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买服务 如何更实惠?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国务院决定成立政府购买服务改革工作领导小组,职责是“统筹协调政府购买服务改革,组织拟订政府购买服务改革重要政策措施”等。领导小组组长由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担任,副组长为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和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

人民视觉

太阳集团43335.com 1

国务院专门成立政府购买服务改革领导小组,而且由副总理任组长,足见这项工作的重要性。那么,什么是“政府购买服务”?可以购买哪些服务?为什么要购买?能给老百姓带来什么好处?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指出,要创新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价格管理。对教育、文化、养老、殡葬等公益性服务,要结合政府购买服务改革进程,实行分类管理。

图片来源:网络

在发达国家,政府购买服务已成为一种趋势。欧盟早在1992年就把机动车和设备维修、电子政务、会计和审计、楼房清洁、污水和垃圾处理等27类公共服务纳入向市场购买范围;在美国,甚至监狱也可以向市场购买,全美有31个州及联邦政府跟私人监狱签订了代管犯人协议;在日本,几乎所有的政府公共服务项目都通过竞争性招标,外包给专业公司。

政府购服务,花的是财政的钱;百姓既是受益人也是出资人,买来的服务必须物有所值。在“创新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价格管理”的过程中,如何兼顾百姓、政府以及组织机构与市场主体的诉求,实现多赢?能否以价格改革推动公共服务量质齐升,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请看记者的调查。

目前中国已经迈入老龄化社会,社会对养老需求不断增加。民营养老机构享受不到政府的扶持政策,难以与公办养老机构竞争。公办养老机构编制少、人员紧、经费缺、管理死等弊端日趋凸显,严重影响公办养老机构的运行活力。在这种大环境下一种新的养老机构模式——公建民营正在崛起。

在我国,上海市2000年开始推行政府购买服务,早是依托社会养老机构开展居家养老。后来各地积极尝试,范围扩大到医疗卫生、教育、社区服务等很多领域。比如在江苏无锡,市政设施养护、污水处理、路灯设施维护等公共事业,都从政府“亲自动手”变成了由专门社会机构“拿政府的钱,帮政府干事”。

——编者

所谓公办养老机构就是在公办养老机构尝试公建民营模式,即政府出资修建养老机构,再通过委托管理、合作运营、购买服务等方式进行社会化运营。加大民办公助的力度,对规模较大、服务和管理比较规范的大型民办养老机构给予必要的资助。

与国人日益增长的公共服务需求相比,不少领域的公共服务质量还不高,规模还不足,效率还较低,很多群众办事遭遇“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就是明显的体现。政府包办公共服务,提供服务的单位往往有行政级别,提供服务的个别工作人员动辄以“上面有规定”为由,“宁愿让你多跑腿,也不愿自己多动嘴”。如果政府购买服务,提供公共服务的专业人员必须按照业绩获得收入,得过且过混日子的人就没法再混下去,干得多、干得好的人就会有更高的收入和社会地位。如此,提供服务的才会卖力,接受服务的才会舒心。

列一份预算之内的“购物单”

“公建民营”模式有三大优点,一是价格优势,有利于低收入人群接受。按照传统模式,养老机构主要分为“公建公营”和“民建民营”两种形式,前者模式下的公立福利院虽然数量不少,但大都是优先用于服务城乡特殊困难人群的需要,而后者模式下的养老院则主要依靠社会力量,服务人群也相对中高端。在此背景下,“公建民营”的模式定位于标准化经济型,可以有效融合两者的优势,使两者实现互补,为广大群众提供了更多的养老选择,对老人收取的价格低于“民建民营”养老院,便于被低收入阶层所接受。

毫无疑问,政府购买服务有助于破解政府包办公共服务的弊端,提高社会服务的效率,增加公共服务的供给,真正实现“民有所呼,我有所应”。

只能购买基本公共服务,不能超出公共财政支付范围

二是产生财政红利,提高公共财政的可持续性。政府负责政策制定与规划,而将政策执行落实于民间社区或私营部门,这样不仅可以减轻公共部门预算压力,带来财政效益,又可将社区及民众力量引入公共服务的进程当中,强化公民意识与社会认同感。政府通过“公建公营”方式投资、建设并自主运营的养老院,会占用大量的财政资金,造成政府债务。为减轻地方政府债务,“公建民营”通过向私营合作者租赁公共设施、降低准公共服务的运营成本等方式,可以为政府带来稳定的现金收益;或通过对现有的公共服务提供方式进行有效的公私合作改革,可推动私营部门在公共服务收费固定的情况下降低供给成本。

网评精粹:

“没想到居家养老服务还有套餐可选。”家住北京木樨地的杨晓说,今年重阳节,西城区月坛街道协调相关机构开展“敬老月”活动,为辖区居民提供包括洗澡、口腔护理、肢体按摩、协助进餐、日间托管等多项服务在内的“养老套餐”。“父亲常年卧床,我工作忙,母亲年事已高,街道送来的养老服务特别适合我们这样的家庭。”杨晓说。

三是合理利用民营机构的相对优势。民营机构主要的优势在于它有着良好的管理能力和运行机制。“公建民营”的模式可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私人投资者的积极性,减少私人投资者对“前期土地资金投入较大、利润薄、资本回收期长”的顾虑。通过引入在养老领域有相关经验的私人投资者,让其承担设施的维护和运营成本,会有助于提高项目的设计和施工质量,促使其为项目引入新的技术、专业知识和相关领域的经验,充分发挥民营资本在资源整合与经营管理上的优势,进而降低项目建设、运营等全周期的成本,提高资源使用效率。

政府买服务 如何更实惠?。创造条件让“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

杨晓一家是政府购买服务的受益者——服务不是免费的,提供方是天津鹤童老年福利协会和金助友家政公司,费用由月坛街道埋单。

此外,由于私人投资者前期投入会相对少很多,所以可利用这种优势强化养老院的营销体系和服务水平,进而提高“公建民营”养老院的收益和员工的福利待遇。

“特殊党费”彰显“感恩情怀”

“政府不是万能的,在提供某些公共产品时,专业机构的效率更高。所以政府会将公共财政支出范围内的公共服务外包。”清华大学非政府组织研究所副所长贾西津介绍,从国际上看,购买服务已经成为政府开展公共管理的重要手段。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在改革中真刀真枪练就“抓实”功夫

天津市红桥区居民王静家是双职工家庭,孩子今年4岁,她希望社区能有幼儿托管服务,“幼儿园放学早,孩子没地儿去。”

链接阅读:

为推动在更大范围内开展公办养老机构改革,民政部、发展改革委近日联合印发通知,决定以公建民营为重点,继续开展第二批公办养老机构改革试点工作。

通知提出,公建民营机构要以需求为导向,按照社会化、市场化方式运营,增强自身生存发展能力。一切从实际出发,立足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公办养老机构发展现状,探索形式多样、特色鲜明的公建民营模式。对外经贸大学社会保障系主任李长安指出,这一改革试点,主要是为了解决公办养老机构长期以来难以解决的问题。

李长安:开展公办养老机构改革试点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过去公办养老机构定位不清、职责不明以及供需严重失衡的问题。长期以来,我国的公办养老机构主要提供集中养老服务,这种由政府包建包办包管的纯福利性质的养老机构体制已不适应当前的发展。而且由于政府财政能力有限,使得养老机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而且管理不专业、服务质量不高问题也比较突出,“一床难求”现象在公办养老机构中也十分普遍。相比较而言,公建民营的养老机构能够发挥企业化管理模式,注重管理及专业化培训,注重质量与效率,将为公办养老机构注入新的活力,形成“人性化管理、个性化服务、专业化介入、社会化互动”的新型养老机构服务模式。

自2013年12月启动开展第一批公办养老机构改革试点工作以来,共有1100多家公办养老机构实施了公建(办)民营,其中,29个省(区、市)选取了126家试点单位在民政部备案。两年多来,试点单位着力解决机构职能定位不明确、发展活力不足等问题,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据了解,第二次试点的主要任务包括扩大公建民营范围;丰富公建民营实施方式;发挥公建民营机构作用;提升公建民营规范化水平;加强公建民营机构监督管理;完善公建民营配套措施;稳步推进公办养老机构转企改制。

通知要求,各省、区、市要在试点基础上,逐步制定统一实施办法,明确资质条件,规范程序方法,加强指导监督,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养老用途不改变、服务水平不降低。用好用足国家对养老机构建设和发展的各项优惠政策,为公建民营实施营造良好环境。李长安指出,公建民营,并不意味着福利机构变盈利机构,政府还要肩负起监管的责任。

李长安:从2013年开始的第一批改革试点情况来看,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和经验。所以在第一批试点的基础上,继续扩大公办养老机构公建民营的试点范围。另外,民间机构还可利用自身的优势链接更多的社会资源,如慈善团体、医疗保健服务等,为老人提供更高层次的服务,实现医养结合。不过,在接下来的试点过程中,需要进一步明确的是,实行“公建民营”模式的养老服务机构应保持福利服务性质,坚决防止借民营的幌子擅自乱涨价,使福利机构变味成盈利机构。此外,养老机构公建民营,政府既不应管得过多、过细,避免“公办”变异为事无巨细的“包办”,又不能撒手不管、放任自流,防止“公办”缺位、徒有虚名。而对养老机构的经营者而言,其首要责任是将养老服务做到最好。最根本的就是要遵守相关规章制度,将养老服务规范化经营,为老年人提供更优更好的服务。

来源:央广网

“问责利剑”倒逼干部“知责履责”

北京市朝阳区居民王胜洪在京郊亦庄开发区工作,家住三环内,中午没办法回家给85岁的老母亲做饭,他希望家门口有间托老所。

抓好“基层探索”这根改革生命线

北京市西城区居民刘秀勤34岁的儿子患有精神分裂,鉴定为二级残疾,已丧失劳动能力多年,“我们家收入低,长期看心理医生的花费太高,希望社区能提供残疾人心理辅导。”

太阳集团43335.com,……

政府可以通过从市场购买服务的方式,满足居民的这些需求吗?

贾西津介绍,根据国际经验,政府购买服务可覆盖大多数公共领域。其中,特别适合购买的服务包括:教育、职业教育和特殊教育,公共卫生和农村医疗卫生服务,养老服务,残障服务,社区发展,社区矫正和青少年辅导,公民教育和科普教育,就业促进保障性住宅,等等。2013年国务院出台《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指导意见》明确教育、就业、社保、医疗卫生、住房保障、文化体育及残疾人服务等基本公共服务领域,要逐步加大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力度。

以北京为例,2015年全市市级社会建设专项资金面向各类社会组织购买500项服务。项目内容涵盖了社会公共服务、社会公益服务、社区便民服务、社会治理服务、社会建设决策咨询服务共5大类30个方向。

“公共财政资金来自纳税人,购买服务不能超出公共财政应当支付的范围,比如类似歌咏比赛虽然有一定的公益属性,但不适于作为购买标的。”贾西津解释说,这些歌舞娱乐属于居民自愿、自发的活动,政府没有权力向其配置公共财政资金。

做一本全程公开的“明白账”

买卖双方不可“沾亲带故”,采购资金不能“左口袋到右口袋”

政府购买服务的体量非常之大。

数据显示,北京市市级社会建设专项资金5年内共购买了2252个社会组织服务项目,总计投入3.5亿元。2015年,合肥市市本级购买公共服务110项,总价2.92亿元;兰州市市级财政投入4.5亿元用于政府购买服务;湖南省财政厅日前表示,2016年省本级政府购买服务范围将大幅拓宽,普惠性学前教育等293项服务事项,都将交给社会力量承担。

全国来看,在医疗养老等民生保障领域,政府已大规模引入商业服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已有27个省将392个大病保险统筹项目交由商业保险公司打理,覆盖人口7亿人。可以预见,未来随着各级财政支出向民生领域倾斜力度不断加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资金总量将非常可观。

正因为体量巨大,政府购买服务如果存在跑冒滴漏,浪费也将是惊人的。

“必须扎紧制度的笼子。”贾西津认为,确保每一分钱花到明处,每一次采购物有所值,要在以下三方面完善采购机制:

首先,要明确供应商资质范围。

根据规定,目前可以承接政府购买服务的主体,包括依法在民政部门登记成立或经国务院批准免予登记的社会组织,以及依法在工商管理或行业主管部门登记成立的企业、机构等社会力量。

“可现实中,一些社会组织本身就是管理部门的附属机构,以致购买服务变成从‘左口袋到右口袋’的游戏,让财政花冤枉钱。”贾西津认为,应彻底切割购买主体和承接主体的利益关联,杜绝沾亲带故的采购方式。

其次,要严格执行招投标程序。

“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必须引入市场竞争,通过招投标来选择那些资质好、出价低的提供者。”贾西津认为,如果没有公开公正的竞争,政府购买就可能演化成政府委托,很难避免官商勾结以及所购买的公共服务质次价高等不良后果。

第三,要完善社会监督机制。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求,推动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经营者加大信息公开力度,接受社会监督,保障社会公众知情权、监督权。

“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采购信息全程公开,是根治公共服务采购浪费、贪腐顽症的良药。政府应向社会公布所购买公共服务的需求、购买的财政预算、竞标流程、获得购买资格的社会组织名单等等,做到操作全程公开透明。”贾西津说。

建一套三方共赢的议价机制

百姓要方便实惠,政府要高效的社会管理,企业要可持续收益

“敬老月”一过,北京月坛街道的居家养老免费套餐就停了。“其实,只要收费合理,我们非常愿意购买。”杨晓说。

月坛街道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于锐告诉记者,未来养老套餐将会以低于市场的价格长期提供下去,社区居民随时可以购买,并且西城区计划对重度失能老人每个月补贴600元,可用于购买居家养老服务。为照顾弱势群体,对70岁以上的特困老人,政府还会出资购买家政、洗衣、安全等服务。

“低于市场价,老百姓高兴;可价格太低,企业经营不可持续。”于锐说:“我们购买服务时要精打细算压低价格,但一定得保证企业有合理的利润。比如为居家老人提供理发服务,市场价要15元,我们这儿是居民自己出1元,社区补贴9元,企业为每人让利5元后仍有一定利润。”

“创新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价格管理的关键,在于清晰界定政府、企业和用户的权利义务,区分基本和非基本需求,建立健全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财政投入与价格调整相协调的机制。”贾西津说,居民要便捷的公共服务,政府要高效的社会管理,企业要求有微薄但可持续的收益,三者的诉求必须得到统一。

“属于基本需求的,财政补贴多一些;属于非基本需求的,居民个人多负担一些。整体而言,政府购买服务也要尊重市场,保护社会力量参与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的积极性。”贾西津说。

北京市爱侬家政公司负责人表示,虽然与政府开展合作利润微薄,但企业借此打出了品牌,赢得了信誉,开拓了市场,一些营利性服务的订单也随之增多。他认为,目前北京已经明确2017年建立比较完善的政府购买服务制度,这对包括家政行业在内的许多服务业来说,是巨大的市场机会。“政府提供补贴,能有效刺激居民的消费需求,也让我们有信心增加投入、扩大规模、提高服务能力。”

根据政策,作为未来价格改革的重要一环,将推进政府定价项目“清单化”,中央和地方要在2016年以前制定发布新的政府定价目录,将政府定价范围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

“要避免政府在公共服务采购过程中,同时扮演参与者和规则制定者的局面,必要时应该引入第三方进行监督。”贾西津认为,对政府定价的行为,要进一步规范定价程序,加强成本监审和成本信息公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