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渡两茫茫,心有千千结

夜,静谧深沉,窗外的雨落个不停,手捧一盏香茗,独自凝神。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编辑荐:生命里,总有一些东西在无形之中突然消失不见了,后来就再也找不到踪影了。冥冥之中,很多东西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写好了结局,一如当初的你我,从前在咫尺,从此在天涯。

我不懂,在等待的时光里,太过炽热的情感能否持久,一份情,太过美丽是否终究会等成了苍凉?飞鸿过尽字字愁,情难思量,镜花水月弹指间。想象的梦境很美,无力抵达,明知道等待的结果很痛却无力改变,这才是最无奈的吧。季节在不停地流转,而颜非昨,无奈等待依旧无休期。

你一心闯天下,我一意为你古亭独痴守。

花事了然,情事依旧,女人在守候里终究是凋谢了自己,刻骨了爱情,无怨无悔的等待终究是荒芜了心中的爱恋。有一种情,既然无法相守,何须等待一生?青春易逝,红颜易老!如果一个男人,给不了你想要的未来,又何苦在他身上,浪费青春,浪费情感?红尘里,最终会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感情在远方等着。我明白,只是,内心的那份煎熬,争斗和困扰,时刻缠绕着我,让人彷徨、无助、期盼、挣扎。

你将风华寄于江湖,我将相思存于心底。

依稀又看见他从冬天的深处走来,陪我一起聆听雪花落地的声音。我眯起了双眼好似看到了春暖花开,可他却转身毫无眷恋冷笑离场。我把这份情化作一棵相思树在他必经的路旁,当相思泪化作绵绵细雨,落在树上的刹那,开出了一朵朵的小花。思念的诗行写满着无奈,他却只用沉默来无视。即使我把影子拉得再长,他既无心又无意怎能明白我说的这些?

你用盛情纵横四方,我把牵挂藏在天涯。

在最美丽的年纪里遇见他,他像一片片雪花,飘进了我的生命里,融进了我的骨子里。可他却似浮云,飘忽不定,那些个年华,恍然如梦,亦如流水一去不返,不泣离别、不诉愁殇,这座亘古的红尘仍然不见岁月斑驳的痕迹。尘世浮华几年间,剪不断的愁绪零落了满地的忧伤,抖落一世红颜泪,几千个日夜,心门,一直为他半开半掩着,他终究还是没来。而我,也终是红尘客栈痴男怨女中的一个。

你颠沛半生只为英雄名,我倾尽一世只盼等来君归期。

女人为这份感情耗尽了心力,即执着又义无反顾,最终心力交瘁。知道自己不应该等下去不敢再强求自己了。愁向风前无处说,可叹!青春如浮萍随逝水,美好的青春年华,在漫漫等待中,早已化为柳絮,终日飘荡在天涯。独守着残夜里那份无望的情感,把前尘往事搁浅在自己的生命里。却剪不断对他的牵挂。只是,此刻,谁人看见黄花满地的等待中那份无助的落寞?谁人知晓孤雁独归的无奈?

剪不断的相思雨,放不低的红尘愁,今生今世只为你。

“等待是一种优雅的姿态,心浮气躁的人做不到,谁都能说”爱你”却没有几个人敢说”等你”,一份爱真正的浓度,以等待来衡量,与之分享时间的人是一起分享生命的人,世上最深情的誓言不是”我爱你”,而是”我等你”.”–苏岑

待到君成就天下之时,可否如期回到当初约好的地点?

等待是一杯美酒,时间越久,越醇厚。坚持到最后,等来的是幸福的归宿。相反,则是一把火,燃烧掉的,是青春,越长久,越是淋漓充分,最后,灰飞烟灭,满身伤痕。那份盼望归人的急切,当时领略,而今断送,总负多情。有时,我会产生错觉,忽疑君到,漆灯风飐,痴数春星。这样明媚的春光,该是出入双双。可,跫音迟迟不来,春花夏盛、秋草冬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期待着那个归人。

——题记

我多想在这飞逝的流年里守护着那份誓言。可是岁月不等我,那份昔日的快乐也将永远锁在冥想的大门里。随之而来的,是幻想破灭后的绝望与失落。其实,我知道自己做不到。是我一直舍不得离开,我宁可背负相思,漂泊四海。无奈,等来的是春尽花落,我只好绝望地捡起了满地的相思,独自伤怀。

红尘笑,江湖浩,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爱恨情仇砍不断终难了。长亭外,渡口旁,三生情缘倾世遇见,燃尽韶华独钟一个人心。

每一个春天,必定穿越最寒冷的日子,才能抵达生命的内心。每一个女人,也必将要经历许多难以忍受的寂寞、痛苦和忧伤的浸泡,才能让内心变得成熟和丰盈。

曾几何时,为你许下相思的梦,因你模糊了岁月的朦胧。不解的红尘忧愁,无奈的江湖恩怨,始终牵绊着我一生的眷恋。你是我笔下写不尽的挂念,而我可曾是你剑下的那一缕江湖情愫?你背剑执心闯天下,我为你红尘渡口独自守候,待到君扬名天下,可否许我一世情长?

无数次,在梦里见他踏马而归,我守在烟雨朦胧的江南小巷与他重逢。醒来,只见窗台上萦绕着淡淡的青烟与惆怅。

谁遇见了谁,恰逢花开。谁爱上了谁,痴心等待。从前,绑着一颗红尘心,奔向一座无名城,颠沛一世只为遇见一个倾心的你。依着心中的执念,行走在经年之中,守着一份爱的诺言,于江湖外安静等候,辗转一生只为盼到君归期,与君共度余生岁月。

梦一场,恨一生。似水年华,恍然如梦,亦如流水一去不返,我内心日日被相思填满,神伤又心痛。

清风伴明月,长亭依古道,瘦了相思,负了容颜。伊人远去归无期,翘首以待盼君返,遥遥时日独空守,偏偏执意痴等候,无可奈何花落去,辗转反侧终是梦,他乡空明雁南飞,不成比翼成相思。只愿,此生,遇一人,共白首。

如若他是真心真爱,女人又何需等待?也许,学会放下,才是生活的智慧。只有放下,才能腾出手来,去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可我一直等到自己的青春落幕才明白过来。

红尘以外,俗世之中,谁应了谁的尘世劫?谁成了谁的江湖梦?谁为了谁负了韶华?谁为了谁弃了天下?一见成经年,一别成往事,情渡两茫茫,心有千千结,何处惹笙箫,彼岸知红颜。

轻启窗扉,任微风吹拂着发梢,轻吻着面颊。残夜,无言。

长发姑娘,你倾尽一世守护的红尘梦惊扰了谁的江湖赤心?谁为你屋檐下粉末画眉?你又甘为谁拔断琴弦共厮守?几度相思不成梦,花满楼台心依然。燃尽风华,终究化作彼岸花;穷极一生,只为换来今生情。

追梦少年,你终其一生追求的英雄名辜负了谁的天涯芳心?谁为你长亭外痴心守候?你又愿为谁放下江湖许诺言?几经蹉跎碾作尘,月倾孤城觅归途。削去长剑,为她舍弃英雄名,退隐归居,只因那时许诺人。

浮生若梦,只一场遇见,已在心中种下了爱的情缘。流年似水,仅一个瞬间,不知错过了多少的倾世芳华。

犹记当初遇见你时,楼台之下烟雨朦胧,一刻回眸,早已深深打动我的心。滚滚红尘渡口,我愿意为你等待,并不等于我没人爱,因为我从未想过违背要等你到天长地久的誓言,只盼君成就功名之时,依然记得那个为你痴情守候在约定地的婉约女子。

或许,等待你等待爱情是我今生注定的宿命,但如若这只是一个无法兑现的诺言,我想,我也不必痴痴地苦守候,因为穷极一生却等不到一份想要的期许,那大概就不是理想的爱情。

多少情爱荒芜在无声的等待之中,多少眷恋迷失在如风的岁月长河里。爱恨情仇终归心乱如麻,从此入了红尘,醉了梦,惹了缠绵,丢了爱。男欢女爱始于初次邂逅,此后割断情缘,冷了心;远离江湖,成陌路。一句来不及的道别,沉没在茫茫人海里。

前尘往事逝如烟,一天天,一点点,沉没在江湖是非纷争之中,纵是江山如画,也不过是刹那芳华。你终究成不了我的盖世英雄,我始终做不成你的红粉佳人。滚滚红尘梦,终是在兵荒马乱的青春里安然消逝。

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说什么相逢恨晚,这一生能遇见已经很美好。谈什么爱恨情仇,这一世爱过了便是最温暖。时光极速地在轮回里走远,当过往的记忆被逐渐地淡忘,当破裂的爱情找不到缝合的伤口,我想我还是依然爱着你,只是再也找不到靠近的理由。

生命里,总有一些东西在无形之中突然消失不见了,后来就再也找不到踪影了。冥冥之中,很多东西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写好了结局,一如当初的你我,从前在咫尺,从此在天涯。

一帘幽梦,一缕牵挂,开始蔓延在思念的边缘。一根短萧,一曲离歌,终究道不尽内心的情殇。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在我未来,我来君已走。走过红尘尽头,待到韶华落幕,唯有暗自叹息,前世今生只是一番轮回,往事云烟不过虚梦一场。蓦然回首,红尘之外不道离殇之苦,天涯海角只问情归何处。

【世界那么大,外面那么美好,时光稍纵即逝,趁尚未老去,给自己来一场文字救赎。你有故事,我有文字,只要你愿意,如果还可以,或许我的下一篇文字写的就是你。微信号YYL20150607/QQ1802156485】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