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求职遭遇诈骗被整容 招聘公司和医院五五分成

这天,石代经贸公司的现场招聘会在公司大楼前举行。石代公司是一家中等规模的经贸公司,总经理石涛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高中毕业后,从一个普通打工仔做起,经过近八年的努力,创建了如今的石代公司。本来公司一直发展顺利,可不知为啥,两年前业绩却开始慢慢下滑,此后一直萎靡不振。尽管如此,作为一家颇有实力的公司,仍吸引了不少应聘者。

早上吃过早饭,莫小可开始洗漱,简单化了一个淡妆后,莫小可开始挑选面试的衣服,结婚后莫小可就一直发胖,试了几件连衣裙,莫小可都觉得不合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一白遮百丑、一瘦解千愁。每次有正式出门的场合,莫小可都特别讨厌自己身上的肉肉。

   来源:央视

负责招聘的人事部主管林雨栖,正翻看应聘者的简历:“尹小姐,我公司的招聘要求是26岁左右,有2至3年的工作经验。而你大学刚毕业,不符合我公司的要求……”

时间马上来不及来,莫小可随便穿了一件牛仔的连衣裙就出发了。

太阳集团43335.com,  找到一个高薪体面的工作,使不少年轻女性的择业优选,但社会上的一些骗子,恰恰就盯上了这些涉世未深的女孩,并布下了一个又一个陷阱。等求职者醒悟后往往后悔不已。

“可是,你们不给我工作机会,我又如何能获得工作经验?”姓尹的女孩有点儿强词夺理。

早上的太阳如此灿烂,莫小可一边走在小区的树林中,一边看着绿色的树叶,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洋洋洒洒的照射过来,莫小可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今年1月,刘小姐在网上找工作时,被一则招聘“总经理助理”的信息吸引:月薪一万二到两万,而且不需要工作经验。觉得待遇挺优厚,刘小姐立即通过网站与招聘公司联系。招聘公司的人事部主管约刘小姐面谈,而面谈的地点,就在北京南三环外的一家酒店的五楼会议室。

林雨栖拉长了脸:“你没有工作经验,如何能胜任我公司的工作?请回吧,不要再无理取闹了!”

坐了半个小时的车,莫小可终于到了面试的公司。这个公司一楼是实体店,卖的都是高档的保健品和礼品。

  求职者
刘小姐:当时就决定把我留下来当他的助理什么的。然后呢,就会安排人事带我去做一下那个面部提升,他们叫面部提升。

尹小姐并不气馁,脸上带着挑衅的微笑:“你们总经理呢?我要见你们总经理。你们招聘的是总经理助理,你又不是总经理,你怎么知道我不适合呢?”

莫小可刚走进屋,一位工作人员就迎了上来,“你好,请问你要买点什么?”

  面部提升又是什么呢?李小姐带着困惑被带到北京西北五环边的的一家医院,随后医院给出整形方案,让她“做面部填充,额头、太阳穴打瘦脸针”,费用需要四万多元。

这时,听到吵闹声的石涛走了进来。林雨栖见状,连忙起身:“对不起,石总,吵到您了!”

   “不好意思,我是来面试的,昨天你们公司的工作人员给我打的电话。”莫小可有点茫然的说道。

太阳集团43335.com 1

姓尹的女孩趁机伸出手来:“石总,您好,我叫尹晶晶……”接着她三言两语进行了自我介绍,“只要您能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做好。”

“面试是吧?从那边的楼梯口上去,三楼是办公的场所。”莫小可谢过工作人员后,径直沿着楼梯口往上走,走廊两边都是人参酒柜,配合富丽堂皇的古代壁画,恍若穿越到古达的宫殿一般。

  求职者
刘小姐:我说为啥你带我来这么远的医院。她当时跟我说的是我们沈总跟这个医院有合作,他们很好的关系,所以说我们才来到这个医院。

石总愣愣地看着尹晶晶,半晌才说了句:“那你跟我到办公室来谈一下吧。”

走过长长的楼梯,莫小可来到三楼,三楼左手边陈列着名贵的人参、野山参,右边是古色古香的小紫檀的雕花椅,一位身穿红色短袖的大姐正在拖地,“您好,我是来参加面试的,请问去哪里面试呢?”莫小可快步走到大姐身边,一脸微笑的问道。

太阳集团43335.com 2

很快,尹晶晶被录用了。消息传开,整个公司的人都想不通,前来应聘的一百多人,其中比尹晶晶有经验、有姿色的女孩多了,石总为什么偏偏录取了这个无理取闹的尹晶晶?

“来面试的啊,那你从这往前走,最里边的那个屋,那个办公室是人力资源办公室。”保洁大姐笑容可亲,用手指向莫小可的前方。

  整个过程中,招聘公司的一位叫“茜萌”的工作人员一直陪同,这位工作人员说,总经理助理是公司的一个门面,所以才要进行面部提升和整容,费用先由当事人垫付,最终公司会出钱的。刘小姐想想工作后一个月就有一两万的收入,对这些条件也就没有在意。随后这位工作人员操作刘小姐的手机,申请了4万多元的小额贷,用做整容费用。

尹晶晶成了石代公司的一员后,虽然缺乏经验,但她非常勤奋,加上石涛时时点拨,处处帮助,尹晶晶的才干很快就显现出来:处理起事务来干练得体,一口英语说得纯正流利,她还时不时给公司出一些有新意的策划,为公司带来可观的效益。所以,虽然大家对她议论纷纷,却都暗自佩服和喜爱她。何况,自尹晶晶进公司后,大家都感受到石涛的振奋,在他的影响下,公司慢慢恢复了以往的活力。

“好的,谢谢您!”莫小可点头致谢,径直走向大姐指引的那个办公室。

  求职者
刘小姐:我当时看她好像跟做网贷的人不是第一次见面的那种陌生关系,是因为我看我的单子上面右上角有他俩的名字,然后填完之后呢,就带我去验了个血。

可此时,林雨栖却心理不平衡了。她在石代公司干了四年,一直死心塌地追随石涛,虽然待遇上他没亏待自己,但对她永远客套有加。而尹晶晶刚进公司,就轻易获得石涛的好感和信任。因此,尹晶晶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

站在门口,莫小可礼貌的问向里边的那个女孩。“您好,我是来面试的,”

  整个手术持续了几个小时,术后刘小姐一直呕吐。此时她才发现,除了脸上被动了刀,大腿上也有伤。

这天,林雨栖敲开了石涛的办公室,将一份调查报告放在他面前:“石总,您请看,这是尹晶晶的整容材料。”

办公室只有一个女孩在,身穿牛仔裙,白色T恤,女孩没有化妆,简单的马尾扎在脑后,眼睛很大,但是没有化妆所以看着并没有神。

  求职者
刘小姐:我就问当时给我做手术的那个院长,我说为什么我的腿少了一大块?他没有回答,他说都这样的。等会给你看我的照片真的很吓人。

“什么?尹晶晶整过容?”石涛的手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是昨天接到面试电话的吗?”女孩看向莫小可问道。

  经历了这么多周折,刘小姐本想等身体康复了,就去做总经理沈总的助理。这段时间,公司的人也和刘小姐一直保持联系,嘘寒问暖。但是就在她到新公司报到的时候,才被告知,沈总离职了。

“是的,石总。您看看尹晶晶整容前的照片,绝对没有现在的这种风采和靓丽。据我调查,她的家境不错,依她的条件,完全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不知道她到我们公司来,有什么目的?”

“我叫莫小可,昨天一个女孩给我打电话,让我来面试网络方面的工作。”顿了顿,莫小可接着说道:“但是我之前并没有向贵公司投递过简历,所以想了解一下这个岗位主要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求职者
刘小姐:沈总告诉我说,不好意思,我这边出了一点状况,我要停薪留职了。就是他说他自己要停薪留职了。他说如果我在职的话,我这个钱我是直接可以给你的,但是我不在职,我自己还欠一屁股债,我没有办法。

石涛拿起照片看了看,笑着说:“你们大概以为我被她的美色迷住了吧?”说完,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林雨栖。

“哦,这个得我们公司的副总来面试你,他会和你具体谈工作的内容和薪资待遇。”女孩儿笑着回答。

  眼看工作要黄,“沈总”说,可以把她推荐给公司的另一个“姚总”。

林雨栖看着那张照片,愣住了。

“好的好的!”莫小可猜测,这个女孩只是普通的行政人员,可能只是负责预约面试者。

  求职者
刘小姐:过了一会另外一个总经理就就来了,他就特别直接跟我讲,在我这儿跟沈总那不一样,在我这能赚到钱,一个月我可以保证你赚到十几万没有问题。但是呢你要特别开放。我说开放是什么意思呢?他说就是有一些客户需要说喝酒啊,陪喝酒,都是太轻松的了。

石总苦笑着说:“你以为这是尹晶晶吗?不,她是我妹妹石静,和尹晶晶一样大,她们长得很相像……”石涛告诉林雨栖,石静比他小6岁,兄妹俩感情一直很好。在石静14岁那年,他们的父母出了车祸,不幸双双去世。此后石涛就努力挣钱养活着自己和石静,他能有今天,全是做哥哥的信念在支撑着。他要给石静提供最好的环境,以弥补她缺乏的父母之爱。但是,在石静上大二那年,她和两个女生晚上外出玩,回校的路上出了意外……

“你先坐着等一下吧,我们石总现在在开会,一会儿等他开完会,我帮你安排见面。”

  刘小姐拒绝了公司的要求,此时她才发觉,自己掉入了一个招聘陷阱。所谓的总经理助理就是一个幌子,而整容的四万多元贷款,也只能自己慢慢偿还。

“那天我赶到她们学校,居然连她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听人说,她是让一个小流氓刺中身亡的。一直以来,我努力奋斗,尽力给她最好的物质环境,却忽视了对她的关心……自从石静走了以后,我万念俱灰,甚至没信心再打理公司。直到尹晶晶出现,我才重新振作起来……”说到这里,石涛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叫一声,
“我明白了!你马上把尹晶晶叫来!”

“谢谢你!”莫小可坐在女孩旁边的位置上,环视了一下这个办公室,一共四张办公桌,桌子上略有凌乱,能看出这间办公室可能平时只有这一个女孩在这里办公,其他办公桌并不常有人。

  高薪职位落空求职不成反欠账

尹晶晶进办公室后,石涛怔怔地看着她,悲伤地问:“尹晶晶,你为什么要把容貌整成石静的样子?”

桌面上放着公司简介,莫小可简单翻看了几页。

  在这个招聘的骗局中,招聘公司为什么要将求职者带到整容医院?又为什么要求职者贷款来做整容?招聘公司和整容医院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尹晶晶脸色大变:“石总……你……你知道了?”

女孩出去了一趟,五分钟后回来了,“你叫莫小可是吧?和我来吧。石总现在开会回来了。”

  根据工商登记的注册地点,当初的招聘公司位于北京东四环的一家写字楼的17层,然而记者来到现场发现,这个地址却是一家叫做中远通达的公司。

“看来你应聘之前,一定花过不少工夫调查我的情况吧?想必你和石静之间也有什么关系吧?我还一直以为,你们俩只是碰巧长得很像。”

莫小可跟随女孩,曲径通幽一般,来到石总办公室,室内装修依旧中国风。

  中远通达公司
前台:这些都是虚拟地址呀,虚拟地址。就是您的注册地址在我们这,实际办公地址不在这。

尹晶晶低下了头:“石静是我的同学。”

“你叫莫小可?”一位带着金边眼镜,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男人手拿莫小可的简历问道。莫小可猜测这位就是女孩口中说的石总。

  记者:那它这个(招聘)公司是在哪办公,您知道吗?

“很遗憾,尹小姐。虽然,我很欣赏你的工作能力,但是,一个投机取巧的人,是不会被我公司收留的。请你另谋高就吧。”石涛的脸轻轻地抽搐了一下,如果不是遇到特别痛心的事,他从来不会产生这样的神情。

“对,”莫小可微笑回答道。

  中远通达公司
前台:它注册地址在我们这儿,我给您查一下,我这也没有它的消息。

“我不走!”尹晶晶把头一甩,迎着石涛惊讶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因为,我——爱——你!”

“坐,你应聘的是网络方面的岗位?”石总一边翻看莫小可的简历一边问道。

太阳集团43335.com 3

石涛愣住了。尹晶晶的脸憋得通红:“我爱你,真的!石涛,我爱你爱了好几年了。我和石静不但是同学,还是好朋友、好姐妹。石静经常跟我说起你,给我看你的照片,说她的哥哥是怎样优秀的一个人,说你们小时候有多么不容易。从那时起,你,在我心里就生了根……”

“是这样的,我之前并没有投递贵公司的职位,不过昨天一位女孩给我打电话,通知我来面试,应该是从智联上搜到我的简历,我昨天接到电话后,在网上查看了贵公司招聘的其他岗位,觉得贵公司的文案、网络推广都比较适合我,所以我今天来公司看一下。”

  原来这个地址是一家企业孵化平台的注册地,许多小公司在工商登记的时候只是借用这个地址做注册,但并不在这里办公,也和平台没有往来。那家招聘公司也是如此。接下来,记者根据招聘公司在工商部门登记的信息,打通了负责人的电话。

说到这里,尹晶晶已泪流满面:“你知道石静怎么死的吗?那天我们一起上街去玩,在回学校的路上,遇到一个歹徒抢我的包,我紧紧地攥着不松手,石静为了帮我,冲上去与歹徒搏斗,那个丧心病狂的歹徒,就捅了石静一刀……临死前,石静一直在叫着哥哥,她断断续续地对我说‘帮我照顾哥哥’……”

“你之前做过网络推广的工作?”听完莫小可的简单介绍,石总似乎很感兴趣。

  招聘公司负责人:联系这个女孩,你还是让她联系当初谁招的她,谁带的去的这个人,或者你们通过法律途径去想想办法。

尹晶晶擦了一把泪,接着说:“石涛,我对不起你,我让你失去了唯一的妹妹,所以我想弥补你。你可以不爱我,但我求你不要赶我走,让我留下来……让我留在你身边,代我最好的朋友照顾她哥哥,我不想看到你辛辛苦苦打出来的江山,在遭遇石静离去的打击下垮掉……”

“恩,对,我上份工作主要是负责网络推广部,负责公司企业站的网络推广,兼职公司的文案,并与政府部门对接,同时对接公司IT部的产品研发。”莫小可淡淡的回答。

  招聘公司不认账了,那么整容医院怎么说呢?

林雨栖看着石涛那动容的神情,突然明白了,石涛永远不会把这种深情的眼神投在自己身上。林雨栖悄悄地退了出去,带上了门。她真希望自己能有尹晶晶的一半勇气,也会说:“石涛,你知道吗?我也爱你爱了很多年了!”可惜,她永远只能在心里说了。

“我们公司现在正在计划转型,比如时下流行的互联网+,我们公司是传统的的企业,我本身并不懂互联网,所以很希望能吸引像你这样互联网人才。”顿了一下,石总接着说道,“不过,这些都是你口头所说,我并没有看到你的成果。”

  整容医院负责人:招聘公司跟我们没有一点关系,我们也属于受害者。我现在在办事呢,我这两天在忙着,完了以后明天我跟你联系。

办公室里传来石涛温柔的声音:“傻丫头,我也爱你,当你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就不能自已……”剩下的话,在渐渐远去的林雨栖耳里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

“这个可以理解,不过我之前所做的推广工作,所写的文案,还有很多新闻稿,现在互联网上都可以查到。”莫小可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从浏览器中输入自己曾经的作品和推广成果,一边给石总介绍一边展示着。

  然而直到记者发稿时,整容医院也没有和记者联系。刘小姐说,截止到现在,至今还有一万多的贷款没有还清,而招聘公司和整容医院也再没有和她联系。

和石总聊了半个小时,从石总的笑意中,莫小可看得出来,自己的面试肯定是过关了。

  刘小姐认为,自己遭遇了招聘陷阱,并已经报案。据记者了解,这种求职整容骗局并不是个案。前不久,北京警方就查处了首起招聘公司与医院合谋诈骗应聘者的案件,也第一次揭露出招聘公司和整容医院的分账黑幕。

“这样啊,莫小可,我觉得你会的东西特别多,也非常适合我们公司,我给出的薪资肯定要超过你之前的薪水,”说着,石总在莫小可的简历上,写出了试用期和转正后的工资,并递给莫小可。

  受害人周女士在应聘网络主播时,公司称为了上镜效果好看要求进行整形,由公司支付费用。

看过薪资后,莫小可心中一丝窃喜,确实比之前的工资高出很多,不过莫小可还是淡淡的回答道,“我先回去考虑一下,然后明天回复您?”

  受害人
周女士:我就问他为什么以我的名义做贷款,不是公司要贷的吗?他说没事你们先自己贷上,然后公司给你们还。

“你现在还犹豫哪些事情呢?”石总用手扶了一下眼镜,不解的问道。

  警方发现,这家文化公司从去年7月份开始,与某诊所有数十起合作订单,付款方式均为个人贷款,总额达到了300多万元。

“我不太喜欢总换工作,所以我会回家好好考虑一下,如果真的来公司工作了,我是轻易不会再换工作的。请石总理解,我考虑好了,明天给您回复电话。”莫小可真诚的说道。

太阳集团43335.com 4

  中国公安大学教授
王大伟:这种骗局还是比较少见的。它是一个专门针对年轻女性的一个连环诈骗,所以有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呀,她对整容还是情有独钟的,那么这个又跟她的需求契合了,这是他的诱饵。那么再往下,它是一步一步的是个连环诈骗。

  警方调查发现,招聘公司负责招聘女主播到该诊所整容,而诊所设计高额的整容方案,双方设局诱骗求职者办理分期贷款,整容款项按五五比例由招聘公司和整容医院私分。

  民警:我就问你自己说是什么行为?

  招聘公司负责人:这算骗吧。

  民警:什么骗?

  招聘公司负责人:诈骗,犯罪行为。

  中国公安大学教授
王大伟:那么这里面不论是带引号的(招聘)公司,还是这个整容医院,如果他们事先是勾结起来的,有计划有预谋的,都难逃法律的制裁。除了对诱惑不动心以外,这些个新型的贷款形式,不要以为很容易我就贷到款了,那么这样反而对你自己的损失会越来越大。而且你这样做,最后你可能是个无底洞,你还都还不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