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风月

月光凄苦明亮,是因为饱含了游子的泪光

编辑荐:写着写着,已月上柳梢,这时,我想大多数人都已进入梦了吧。剩下的大多数是离家的,漂泊的他乡人,守着这半城风月,向往着远方。

文/安筱燃

半城风月。那些关于月亮的回忆总有父亲的身影

一轨跨两地,一月两地明,梧桐雨,君子心,借窗望去故乡空。

年关将近,又是一年回家时,积蓄了一年的思念,在这一刻集中爆发了,归心似箭尚不能表达这一刻的心情。我想,春运的票之所以这么珍贵,那是因为承载着一份份思乡情吧。

中秋的夜晚,月光撒了一地,微微的风吹拂,在大地上拨出阵阵涟漪。

曾经多么想追逐远方的飞鸟,向往远方的世界。但当去了远方,却又思念远方。

在我的家乡有一个地名叫望乡坡,故老相传,外出的游子经过这里时,都会回首看望一眼家的方向,因为再见家人,也许又是一年以后了。

我躺在父亲的怀中,可以感觉到父亲粗糙的胡子刺痒我的头皮,父亲轻轻的说:“以前在外面,想家的时候就望着月亮,借着月光可以望见故乡。”真的吗?”
我惊奇的问到,沉寂了好一会,我可以听到父亲缓和的呼吸,可以感觉到父亲温暖的气息,我拗头看着父亲的脸,月光下,父亲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多了两颗小月亮,父亲摸下我的头,侧过身去,没有回答。

第一次觉得深夜的武汉,纵是繁华遍地,我也还是悲伤。即使霓虹灯闪烁,高楼矗立,车水马龙,都觉得它不属于我,而且本身就不属于我。在这里,我只是一个流浪儿,一个想家的孩子。万家的灯火,没有一盏是家的感觉。想家的时候,只能望着家的方向,想亲人的时候,只能静静地望着月。

我想,那双回望的眼睛里包含的情感,应该是最纠结的了,难舍、痛苦、揪心、希望、盼望,最后都会在狠心扭过头的那一刹那化为永久的思念吧。

父亲的青春是在异乡度过的,在父亲十几岁的时候就跟着爷爷外出打工,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家,才能看到故乡的人,故乡的月,故乡的砖砖瓦瓦,父亲的往事丰富而精彩,而我只能用惊叹的心情去聆听父亲的过往。

繁华的背后是孤独,热闹的背后是寂寞。每一次圆月当空,都黯然泪下,彻夜无眠。疲倦天涯客,思乡不还家。我要学会坚强,因为人总会在远方。

我很小就离开家乡外出读书,望乡坡上回望家乡的心情,我体会了几十次。小时候只是不想离开爸妈,不想离开熟悉的家,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渐渐体味到了“回望”的真意,那是一种希望,希望这一次的离开,会是下一次的长居。那是一种承诺,承诺这一次的离开,一定会给家人带来新的希望。

我渐渐的长大,经历了一些事情,也悟出了一些道理,当我上中学的时候,要几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常常因想家而湿了双眼,我想到父亲的那句话。那天晚上,我九九地望着月亮,希望可以透过月光望见故乡,任凭皎洁的月光直直地照射进我的眼睛,那感觉舒适而安详,九九地凝视着月亮,躲进云层、出来、再躲进云层,如此反复但不重复。我并没有像父亲说的那样望见故乡,月光依然明亮,倒是眼睛有点干涩了。我在心里浅浅一笑,怎么可能从月光中望见故乡呢!我想也许是当时我小,爸爸哄我的吧,想了这个借口安慰自己,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勉强接受了。

这里很繁华,很热闹,没有父母的哆嗦,约束。但我还是想困在我的城,还是想把泪流在家乡。害怕归去时,那山,那水,那人,都变得模糊。有时做梦,我会梦到故乡,可醒来时,还是在远方,月色朦胧,渐行渐远。

我们祖先造字挺有意思,“家”字,房子下面养着一头猪,而没有造成房子下面住着人,大概古人觉得,有一间房子,再养上一些家畜、家禽,让人有个安定的生活就是“家”吧。

也许停留在脑海中的某个思想会和空间中的某个物质相遇然后发生某些奇怪的反应,继而刺激大脑产生另一种思想。就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一个奇怪但很清晰的思想突然出现在我的脑里:父亲流泪了!那天晚上,我又站在月光下,注视着月光,月亮依然是那个月亮,只是心情不再如以前那么平静,望着月光,我想象着父亲的经历,想到我的生活,想到我的家乡,想到了父母,想到了那只一起长大的大耳狗……所有的想象凝聚成一种感情,那感情在心里翻转、沸腾,冲向眼睛,化作泪水,模糊了月光,轻轻拭去强忍不住的泪水,才浅浅明白了父亲那句话的含义。

想家的时候,就只能想啊。举头望月故乡月,低头看地他乡地。故乡是用来离别的,只有这样你才会发现它的好,它的美。从前,没离家的时候,不知道想家是一种什么滋味。后来,有了机会,离家千里,方知家的温暖,对家的依恋。很多个夜晚,我都有这样一个错觉,以为转过这座桥,便是家。每每这样,每每落空,又总是期待。

这也是大部分在外游子心中所向往的生活,大多常年在外的游子,或是迫于生计,或是为了追求更高的人生目标,又或是为了心中的信仰,可不管为了什么,他们心中都有一份相同的牵挂。

父亲儿时的生活条件不好,为了生活不得不外出打工,也许父亲关于青春的回忆就是漂泊在外、卖力干活,在外吃的苦,在外受得累,也许只有家乡才能理解。没有那种经历便体会不到那种艰辛!父亲对于家的感情是不同于我们的,他那种真挚朴实、热烈向往的感情早已把“家乡”两字深深烙在心里,他对于家乡的那种情感恐怕是我永远无法理解的。远在异乡,也许父亲表达思想之情就是通过月亮了,虽不是同一片土地,但是是同一个月亮,特别是逢年过节月亮对于游子的作用就犹为重要了,此时的月亮就像一座桥梁,连接着心与家乡,为什么中秋的月亮如此丰满?因为它满载着游子的情感!

无眠的夜晚,我又想起了我家房前的四棵杨梅树,怕是杨梅又要熟了吧。

唐诗中的边塞诗,正是把这种感情融入到诗歌中,才让秋风萧瑟,金戈铁马的塞外,有了那么一缕柔情。

我的记忆里最先听到的歌是从父亲嘴里哼出的《离家的孩子》,这首歌在当时十分流行,几乎全村人都会唱。我想,在哼这首歌的时候,父亲的心情与我的心情是截然不同的,他在外劳苦拼博多年,铸就了他对家厚重又热烈的情感,他爱家、顾家、思家。《离家的孩子》唱出了他的心声,也唱出了无数外出的农民工的心声,真不知这首歌唱落了多少男人的泪啊!

有人说过:异乡的天空,我是断线的风筝;异乡的水面,我是无根的浮萍;异乡的夜晚,月亮很瘦,怎么也装不下想家的心情;异乡的人群,家是一团火;异乡的路上,家是一盏灯;异乡的夜晚,家是一个梦,怎么也圆不了想家的心情。以前,总是待在家里的我,离家的范围不会超过一百公里,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体会。直至后来高考,一份录取通知书,将我送到千里之外,我才发现,我舍不得家,舍不得亲人,独自一人在外求学,生活。那一刻,我才发现,原来我真的很爱家。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一场大战后,夜幕降临,塞外寒风萧瑟,满目荒凉,一群战后侥幸活下的人,围坐在火堆旁,相对无言。这时不知是谁吹起了芦管,耳边响起了熟悉的曲调,一时间,所有人的思绪一下子都飞回了遥远的家乡,白发苍苍的爹娘还健在吗?临别时有孕在身的结发妻子已经生了吧,不知是男孩还是女孩,母子平安吗……不知不觉中,泪水已湿满眼眶,啜泣声已此起彼伏。

如今父亲已不再外出打工,但是他对家的那种感情已烙在心里,从未消失。有次闲谈问到父亲:你怎么不出去挣大钱啊?父亲顿了顿说:“我只是想让你们有个像样的家啊~”听了这话,鼻子一酸再也没有力气进行下面的对话,爱家、顾家、思家是父亲送给我的一笔财富,我想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加深,我会慢慢的理解家的含义,也会慢慢的读懂父亲……

夜幕降临,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在匆匆赶路,他们都只有一个目的地——家。而我每天上完课后,却只能回到暂时而不属于我的家——宿舍。不知道我是羡慕,还是妒忌?这个城市的人总可以在疲劳后,舒懒在家,而我只能望着家的星空,摸不着,看不见。特别是佳节的时候,这种心情就愈发沉重了。

就是这一个个朴实而直接的牵挂,支撑着这群边塞将士,无论在多么危险,多么艰苦的情况下,都会爆发出惊人的生命力,争扎着回去,只为看一眼熟悉的家乡和心中牵挂的家人。

都说
,家是心灵的港湾,是人生的避护所,每个受伤的人,唯一想到的都是家。这时,我才明白家庭重要,知道家的温馨。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自从王维在他十七岁那年的重阳节写出这句诗歌后,千年以下,凡是重阳登高的在外游子,都会在心里吟诵这句诗歌来抒怀心中的思亲之情吧。

每天,都会碰上背着包裹匆忙赶路的人,疾步在他乡的路上。
这时,我才对“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深有体会。我想,当他们疲劳时,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家。或许每个夜晚,都在流泪,只是流在心里。因为他们要坚强,而且必须坚强,异乡的日子是煎熬的,但同时也是希望,这一点,他们心里是明白的。于是,向往远方又思念远方。

而李白的千古名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更是写尽了所有在外游子的思乡情怀。

写着写着,已月上柳梢,这时,我想大多数人都已进入梦了吧。剩下的大多数是离家的,漂泊的他乡人,守着这半城风月,向往着远方。

在外的游子心里常揣着对家乡亲人的牵挂,而在家这一头守候的亲人,也是心系在外的游子,盼望成了他们心里永久的情感,以至于望眼欲穿,望穿秋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每每想到这个画面,没有不心潮涌动,暗自落泪的。有母亲在,就有家,母亲的爱,是我们面对艰苦困难所需勇气和力量的源泉。

最凄美的爱情和思念,莫过于“可怜无定河边骨,犹似春闺梦里人”,江南春闺里的妻子,日日思念,年年期盼,梦里仍渴望着相见的丈夫,早已经成为那无定河边万千枯骨中的一具了,但是她们心里仍然燃烧着那么一点希望。

离别,产生了思念和牵挂,家,是思念和牵挂的完美结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