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约定 – 韩历文学网

这一次他外出探险,危险很大,他临别时打算和自己的女朋友见上一面。他们约在每次约会的电影院门口。

那天鹿黎给我打电话,用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语气告诉我,何家阳结婚了。

他新认识了个女朋友,今天是要约会的日子。他觉得男人手上没有手表显得没有身份,于是他到街上晃悠想着买个手表撑撑场,刚巧路过神奇商店,便走了进去。

以前,他们约会的时候,他总是会迟到,因为他的工作性质,她很理解他,每次当他急冲冲地赶过来说:很抱歉,我又迟到了,你等久了吧?她总是会微笑着说:没什么,我也刚到一会。

她是在九年前认识他的。

欢迎光临神奇商店,在这里你可以找到任何想要的东西哦。店主在门口殷勤迎接道。

一开始,他还以为她的女朋友是真的刚到。有一次,他早早地到了约会地点,故意躲在一旁,等了很久才出来。没有想到他的女朋友依然说着同样的话。那一刻,他才体会到了女朋友的体贴和包容。

那年高考刚结束,下了一场几乎要把整个镇子给淹没的大雨。

有外观高贵点的手表么?他问道,接着又小声说道,价钱便宜一点的。店主笑着从柜里拿出一只手表递给他。他慌忙戴上试效果,果然无论材料、颜色和款式都十分适合。店主接着说:这不是普通手表,还能倒转时间哦,只要扭动旁边的发条让表针回转,你就能回到表针指示的时间。。。。。。我知道了,多少钱?店主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因为约会时间马上要到,他可不想给对方留下迟到的印象。

迟到的约定 – 韩历文学网。这一次探险,要去大概6个月,他们约好他回来,就在这个电影院门口见面。

鹿黎躲在学校对面的小饭馆里吃粉。

付过钱,他赶到约会地点,和妹纸聊得欢快,手表让他自信满满,仿佛自己真的是一个富人一般。他们牵着手逛着,经过一座大楼的时候,突然听见旁人一声惊叫,接着他便听见金属、玻璃等各种物件掉地的碰撞声。他不知道发生何时,吓得闭着眼睛缩起身子,良久,才重新睁眼舒展开来。没事吧?究竟??????他扭过头向女朋友确认状况,然而眼前的景象把他吓呆了。几支钢筋从头顶和肩膀直插入女朋友身体,又从腹部、腰侧出来,肠肚洒了一地,碎玻璃插在她仰起的脸上,穿脸刺眼而过,鲜血从脖子的穿孔一波波涌出,不时溅他一头一脸。支离破碎的尸体缓缓向一边倒去,他手上还牵着女孩被玻璃切断的手腕,不断滴着血。

可谁也没有想到,30年过去了,他已然没有回来。因为他在探险的旅途中不幸摔下山涧,等他醒来,由于大脑的撞击他失去了记忆。后来他被一家好心人救了下来,并和这家的女儿结婚生子。

一碗粉四块钱,吃的她一把鼻涕一把泪。

他抬头望去,大厦顶楼上悬着一个脚手架,一边的绳索已经断裂,上面的工具和大楼的玻璃窗就是从那掉了下来。他还隐约看到了一个人影,从窗户探出头来看着自己的位置。那就是凶手!他立马闯入大厦,进入电梯按下顶楼,不管是意外还是谋杀,他都发誓要抓住那犯人。电梯很快到达顶楼。他冲到脚手架的位置,凶手已经不见了踪影,整层顶楼也还没有开发,空荡荡的。凶手怕是在他上来的过程中逃走了。他探头出去看看,楼沿下只有一个悬着的脚手架,楼下便是女孩的尸体,躺在血泊之中,四周围满了人。

一天,他们一家开车出去玩,结果在路上,一辆失控的汽车直直地像他们撞了过来。惨祸就这样发生了,等他醒来,才得知妻子和孩子都在车祸中丧生,而他却活了下来。更离奇地是,由于车辆的撞击,他竟然慢慢地恢复了记忆。

何家阳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他无比懊恼,突然他想起了早些时候店主说过的话:只要扭动旁边的发条让表针回转,你就能回到表针指示的时间。他抬起手腕,时间刚好是中午12点。他把时间往回拨了半小时,刚设定好,周围的景色都变了,他发现自己深处某条小巷中,前方便是约会见面的地方。

带着一颗饱受创伤的心,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想起了那个她,想起了她们曾经的感情,想起了他在异乡的遭遇,他的心情格外的复杂。

他端着一碗米线坐在了鹿黎对面,她看着他用勺子一勺一勺的往碗里加辣椒酱,然后像在喝一碗白开水一样面不改色的吃的一干二净。

前不远便是约会见面的地方。另一个自己正和女朋友见面聊天。

下了火车,他直接打了辆出租车,就奔当年的电影院。出租车载着他,载着他的回忆,一点点地像目的地靠近。等到凭着自己的记忆来到当年电影院的地方,他被眼前的情景搞懵了。

她老家是重庆的,第一次看见学校里比她还能吃辣的男孩子,脑子一热,替他付了钱,换来他的电话。

他赶紧绕道而行,要抢在半小时前的自己和女朋友到达大厦楼下之前把犯人揪住,阻止悲剧的发生。很快他便来到了大厦,抬头望去,脚手架还正常悬在空中,他飞奔进电梯升上顶楼,门一打开他就看到一个人站在楼沿边上,拿着清洁工具正在洗刷外层的玻璃。

哪里还有当年的电影院,这里已经高楼林立,当年电影院的地方已经成了步行街。哪里还有当年记忆的电影院,他的心那一刻有一种抽的疼。

一个暑假,她做尽了丢人的事。

突然对方脚一滑,摔出了楼沿。他连忙冲上前想要拉住清洁工,可是没有赶上,对方重重跌在脚手架上,整个脚手架瞬间倾倒,对方在坠落的一瞬踢破下一层的玻璃窗,掉进了下面的楼层里。他来不及阻止,脚手架上的工具和碎玻璃全数掉到楼下,一声惊叫,女朋友如半小时前一样各种穿插切割身亡。楼下的自己抬头看了看他,然后跑进了大厦。他想起了那熟悉的一幕,半小时前自己就是这样看见了楼顶上的人影追了上来。他督见旁边有条走道,慌忙跑过去躲起来,以免被另一个自己上来发现。他撞开走道的门,惊觉里面也躲着另一个自己,对方一看见他,马上拨弄手上的手表,不到一秒时间就消失不见了。

站在那里,久久地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他觉得有些口渴,看到不远处有一家小超市,于是走上前,打算买一瓶矿泉水。

他在网吧通宵,她陪他吃康师傅酸辣牛肉面。一人一桶,不辣不过瘾,她便偷偷去超市撕包装袋偷调料包。

他明白了,那是前一次时光倒流回来的自己,难怪刚才自己冲上楼顶的时候没有找到任何人,原来自己用手表又回去了。他没有时间多想,自己也坐在了走道角落,这时走道的门再次被推开,他早就知道了会有这一幕,那是下一个时光倒流的自己,正如刚才他发现上一个自己一样,现在下一个自己也发现了他。于是他慌乱中胡乱调整手表,然后嗖的一声,自己来到另一个地方。

就在那个店主将矿泉水递给她抬起头的那一刹那,他们四目相对,他看清了那个店主正是当年自己的女朋友,他满眼的泪水终于无法控制地流了下来。他知道了,她一定是记得当年他说的:回来的话就在电影院门口见,她担心他回来的话,找不到她,于是就在这里开了家小超市等他。

有一回被逮到了,超市的老板娘说什么不肯放过她,拿着笤帚追了她半条街。

他马上认了出来,前面转角后就是约会地点,自己比上一次回到了更早的时间。他正要迈步赶去大厦提早拯救清洁工,进而拯救自己女朋友,突然发现身体动不了。这时转角一辆货车从后拐出,来不及发现他刹停,把他撞飞了出去,他的身体狠狠撞在墙角上,整张脸像拨开的花生壳一般被磕开一道裂口,两边眼睛散开呈180度,大脑脱壳而出滚到了路上,落在即将刹住的货车轮前,被碾成了浆糊。距离那不远的大厦楼下,又传来了一阵惊叫声。

望着她,握着她的手,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很抱歉,我又迟到了,你等久了吧?

他半夜出门飙车,她图刺激自告奋勇的一屁股坐在后座上,后来一整个镇子上的人都听见了她鬼哭狼嚎的叫声。

神奇商店里,店主皱着眉头自言自语:早上的客人没听我说完就走了,那手表连续使用两次以后会冻结一段时间,使主人时间停顿,希望那不会对客人造成影响吧??????

而她,依然像当年那样,微微地笑了笑说:没什么,还好,你来了。

那会儿鹿妈妈在纺织厂上班,厂子旁边就是个电影院。

何家阳大中午来找鹿黎,光明正大的把她从鹿妈妈眼皮子底下拽走了。那是他请她看的第一场电影,也是唯一一场电影。

女主角因男主角背叛投河自尽,看的她眼睛都哭肿了,他却在众目睽睽下边吃香辣蟹罐头边笑嘻嘻的说,那女的胸真大。

后来她考上了外地的大学,他连专科也没混上。她劝他复读,说了很多他不耐烦的话。

那是他第一次冲她发火,在大街上就指着她的鼻子吼。

别以为你考上个大学就了不起了,老子偏不吃你那套。

于是鹿黎就一个人收拾行李坐火车去了北方。

她仍是在学校对面找了个小饭馆,点了一碗酸辣粉。

不知道又加了多少辣椒酱,她依旧是吃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她想起来她第一次见到何家阳,想着想着就哭了。

哭的正起劲,一瓶矿泉水不偏不斜的砸中了她的脑袋。

抬起头,脸上还挂着没擦干净的眼泪,脑门上因为水土不服起了几个红的发亮的青春痘。

他扑哧一下就笑出了声。

鹿黎,这儿的米线有点贵,你请客呗。我送你一包麻椒凤爪。

后来,何家阳在校外租了一间地下室,每天窝在家里上网。

她费劲心思替他找了一份在奶茶店的工作,薪水不错,也不累,却被他嫌弃。

一个大男人,跟一群小姑娘混在一起做奶茶,还不得被笑话死。

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好在何家阳有一个有钱的爹。

他爹在镇子上做布料生意,出了名的小气,却唯独对儿子舍得花钱。这次他偷偷跑出来,生生把他爸气病了两天,可还是一分不落的把生活费寄过来。

鹿黎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她攒钱订了个大蛋糕,让何家阳偷偷翻墙头进了学校。

在一片起哄声中,她第一次在他面前红了脸。却也大胆的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我就是喜欢能吃辣的男的,爷们。

他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什么都没说。

她干脆把话说的直白些。

我喜欢你很久了,何家阳。

我知道啊。他笑了笑,在众人高喊在一起时抱了抱她。

其实生活跟原来也没什么两样。

依旧是一起吃辣,一起飙车,一起通宵泡网吧。

他也正儿八经的找了个模特的工作,在一家不大不小的杂志社里拍封面,拍插图,拍海报。

大学毕业后,鹿黎继续读研,得到的第一笔奖学金,她省下来,给他买了商场里最贵的一样男士护肤品。

她说,模特最重要的就是脸。

何家阳家布料的生意不好做了,寄的钱也少了起来,他顶着北漂的压力,把辛苦挣到的每一分钱都攒了起来。

鹿黎也不再每个星期都缠着他一起吃什么山珍海味。

只是偶尔在他们的地下室里,她也会买上一两条鱼,再添几包麻辣鱼的调料。

两个人面对面吃的不亦乐乎,何家阳也会用沾满辣椒油的手指头刮刮她的鼻子。

鹿黎正式毕业的那一年,何家阳的妈妈去世了。

他赶着回家,买了车票,她送她到火车站。

他们在人群里拥抱亲吻。

他却还说着不着边的话,我回来以后,如果发现你和别的男的一起吃粉,我就让他断子绝孙,听到没。

她破涕为笑,目送他在人群中走远。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她进了和他同一间的杂志社,边做写手,边看他以前拍的一些照片。

一个月。

两个月。

半年。

鹿黎一直和何家阳保持着联系,她问他为什么还不回来,他都是应付的回答。

我那个爹事多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里情况不好了,我总得陪他一段时间。乖,回去我带你去吃川菜。

后来,她的手机丢了,工作又忽然间多了起来。忙活了半个星期,才想起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联系。

她买了新的手机,再打过去,已经是一个冰冷的女声。

她辞退了工作,回到了小镇。

鹿妈妈工作的纺织厂外的电影院门口,巨幅的海报挂在墙面上,还是那年他们一起看的那个电影。

女主角心灰意冷的面孔鹿黎已经记不太清楚,却能够想起何家阳咧着嘴角,边吃香辣蟹边喊,那女的胸真大。

想到这里,她还没来得及笑,就看见了电影院里走出来的一对男女。

男的穿着一件宽大的夹袄,把女朋友裹在怀里。

她愣在原地。

忽的就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包麻椒凤爪,踉踉跄跄的跑到他们面前。

何家阳看到她,有些尴尬的缩了缩头,像是装作不认识她一样。

买一包凤爪吧,三块钱。

他不说话,也不敢看她。

她继续说。

卖一包凤爪吧,三块钱。特别辣,好吃的很。

她的目光向刺一样深深的扎在他的脸上。

不要了,我女朋友不吃辣。

何家阳终于开了口。

直到两个人走远了,鹿黎才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哭够了,她慢吞吞的站起身,进了纺织厂。

鹿妈妈看到女儿回来了,还红着眼睛,接过她的背包,低声道,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听话。

回到家,鹿爸爸看女儿回来了,高兴的倒了杯酒,和鹿黎聊工作的事,还有以后的打算。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何家,鹿妈妈在一旁谩骂。

何老头子真是个老不死的,自己家的生意赔了本,硬生生的逼自己的老婆去陪客户,最后他老婆自杀了。这下又把儿子倒贴给了客户家的女儿。真是为了钱,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她再也没有耐心听父母继续讨论何家的事,披上外套就跑了出去。

果然,在网吧里,她找到了吃酸辣牛肉面的何家阳。

你来了。

他抬起头来,冲她挤出一个笑脸。

我女朋友去买点心了,你有什么事快点说,她这就回来。

鹿黎一把抢过他的叉子,稀里糊涂的把面吃干净了,摸了摸嘴,舌头上却没残留一丝的辣味。

她开始笑,笑的他有些头皮发麻。

有事快说,没事就滚,别耽误老子上网。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你爸真不是个东西。

她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

何家阳被这一句话彻底惹怒了,像很多年前一样,指着她的鼻子。

告诉你,别以为你现在能耐了,有学历了,有钱了,就跑过来指责我。我爸是为了钱不择手段,你妈也干净不到哪里去。你问问,你妈为什么在纺织厂里领比别人翻一倍还多的薪水,要不是我爸,你家早就喝西北风去了。

鹿黎几乎使出了浑身的劲,一巴掌打在了何家阳的脸上。

从网吧出来,她看见了他的女朋友。

她拎着一袋点心,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自顾自的喃喃,这不是刚才那个卖凤爪的吗。

她没再回家,直接订了火车票回到北方的城市。

她退了那间地下室,在一家公司里给人当助理。公司老板是个南方人,不吃辣,食堂里的饭菜也十分清淡。

直到那天公司停电,她又去大学对面的饭馆里吃酸辣粉,放了一勺辣椒,吃到一半,却辣的咳嗽。

这一次,矿泉水放到了桌子上。

鹿黎一抬头,却不是何家阳,而是公司的老板乔靖。

女孩子家不能吃辣,就不要逞强,况且,吃多了对皮肤不好。他笑盈盈的对她说。

我问鹿黎,你还去参加他的婚礼吗。她在电话那头轻声说,不了吧,我和乔靖也要结婚了。

我挂了电话,忽然就想起几年前何家阳对我说的话。

他说,你是鹿鹿最好的朋友,如果以后我不能陪她走红毯,你也要做她的伴娘,看看她身边的人是谁,能不能够给她好的生活。至少,比我能给她的要多很多才行。

这就是鹿黎和何家阳的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