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给小三的爱还我 – 韩历文学网

请把给小三的爱还我 – 韩历文学网。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今天是我24岁的生日,没有鲜花,没有掌声,但我觉得这是个温暖的日子,因为在23年前的今天,我出生了,新生命开始,从此我管一个女人叫妈妈,我管一个男人叫爸爸。他们叫我孩子。小时候,我觉得妈妈是世界上最美的公主,爸爸是世界上最高的巨人。

      昨天是老爸的生日。

女儿伏在餐桌前,凝视着妈妈早已做好的晚餐,垂涎欲滴。今天是自己十岁的生日,功课很早就作完了,只等时常晚归的爸爸回来,一同切蛋糕、吹蜡烛,共庆自己的生日。

   
 等我长大了,发现妈妈脸上有了皱纹,爸爸的个子并不高。妈妈是个“唠叨家”,一件小事,就说起来没完,“一个人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吃热饭,多喝水,别着凉。”反反复复,听了20多年。我很奇怪,妈妈这么爱唠叨,可她对别人却不是这样。爸爸是个“怪老头”,时而幽默,时而严肃。在我的记忆里爸爸总是把瓜子剥好摆成字,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吃掉。有时候,我剩下最后一口饭,表示实在吃不下去。爸爸都会坚持让我吃完,不允许我剩饭,以至于到现在我都会吃完碗里最后一口饭。爸爸也是这么多年唯一在寒风中接我回家的男人,无论严寒酷暑,还是黑黑的夜晚,总会在那个熟悉的车站,有一个渺小又强大的背影。

     
堂姐姐的婚礼结束后,婷婷姐姐又给爸爸订一个生日蛋糕。那个蛋糕一看就非常的好吃,我都禁不住流起了口水!

时钟在“嘀嗒”地溜溜着,街上的路灯随之而通亮起来。淡黄的灯光透着丝丝的温暖,蕴藏着脉脉的浪漫。那众多的飞蛾不正簇拥着扑向它们的怀抱,那灯影下不正有眷恋不舍的情侣深深亲吻吗?

   
 今天我给爸爸妈妈订了一个生日蛋糕,上面这样写着:亲爱的爸爸妈妈,我今天24岁啦!感谢您们给我一个温暖的家,我爱您们!女儿。我终于忍到了蛋糕送到家里,才给家人打了电话,妈妈接起电话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说:“妈妈,你帮我收快递了吗?”妈妈神秘地说:“我刚才收到了一个盒子。”我说:“收到了,就好。”妈妈说:“谢谢姑娘订得蛋糕。”我想那一刻妈妈一定笑得很开心。于是,我说:“妈妈,准备好纸,下面的话比较煽情,妈妈,感谢你23年前生下我,一路陪伴我,我三头六臂,跟个哪吒似的,没少折腾,还好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让我快乐的活了这么多年。感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我,我也不会在北京,也不会有梦想,也不会一直有勇气向前走……”说着说着,眼泪流了出来,我不知道电话那头妈妈的样子,但我相信这样矫情的话一定也会让她潸然泪下。

太阳集团43335.com 1

阿蓉伫立在厨房的窗口,漠漠地向外张望:那里有爱人回家必归之路。她已等候了两个多小时,桌上的饭菜已是热乎了好多次。

   
 “宝贝姑娘生日快乐,姑娘谢谢你精心定做的蛋糕,你是妈妈的骄傲,早点回去,别太晚。”看到这条短信,心里暖暖的,因为这是一个妈妈的心,我很庆幸,我能读懂她的心,她能读懂我的世界。这样算不算有默契?

     
我们先插上几个生日蜡烛,点亮并关灯,给爸爸唱起了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到了吹蜡烛的时候了,爸爸在心里许的愿,就一口气把蜡烛全部吹灭了

原是出差之后提早地归来,想给女儿准备一桌丰盛的美餐,也想给他一份惊喜:她给女儿带回忠爱的巧克力味蛋糕,也给他挑了一条精美的皮带。她记得,他常说,男人帅不帅,看的是皮带。

   
 爸爸回家后,给我打电话,支支吾吾说了半天,只是说:“老爸太激动,也不知道说什么啦!你吃蛋糕了吗?你自己要记着吃蛋糕,我们吃不吃无所谓,倒是你。祝你生日快乐!”然后就把电话给了我妈妈,妈妈说:“刚才你爸还给你录了一段小视频,你爸替你带着生日帽,我姑娘生日,祝我姑娘生日快乐!”我听妈妈说,爸爸还插了蜡烛,吹灭,唱生日快乐歌!然后郑重其事的说:“姑娘,老爸老妈祝你生日快乐!”

     
把蛋糕送来的哥哥,我们本来也想让他一起吃的,但是他说:我不用了,我已经吃的很饱了。他就走了。很快,我们就准备切蛋糕了,原本我一看到蛋糕就拿出了刀了先切了一下,结果被姐姐说成了太心急了,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很快我就忘了这件事。蛋糕由爸爸切,爸爸先给我切了一大块,又给姐姐切了一大块,本想给妈妈切的,但妈妈不要。就给自己切了,一小块,你们一定问:为什么我爸爸要给自己切小块呢?现在我就给你们解释,因为我爸爸不怎么喜欢吃蛋糕,说太甜了,就给自己切了一小块吃。

如今出差两个月的进修结束,来不及与同事们览山观景,就迫不及待地购选礼品,一路劳累奔波回来,尽管十分地疲倦,她却兴奋不已。她爱他们,太想他们,太恋那温馨更可爱的家了。

 
2017年3月28日,我想他们一定很开心,但更多的是想念吧!在这个日子,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也许我在他们的身边,他们在我的身边,这个生日都会过得不一样吧!但无论距离有多远,就算咫尺天涯,我仍然相信:爱。感恩这样的爸爸妈妈,有时候像个孩子一样,有时候像个巨人一样,有时候是避风港,有时候是温暖的港湾,所以手机里存得名字就是三个字——家港湾。

      我们高高兴兴的吃的蛋糕,还给奶奶送的一块,这一块蛋糕,非常好吃!

当自己暗笑不止地悄悄地打开自己的家门时,那一幕令她热腾的心“哗”地跌入冰窖里:唯见女儿独坐在餐桌边吃泡面,泡面洒落一地一摊。这是过生日吗?

“苗苗,你怎么吃泡面呀?”阿蓉赶紧丢下包袱,冲到桌前,夺开女儿的泡面,泪珠情不自禁的淌出来,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头,泣不成声:“苗苗,苗苗,你怎么这么瘦了?妈妈是不是出门很久啦?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再也不出差了……”

“妈妈——”女儿惊喜地搂住忽然出现的妈妈的脖子,两个人的心贴得很近很紧。这时女儿“哇”地嚎哭起来:“妈妈,你可回来了,你可回来了,想死我了,妈妈,我吃了好几天的泡面了,我想吃你做的糖醋鱼。妈妈,别走了,别走了。”女儿摇着阿蓉的头,央求着,抽泣着。

“不走了,苗苗,”阿蓉突然想起自己买的东西,松开手,转身走到门口,取出那份精美的蛋糕,递送到苗苗的面前,凑到她的耳根边,佯装悄悄地说:“祝你生日快乐!”

“妈妈,谢谢妈妈,我还以为你们都不记得了。”女儿说着又涌出一汪泪水。阿蓉从包里取出手帕,温柔地拭去女儿脸庞上的泪珠,轻轻地捏了捏她苹果样的脸蛋,柔柔地说:“苗苗,不哭了,你看,你爱吃的蛋糕。”阿蓉把蛋糕盒提到桌上,又对她说:“来,你来把它打开。”

“嗯。”女儿顿时开心起来,泪痕斑斑的脸颊上露出浅浅的小酒窝。她匆匆地拉开红绳,掀开盒盖,黑溜溜的眼睛一下睁得大大的,圆圆的。

“哇,好漂亮啊!”她被蛋糕上五彩的奶油花朵和浓浓的巧克力香味迷住了,痴痴地迷住了。

“太漂亮了,妈妈,我爱你。”女儿太惊喜了,激动地跳起身,又一次搂住阿蓉的脖子,疯狂地吻着,“啵”“啵”“啵”地在她脸上留下朵朵的小水印。阿蓉幸福地笑开了:女儿真乖。

女儿拿起叉子,兴奋地叉起一朵红色的奶油花,在眼前看了又看,闻了又闻,始才探出小小的舌尖,慢条斯理地舔了又舔,爱不释口。阿蓉见着她那狼狈而滑稽的模样,禁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

“对了,爸爸呢?”过了一会儿,阿蓉才想起心里一直惦念的男人。

“你走了,他每晚很晚很晚才回家。”女儿边说边舔沾满双唇的奶油,又说:“真香,真甜。”

“只能吃一点点,一小块哦。等爸爸回来,我们一同吹蜡烛,切蛋糕,一起为你唱生日歌,好吗,小馋猪?”阿蓉轻轻地刮了刮女儿的小鼻尖,微笑地说。

“好。”女儿答应着又猛狠地叉了一大口,塞进嘴里,囫囵地咽下去,对阿蓉说:“太好吃了,妈妈你真好。

“我去做饭了,好等你爸爸回来吃饭。你盖好蛋糕,去看会儿动画片。”阿蓉叮嘱着女儿,转身走向厨房,系上她专用而久违的米黄的围裙,“叮叮咚咚”地翻闹起来。

而今,已是十点钟了。

阿蓉让女儿点了蜡烛,一起唱起她十岁的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

女儿在无邪而纯真的笑声中,倒在阿蓉丰满的胸口酣甜入睡。阿蓉轻轻地抱住她,送到她的小床上,轻轻地放下,搭下可爱的被褥,又轻轻地退回到厨房,守望爱人的路。

怎么还没回来呢?阿蓉焦虑地取出手机,重拨出他的号码,一阵“叮当”的歌声播出“对方正在通话中”。会出了什么事吗?她的心开始悬了起来,“呯呯”不安。

窗口的风随着夜色的幕落而更加寒冷,冷得她时而搓搓手,跺跺脚,时而揉揉脸,哈哈气,但窗口一直敞开。她觉得这样
会看得更清更真些。阿蓉靠在窗前,略略地卷缩着身子,显然她已是饿坏了。是的,她仅仅只是清晨的时候匆匆地吃了一个馒头,就忙着为家人往来十多家超市挑选礼物,接着又不停歇地往回奔。她爱着这个家:家是自己的归宿,是自己的心窝。

她的身影,远远望去,俨如峡谷岸边的神女,巍然伫立地盼守…..

“嘎”一声车响惊动了她。那是自家的车吗?他回来了?好吗?阿蓉揉揉眼,身体几乎探出窗口。

有人下车了。是他,挺好挺棒的,衣服更……他也会选衣服了?阿蓉眸视着他,激动得嗓音都快蹦出口来,真想大声地喊叫出来。但更想给他惊喜。看来女人不在家,男人还是会用心的。她如此对自己说。

太阳集团43335.com,只见他关上那道车门,又转到另外一边,鞠下腰,拉开车门——双手牵出一位妙龄女子,还——深深地拥抱,深深吻爱……

阿蓉懵了,几乎要崩溃,抽回身,双手捂住口,忍住泪水的洪泄,跑到沙发处,一下瘫软无力。她只以为那是别人无聊的传说,只以为是女儿谎编的故事,只以为他对自己一厢厮守,只以为她是他的唯一,只以为……因为他曾那么痴念于她,为那么追求于她,曾那么海誓山盟于她:爱你,一生一世,海枯石烂。

门打开了,灯也打开了。

“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男人忽然发现沙发上的她,惊诧地倒退了几步,慌乱地松开搂着女子的手,嗫嗫地说:“这是,这是小同,是小同,是……是来拿……”

他明显有些颤抖,明显魂不守舍,明显话不达意。阿蓉也没在意这些,也毫无必要在意这些,待他说完他自编自导的演说,才缓缓地站起身,单望着眼前的女子,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番:一副学生模样的“淑女”。阿蓉短短地对女孩说了一句:“请你回去吧,我和我的爱人有事商量。”她把“我的爱人”谈吐得份外清透,澈亮,希望这无知却又无辜的女孩能觉悟她与他的关系。

“你,你不是离婚了吗?你,我……”女孩真的很单纯,被蒙骗的感受令她大惊失色,气恼的她拼力地脱下左手上翠绿的玉镯,扔到沙发上,扭头就拨腿跑出了门,留下她脆弱而怜悯的哭泣声在走廊里回荡。

阿蓉默默地关上门,回到沙发上再次坐着,只觉咽喉里塞满了棉花,心口扎上深深的钢针,她真想大骂一场,真想给他几记狠狠的耳光,真想捅上他一刀……但,孩子睡了,孩子需要他,自己更是需要他。他曾经很潇洒,很风趣,很幽默,很体贴;他曾经与她同苦创业,同在这深夜的风雨中叫卖烙饼,曾……

越想越痛,越想越疼,越想越伤。阿蓉的心如同刀绞,只是忍受着,咽吞着,她擦了擦脸上的泪,哽咽地说:“你可以不必再爱我,你可以不必装作爱我,你可以丢下我,你可以随便带上哪位女人、女孩在我面前炫耀,我都不在乎。但你不该单独剩下孩子天天吃泡面,你不该在孩子面前带上别的女人亲昵、暧昧!你是一个父亲,你是孩子的爸爸,曾是她骄傲的偶像!今天是孩子的生日,你的礼物呢?是那个‘姐姐’吗?……”

他一直孤守在门口,不知所措地踢着地板,慌不择路。她的话统统地从耳边刮过,只是“生日”令他惊醒,猛然间才想起女儿的生日。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装作不知,萎萎缩缩地道:“你,你怎么不早说呢?我都给忙忘了……”他说着话,对着餐厅望去,才发现餐桌上铺满了他熟悉的菜肴和那已缺了口的大蛋糕,显然女儿只吃了一点,也曾等着他回来。他此时发觉自己适才的话语是多么荒谬,多么无知,多么愚昧。

“什么?”阿蓉被击怒了,声音高了许多,然后压了回去:“你真好意思说,你自己做了什么
,你给孩子又做了什么?让孩子吃泡面,你去泡妹,你的良心在哪儿?你的父爱在哪儿?”
她一口气不息地责问他,她只怕孩女儿再受这样的苦。她爱女儿,那是自己一生的希望,毕生的忠爱。

“你又去哪儿了?”他被阿蓉无休的责问惹怒了,反驳道:“整天在外面,你又做啥了?我又不是保姆,又不是家庭主夫,我是男人?!”他狠狠地强调了“男人”,想让她明白男人需要什么,男人是做什么。

“男人?男人是吧”她也被这男人无理的呵斥刺痛了内心,肺几近要给气炸了,抬起手,指着他的头,愤怒地说:“男人?你现在给家牺牲了什么,给孩子带来什么,给我带来什么?我一个女人在外面闯、外面拼,图什么,图的是再找个男人?!”

她也重重地喷出“男人”,也想让这个无心的男人能够懂得自己依然爱这个家,爱着他这个人。

“谁知道你在外面混什么?”他竟毫不理会,毫不理志的冲撞她,只想把这个“泼妇”压下去,只怪她回来没通知自己,忽略自己;只怪她让自己在那女孩面前很难堪。

“你——”阿蓉简直要气疯了,赶紧捂住胸口,身体微微的晃了晃,正准备说些什么,女儿的门突然打开了。

“你把给小三的爱还我!”女儿站在门沿边,怜惜的泪眼怒视着她的爸爸,对他吼道:“还我还我。”或许她被他们吵醒了,或许她一直未入睡,只是习惯地等着爸爸的归来。

“说什么?!”“说什么?!”两个大人不约而同地问了一句。

望着年幼的女儿,被她适才的话惊呆了:小三?小三的爱?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懂得了这么多,如此短暂的日子又怎么变了这么多?

全家一下沉静下来。灯,亮得格外刺眼。

女儿依附地门沿,“呜呜”而无助地哭泣;阿蓉依旧坐在沙发上,发愣,太累,太困,太伤心了;他,那个男人单落地杵在大门口,进退不得。

许久,阿蓉抺去眼上的泪水,起身走到女儿的身旁,抱起她,吻着她泪痕迹迹的脸,强作笑颜,对她说:“苗苗,走睡觉了,明早还要读书。小三的爱呀,有虫子,就像小狗身上蚤子。妈妈爱你,妈妈今天就跟苗苗一起睡哦。”阿蓉诓着女儿进了女儿的卧室,反手又轻轻地关上了门。

只余下孤立的男人——孩子的爸爸,他又何去何从呢?

去,家就散了,分了;留,又怎地收场?

那晚,小区里隐隐约约地听见哼哼的儿歌声与少女的抽泣声。

相关文章