待他们的工作人员,他正在擦拭着酒杯。

于是我只能不情愿的说着谎言:“是挺喜欢的,他的故事新奇有吸引力,而且还有着很多作者写不出的细腻感情,再加上对文笔有着极强的掌控力,让这些故事栩栩如生,跃然于纸上,有着强烈的代入感,增强了故事的可读性。”

他抬头,“欢迎光临。”

此时此刻,我才发现原来自己那么能吹,这那里还是刚才那个词穷的帅气小伙啊,分明就是个能说会道的帅气小伙嘛……

木雅微微点头。

我定了定心中猿马,尽量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破绽。

“是你。”他有些惊讶又带着疑惑。

也许是因为她听到我对她偶像的夸奖,于是她笑的更灿烂了,当真是笑靥如花,美丽至极。

木雅一怔,没想到他还记得她:“你记得我?”

“哦?看来您和我想法差不多呢,落枫真真是一个十分出色的作者,至少在人鬼相恋这方面写的很让人感动。”

他一笑,“你让我印象深刻。”

听到别人夸奖自己,我心中十分高兴和满足,这感觉可和自己夸自己大不相同。

木雅没有笑,不知道这是恭维还是客气,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让他印象深刻了。她淡漠的说:“给我一杯啤酒。”

她没有停下,继续说道:“我最喜欢的就是他的那篇《静望桃花开》,故事里男主角战死后不忘家中妻子,化成灵魂永伴她左右。而女主则坚贞不渝,至死也在等着那个已经战死他乡的丈夫。”

他没有在意木雅的表情,给她拿了一杯啤酒后问:“这个时候还早,很多设备都还没有开始。”他在解释酒吧的情况。

她说着,脸上露出伤感的表情,似在为两人的故事感到悲伤。

木雅点头:“我知道。”她还在坐在原来的地方,因为那个地方很隐蔽,是在吧台的最里边,如果不注意看是不会知道那里有人的。

太阳集团43335.com,“即使到了故事结局,挚爱的两人都没能再见上一面,真的是太可惜了。”

她坐了很久,一直到夜场开始,本以为她不会等到她要看到的,没想到就在下一秒,他们出现了。

温暖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落在她的身上。她微微转头看向一边,我盯着她的侧脸,看到了点点晶莹在闪烁。

一行人走进了酒吧,他们西装革履,身后就是南予正。南予正也穿着西装,不过看上去总觉得那么滑稽。他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们还是坐在上次的那个位置,服务员拿着几打啤酒放到他们的桌面上。南予正被他们拉住坐在了中间,一人抽出了啤酒瓶塞给了他,木雅能看到南予正的侧脸,他脸上带着笑,苦涩极了。

我心中一震,不知为何,一种心痛的感觉竟悄悄的在心底滋生。

此时的酒吧已经进入了正常营业,酒吧每天都会有不同的节目,一般都是按照酒吧的规定演出,有时候也会按照客人的需求。有时候可以是歌手唱歌、吉他等乐器表演,如果碰到世界杯或NBA比赛,酒吧也会现场直播。

我心慌的收回了目光,而她也转过了头,继续微笑着看着我。

木雅盯着他们的方向,南予正被他们灌了好几瓶的啤酒,她平静的看着,脸上没有任何波动。这时,那个工作人员站到她的身后问道:“还要吗?”

她那眼眶中若隐若现的泪珠已经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纯净的不惹丝毫尘埃的眼眸。

木雅回头看他。

“说起这个,我开始有些讨厌这个不负责任的作者了呢,每次的故事都是那么悲伤的结局,一点都不为他的读者们着想。”

他缓缓一笑,黑暗的灯光依然能看到他的脸:“啤酒,还要吗?”

听到这儿,我尴尬的笑了两声,不敢回答,生怕被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子发现自己就是那个不负责任的作者,同时也为自己之前没有表明身份的机智点了个赞。

木雅看着自己面前空着的啤酒瓶,她点头:“再来一瓶。”

她看着我胆怯的眼光,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漂亮的眼睛顿时弯成了月牙,嘴角的两个小酒窝也现了出来,美极了!

“你还是学生吧。”

她笑着,我看着,直到这首绵长又短暂的钢琴乐终于完结。

木雅抬头,看着他带笑的眼睛。真是奇怪,这人怎么那么喜欢笑。

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表,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她收敛笑容,微笑着对我说道:

“别误会,我没有恶意。”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没做,我要走了,下次再见。”

木雅脸色平静,端起他刚才递过来的啤酒喝了一口。

她起身,和我道别。我心中不舍,但脸上却露出了违心的笑容,像个朋友一样的和她道别。

“你一直在看那边,你认识他们?”木雅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下次再见!”

木雅转头看向南予正的方向,没错,自从他们进来之后,木雅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不认识。”

终于,她转身离开了,我注视着她的背影,直到她走到咖啡厅的门口。

他之后也没在说什么,继续手中的工作。木雅看了一会,转回视线看向他问:“他们经常来这里?”

“谢谢您,落枫先生!很高兴认识您!”

他抬起头,笑着看她,仿佛知道她一定会问他一样,他的视线越过她:“嗯,几乎每天都来。”他收回视线看她,“他们其中有一个是我们这边的会员,一般都是他买单,呐……”他指着,“就是现在喝酒的这个。”

走到门口的她突然转过身,对我说着。

木雅回头,看到南予正拿着酒瓶再喝。

她认出我了?

“一般都是这些人来吗?”有几个人,上次她没见到。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呆住了,甚至连她什么时候出的门都不清楚。等我回过神来,却发现那里已经空空如也,没有了她的倩影。

“不是,有些人是几天才来一次。每次都来的是买单的那个人,也是他喝得最多,几乎每次都是喝醉。”

失落的收回看向门口的目光,我拿起已经微凉的咖啡,轻轻的喝了口,苦涩的味道让我头脑瞬间清醒,我开始思索,是不是哪里露出了破绽,但我想来想去,也没有答案。

木雅不再问了,沉默着喝了啤酒,酸涩的味道钻进喉咙穿入五脏六腑。真是可悲,南予正的秘密如此不堪,卖命的工作带着卑贱,应有的自尊被所有人践踏。生活不是透明而是浑浊污秽,这算什么!

无奈之下,我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却偶然看到她刚才坐过位置上空空如也,没有咖啡,没有饮料,什么都没有。


我一拍额头,暗骂自己愚蠢,妹子坐了那么久也没有请她喝杯饮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Oh,shit。”

一向自诩文雅的我飙出了一句发音不标准的英语,因为我突然想起了自己不但没有请她喝饮料,也没有问到她的联系方式,甚至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强烈的挫败感冲击着我脆弱的心灵,我发誓,以后一定要去学习交流的方法,还有,泡妞的技巧……

思魂  目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