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思念 – 韩历文学网

落日的凄美映红了天际的流云,自西向东云卷云舒的次第绽开,拓展大片、大片形态迥异的晚霞,层层叠叠布满天空的刹那,天地之间便殷红如血,不可复制的云蒸霞蔚,流云似火的蔚为壮观。

落日黄昏。瘦削的枝头挂着一轮红日。水洗般清澈明亮的美。那红,染了西边的云彩。冬日的黄昏,尽管天冷的出奇,因了这日光,变得温暖,美丽。一天之中,我爱早晨的朝霞,黄昏的落日。这份喜欢,既是新生活的开始,也是忙碌结束后,回归内心的喜悦。

一缕清愁,悲恨相续,魂飞千载寻伊尽,唤不醒,相思人憔悴,夜半静听万千泪。经流年,梦回曲水边,烟波碎,人已醉,红尘滚滚皆是泪,风逝一抹暗脆。倾尽风华,寂寞了容颜。跌碎谁的思念?一袭霓裳,抚起月亮的寒光,穿越过万水千山,只为倾国倾城的想念……

——题记

太阳还没有隐没在山脚。西窗外,还是火红。独站高楼,看着落日缓慢西斜。自然的美丽,在刹那的时光里。第一次爱上黄昏,在后海。在桥头,我看到夕阳染红了天,那红,艳艳的,流泻到湖水里。湖水红了,白色拱桥,夏日葱郁的树,小船,好美的黄昏。黄昏是摄影师的独爱。因日光的柔和细腻,成为他们眼里最美的风景。也是,我的。

——题记

六月的骄阳,在饱览了白昼一个个美与丑、善与恶明争暗斗的博弈,不屑一顾的散尽了一天繁华,释放出最为瑰丽的身影,凄美的一个转身,留下了离去时的凄凉与落寞,便让大地羞赧于一片黑黢黢的夜幕之中。

手捧一卷书,临床而坐,思绪在遥远的黄昏里。美丽多情的黄昏,载着无数的孤独与寂寞。那个女子说,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读李重元的这阕词,我就被这句话吸引。这门,是柴扉?不,还有那扇心门。黄昏了,天要黑了,是远去的归人回来的时候。她独倚高楼,望穿秋水:远处,碧草流入深远的古道,远方的他还没有回来。一日又一日。杜鹃啼鸣,声声悦耳。在思妇的心里,平添无限的愁绪。她怕鸟儿鸣叫,怕漆黑的夜。落日前,急急地关上房门。归人不归,何必留着希望。无限的希望,就是更深的失望。不再思他,不再念他。思念反而随着太阳落山,越发的深了。孤独的背影消失在掩着的柴门里。关上了柴门,关不住的是寂寞。

摘一抹冬日的阳光,妄自温热冰冻的思绪,温暖不了这红尘中聚散离合的沧桑。掩闭那扇欢笑的们,却掩不住藏在眼眸深处的悲伤。是谁在天涯的尽头浅吟浅唱,遥望天际,你是否还和原来那般模样,在孤独的时候,和我一样念念不忘。

泣血的黄昏下,每一颗流浪在外的心,深浅不一的镀上了淡淡晕红的光影,像极了天边的流云,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盏灯光下,一溜儿高低不齐,胖瘦不等,俊丑不一的众生相,辉映远空一颗颗大小不等的星星,在清清浅浅的影子里,尽情演绎出生末净旦丑的百态人生。夜渐深,露珠儿凉,一束琉璃的清瘦光影,随一丝晚风薄凉的告慰,众生便无可奈何的枕着归宿,辗转榻侧的几多心事悠悠,两滴相思泪里朦朦胧胧的入睡了过去。

萋萋芳草,柳外高楼,杜宇声声,雨打梨花。不多的字中,凝聚成两个字,孤独。这份寂寞在孤独里,随着夜深,思念反而更重。雨打梨花。娇美的容颜,苍老在等待的岁月里。两行清泪,在她美丽的容颜上流淌。思念化成点点相思泪。流在夜深人静的深闺里。一切景语皆情语。这景,由远而近,这情由外而内。这相思,在黄昏里格外的浓了。

是谁潜伏在记忆的深处,把今生的等待融在海枯石烂之中?是谁在秋残叶衰的寒冬里,轻披薄衣在午夜里倾诉?是谁用一世的孤傲泪把烛遥?是谁独望流年将执念深陷断了柔肠?是谁用满眼的泪痕望着遥远的背影隐藏了给谁的思念?是谁妄自想用笑声把我最后的一滴相思的眼泪埋葬?

夜,包罗万象的沧海,情感泛滥的温床。遥问夜空,长相忆花前月下的风花雪夜,罗曼蒂克了浪漫的蚀骨销魂,流淌于血脉,融入到骨髓,忆起相聚一刻的点点滴滴,都会勾起心底痛苦的相思,蠕虫一样游走在五脏六腑,伴一声喟然长叹,拾遗补缺天边那一轮月牙儿消瘦的月弦,泪眼婆娑的情难了,缘难了。人生苦短,相思何解?来易来、去难去、滴不尽的相思泪。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

昔日的思念 – 韩历文学网。关于李重元的生平很少。李重元是他还是她。有资料用的是他字。如果是他,这王孙,想必就是诗人自己。他把自己对她的思念,以她的口吻,诉诸笔下。她的思念,就是他的思念啊。如果是她,每一个字里,都饱含着相思的情谊。李重元,传世词作仅《忆王孙》四首,这一首为其四首中的春词。也是流传最广的一首。无论是他还是她。现实的生活中,他们一定有着美满的婚姻,才会有思念的疼痛。“明月斜侵独倚楼”,“独拥寒衾不忍听”。这两首词中,两个“独”字,写尽了孤独和伤感。也道出了曾经相守时的欢爱与缠绵。爱的深,思念更重。

相思总是越等越漫长,当所有的期盼已等成了灰烬,却未曾听见誓言吱吱燃烧的声音。轻轻地弹开记忆里的灰尘,用模糊的思绪为你画着忆不起的容颜,在这一刻,想你的心无处躲藏……

情到深处生相思。思与念,念与思,如一对孪生,朝夕相伴的克隆一起,互为砥角的于寂寞里生根发芽,开出一朵弥足珍贵的相思花来,陪伴着自己,消遣那长夜漫漫的孤独与萧索。夜夜听歌不忍睡,红了眼眶、宽了衣襟、瘦了相思。一缕魂儿,游离在剪瘦了心捻的灯花里,这一刻,我多想借一缕月光剪短了发,剪断了牵挂,剪碎了相思,剪一地伤透了心的尴尬。值得玩味的是:倾尽思念的一朵相思花,有时候是一脉深情的无望等待;有时候就是思念的人,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那么简单,清浅。

唐代文学家温庭筠《望江南?梳洗罢》:“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同样刻画了登高远眺的思妇形象。一条又一条的船儿从江面划过,哪个船头肯为自己停留,送回朝思暮想的他。黄昏时的梳洗,只为心爱的人。等待着远方的他归来,看到美貌如花的自己。何等的欢快与爱慕。欢快的心情,等来的,却是过尽千帆皆不是的失落。

曾经那一夜的缠绵,倾尽了天涯的想念,潇雨庭院,落花懂得痴情人。多少次冷月轩窗下,独影徘徊灯影相随,固执的守候着用誓言和承诺堆砌的爱情神话,用一篇篇带有墨香的诗行记载着最执着的期盼,山重水远,把爱守候成了长长的海岸线。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还是寂寞下的无聊消遣?风声鹤起,缘来时,勿忘我的没日没夜痴缠一起,时光的脚步总是匆匆,又匆匆,发生的一切,如同还在刚睡醒的梦里。缘散时,不争气的眼泪像打开了阀门的自来水,从乌黑的瞳孔里晶莹的析出,朵朵浪花般在眼帘的睫毛上被轻轻抛起,时而,又一滴滴顺着脸颊肆意滚落,泪落成殇。那一刻,时间尽是如此的漫长、难熬,相思仿佛要把给养心脏的养分抽干,剥落心房四壁隐晦的苔迹,裸露出一颗遍体鳞伤的思念心,血淋淋的供奉给千里相思的人方才作罢。

无论是李重元的词,还是温庭钧词中的她。无论孤独还是失落,在对归人的盼里,是无尽的相思,无尽的爱恋。相思的疼痛,藏在昔日的幸福里。

夜未央,谁人不寐,把身影沾成了一幅静默的风景,双眸凝结了一汪幽静的湖水。为何?咫尺天涯相爱不能相守,悠悠的思念丈量着时空的距离,在每个夜晚风起的时候,思绪努力地靠近有着牵挂的方向,从不曾放弃那相依相守的誓言。

相爱的人儿,大多数人都相同,喜欢的只是那一张爱情的面孔。多情总被无情伤,念起时,相思如潮水般滚滚袭来,梦里梦外魂牵梦绕的相思,也许,缘起缘灭,终有定数。有时自我解嘲似的想像:生活中,谁能掌控自己的缘分与命运?一切皆有定数吧!所有的心动,所有的惆怅,所有的眷恋,所有的悲哀与无奈,只有经历过了,才解得个中的滋味,爱我的人为我痴心不悔,我却为我爱的人流泪、痴情、神情恍惚的狂乱而心碎。

李清照的黄昏又是怎样的呢?

泪和墨研,狼毫轻沾,将那沁透在骨子里的想念流溢在舞动的笔尖,跟随着刻骨铭心的爱恋点缀了夜的惆怅和梦的荒凉,午夜时分的叹息搁浅了诺言相许怒放时烟花灿烂低吟柔媚的情怀,在握不住,留不下的红尘岁月的光阴里,等待最终落成了寂寞枯瘦的背影。

思念中等待,是一种坚守,执着于内心的最深处,默默地从不言放弃,不曾改变。心动,是一份念想,铭记于灵魂最柔软的部位,长出一朵勿忘我的小花,长相厮守,任岁月侵袭也不曾变迁。其实,等待是一种难言的心痛,世间又有多少人能体会等待的孤独,寂寞与神殇。然,我却必须等待,即使漫长的等待不一定有结果,但我知道,不倾尽相思去坚守等待,就一定不会有结果。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若,相思的琴音在冬雪飘落最后一刻嘎然停止,那静歇在墨砚上的素笔,如何沾就花瓣上的雨露,把深深的眷恋谱写成为一曲百转千回的歌谣?若,在那寂寥的红尘深处,不再有我日夜痴缠不休的目光,你是否还会在属于我的城池里,将这份柔情,篆刻成为一幅琼花漫香的水墨丹青?

分手快乐,请你快乐,只有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人世间,总是命运无常,福祸难测。爱情就是这么奇妙,拼命想要留住的、把它牢牢攒在手心里的,总要到最后才明白那只是是一场烟花,没曾想留下的、去力争的,却如空气般不经意被吸入肺里,等想要脱离时却惊奇的发现,此刻的自己便再也离他不得。我想我的思念已然成了疾患,久久不能痊愈,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却在魂牵梦绕的相思里苦苦等你。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古人向来是悲秋伤春的。李清照的秋天更是悲凉。一个人守在窗边,孤单落寞,怎么容易挨到天黑!到黄昏时,又下起了绵绵细雨,一点点,一滴滴洒落在梧桐叶上,发出令人心碎的声音。对于相爱的人,时间飞流而逝。孤独的她,守着窗儿,就是守着寂寞,这寂寞,从黄昏到天黑,比一个世纪还要长。这阕词,是李清照后期的作品,前期作品中的清新欢快,浅斟低唱,已经埋葬在国破家亡,夫死伤心地了。如果说,李重元的黄昏里是孤独寂寞的,温庭筠的黄昏是欢快失落的,她们还有幸福的等待。李清照远没有那么幸福,她的黄昏,是满地的凄凉,幸福在赵明诚死后成为遥远的回忆。秋思绵绵,在幸福失去的伤痛里,曾经的恩爱,连回忆都不敢有,每每想起,只能听见黄昏寂寞里心碎的声音。

几多愁绪,几多奢望,几多等待,丝丝的忧伤飘进你沉睡的梦中,在触摸不到你温度的国度里,用一念的执着,守着落花,用满纸的絮语堆砌思念,用今生你注定了是我无法忘却的深情,数着寂寞,在给你的页页篇篇的诗行中记载着相思泪眼的清愁……

只可惜,爱不是几滴眼泪几封情书那么简单,爱情的困境,有时是自己编织出来的千千结。爱情的绝境,往往也是内心制造出来的假象。其实,生命里那些过不去的境遇,都是未来成长蜕变的养分。身处逆境时如果能恍然大悟,就会发现,原来老天从不会让每个人无路可走;相反的,是自己的痴念和不解的困惑,在逼迫自己走入绝境。爱,植入生命一个美丽的蛊,人生信仰里一个最迷信的信仰,拯救了自己寂寞的同时,却也会堕入更深的迷惘。

一样的黄昏,一样的孤独。一个放在等待中,一个留在回忆里。黄昏,是归来,是相聚,也是孤独和寂寞。

(原创作者:龙行天下诗韵华轩)

如果说相思是情感的自然流露,离合来自于天意,是否能让我再多爱你一天,能再多看你一眼,能再牵一次你的手,到那时,我的伤是否也会少一点?生命与爱情面前,为何不妨大胆冒险一点,因为好歹都要失去它。如果这世界上真有奇迹,那只是努力与缘分的另一个名讳。浑浑噩噩的思念,最为困惑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落日的黄昏,我痴痴傻傻的笑着流泪,孤寂的心灵就怕夜色过于漫长,面对失去你的凄凉,昔日对你的温柔已经让我遍体鳞伤,痛定思痛,相思在寂寥的暗夜,多痛一次、多痛几分又有何妨?

夕阳,很美。如梦如幻,转瞬即逝。在悠久的古文化里,一个意象,一份思念。它没有《回家》萨克斯曲的悠扬,但它是静美的,情深的。现代生活的我们。当我们深爱的人远在天边,我们还会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还会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还会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是我们爱的不深了,还是在忙碌中忽略了爱情?是我们相处的时间长了,把一杯爱情的香茗喝到了无味?是我们洞彻了人生,活得太现实,不需要生活中的诗意?

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相思益甚,最痛苦的莫过于是徘徊在放与不放的那一刻。真正下决心放弃了,反而,会有一种释然开怀的感觉。很希望自己是一棵树,守静、向光、安然。敏感的神经末梢触着天际的流云和南来北往的薰风,虽然是一种高贵的向往,心下却切切的欢喜。脚下踩着卑贱的泥土,虽然如此的卑微,但给我的感觉却是从没有过的踏实。只有平凡的生活,无言的友爱,才在不显山不显水的时光里日久天长。

我们总是用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安慰自己与爱人的分别。我们总是劝慰自己,没有她或他生活得会更好。是我们的心太脆弱,无力承载沉甸甸的爱情,还是古人的情比我们更重。

这个世界,有百分之五十的烦恼都需要一个甜美的梦来化解;至于剩下的一半,等睡醒了再去深思熟虑吧。思念如茧,破茧而出的美丽,终归要靠自己顽强的毅力与不懈的努力去实现。相思于每个黄昏或者月夜,总想和你再去海边吹吹风,虽然思念已远,爱已成空,但意犹未尽的相思,痴缠已久的牵绊,一样的可以迎着一丝迎面而来的夜风,相伴大海低吟的涛声,不留遗憾的诉出心里曾有的梦。

我们无视了多少美丽的黄昏,就丢失了多少诗意的爱情。是古代女子更懂得深爱,还是我们在生活的忙碌中缺乏了诗意。是古代女子更懂得独守寂寞,还是社会的喧嚣,我们丧失孤独的权利。

思念,如一碗美味的八宝稀饭,总要慢火苦熬到夜深,等到启明星泛白时,才有别其他时间熬出的味道,滑腻绵软,浓香扑鼻。当你无悔的付出了全部,难道你所思念的人就会对你动真?如果思念能随时间累积,创造另一个天地,风景也一定很美丽!傍晚的一场清风,卷落了月季的多色花瓣,顿时便红消香散,本来热情的夏雨,却飞溅了落红、零落了香枝,不觉让人滋生了几分凄迷的清愁,又有几多感伤萦绕心间。

在今天的大环境下,我们有足够的媒介填补我们内心的空虚。孤独,寂寞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学会为自己的心灵疗伤,学会用不同的内容填补我们苍白了的心。爱情学会了流浪。一段爱情去了,新的爱情马上就来了。是我们爱的不深,还是不够。是我们活得太现实,还是缺乏守望爱情的执着心。如果给你选择,你愿意做一个时尚女郎,让爱情随遇而安,还是甘愿做一个古代女子,守着一抹夕阳,等待深爱的人,千里迢迢的归来。

思念是静水流深的一汪清泉,漾起了丝丝甜蜜,却也沉淀下缕缕忧伤。嵌入到骨子里的相思,如落日晚霞一样凄美,塑形了滚滚红尘一片泣血的痴念,魂牵梦绕的痴缠于心,思念已久,相思依旧!

夕阳很美。爱情在黄昏彼此的相守里,孤独的守望中,更美。守望现代人的爱情,守望今天的幸福,守望生活中的诗意。

也许是好心情伴随着我走过这些思念的岁月的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